• 【坐看雲起時】香港的終局(陶傑)
  • 2020-05-31    

 

美中貿易戰正式轉化為冷戰,甚至轉化為冷戰與熱戰之間的「準熱戰」。因為川普在白宮玫瑰園,宣示對中港兩地實施制裁,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將會無效。

至於「香港關係法」則屬於國會文件,不在總統行政職權範圍。此一法例需另案處理。

到目前為止,川普只說了一個框架,其他內容視乎未來數星期事態發展,即中國如何回招,再由各部門團隊公佈詳情。

但是有一句話很震撼,就是川普以美國總統身份向世界裁決:今日的香港已經是「一國一制」。

這句話有多大份量?有人說歐洲與美國不真心坐一條船,川普大可自說自話。只要以德國為首的歐盟一致認為香港的一國兩制還有效,美國可以關閉在香港的領事館,歐盟可以留下來,亦無不可。

問題是美國以美元的貨幣大哥身份 ,是西方自由世界的龍頭。雖然帶頭親中的默克萊夫人的德國的GDP也很強勁,唯德國本身並無貨幣,歐盟則有二十七個會員國。英國居中,首鼠兩端,看準在中美歐三國之間有何油水可撈。但在關鍵時候,只要川普一拍桌子,英國必會歸位。

中國豪賭的就是目前這場亂局:全球化開始解體,武漢肺炎病毒只是催化劑。正因為全球化解體來得太快而且急速,整個西方世界來不及反應過來。日本和南韓有自己的疫情,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日本對著東京奧運的赤字與巨債愁眉深鎖。英國也被打個措手不及,以為脫離歐洲,可以指望中國。澳洲與加拿大則各有與中國撕破臉、又有指望中國回頭的苦處。西方陣營四分五裂,美國死人十萬,數字遙遙領先,難怪川普真的動了怒氣。

然而,川普雖然是戰後意志最堅決、最少廢話的總統,卻因人緣太差,其優點也在此時刻變為缺陷。

川普上台大洗牌,撥亂不正,其中公佈最大的醜聞,就是奧巴馬時代,副總統拜登親自承諾中國的企業在華爾街上市,不必遵守美國股票而場規則,提交會計報告。

也就是說,奧巴馬與拜登中門大開,讓許多本來缺乏公信力------亦即在大陸經商的「潛規則」和「陰陽賬」的中國企業來美國掛牌吸水,如此行徑離叛國只有半步之遙。這對黑白雙煞當年私下有沒有吸金?不得而知。

左膠為禍全球,由「全球化」被他們奪權開始。「全球化」的上半部,左膠還是反對黨,正到電影「人鬼情未了」,你看見片中幾個華爾街精英,已經是當年反越戰嬉皮士的一代,煥然一新的形象:從前破牛仔褲、長頭髮、長鬍子,通通改成筆挺的西裝,年薪加獎金花紅數百萬,你就知道他們從此會閉口不再反對由石油軍火企業主宰的「全球化」。

因為左膠由大學校園直接進入華爾街銀行,改變了經濟結構與遊戲方式。二十年來此一第二代全球化精英,與極權同流合污。十九世紀的東印度公司和帝國主義不也就是「全球化」?為何馬克思與列寧憤怒聲討?因為那時這種人尚未得到權力。

當前的世界亂局,層次繁多,因素複雜,不是一般人所能全局了解。在英國人眼中,只恨川普舉止粗野;在希拉莉和拜登的民主黨眼中,也恨川普代表了查黨與共和黨右翼,說他是大男人主義和種族主義者。整個歐洲也恨川普,因為他「不尊重」歐盟,力主要改變貿易協議。西方各有各仇恨川普的理由,都是瞎子由那對手摸在大象不同身體部份獲得的偏見。

到了香港的華人傳媒和三流知識份子,三年前也東施效顰,模仿著西方左翼恨川普、罵金髮狂人。今天通通收聲。這種低端人口,雖然許多頂有英美加大學學位,愚昧指數不下於小巴司機。但香港畢竟是一個前殖民地,即使社科「精英」也是殖民地時代替洋人開車門的門僮那一級。這是香港的基因,也是香港的宿命 。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