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禁忌之林】香港最有價值嘅係香港人|林忌
  • 2020-05-29    

 

黃易有部小說叫《邊荒傳說》,描東晉末年「五胡亂華」南北對峙,在中間有一個中土最興旺嘅地方,叫做邊荒集;邊荒集之所以存在,既是由於其地理位置,更係作為一個胡漢混雜嘅地方,而形成了獨特嘅文化「荒人」;北方嘅政權每次強大,就希望控制邊荒,然後成為踏腳石南侵,而「荒人」就一再反抗,先打敗前秦嘅苻堅,再打敗了後燕嘅慕容垂作結。

然而作者最後交待,邊荒最終還是消失了,原因就是當南方與北方,決定要正面衝突,於是邊荒呢個地方,就分別成為了雙方嘅眼中釘,最後餘下嘅荒人紛紛離開,而邊荒集最終被曾是「荒人領袖」嘅劉裕所摧毀,只餘下說書人遺下嘅小說。

黃易筆下這個故事,其實不斷利用邊荒來隱喻香港;而不幸嘅,就連結局都一樣──當中國與美國,決定終結數十年來嘅貿易與合作,而走向新冷戰嘅對抗時,當中國嘅野心,達至要完全控制香港嘅時候,那麼美國為首嘅西方國家,就只有支援港人,以至接受香港嘅政治難民;然後呢?就係把餘下嘅香港,視為敵對中國「不可分割嘅一部份」。當中國想在完全控制香港後,利用香港嘅價值,那麼美國為首嘅國家,就只有選擇封殺封鎖香港,令香港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嘅地位,令中國得到嘅香港,是殘缺嘅香港,既不再是金融中心,甚至失去香港嘅靈魂──香港人。

這就是香港目前嘅宿命,一如黃易小說中嘅隱喻。

先係貿易戰爆發,迫到中國推遲公佈大灣區規劃;再立《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針對中國借香港無限制輸入美國技術,再偷龍轉鳳到中國避過美國禁令嘅做法;最終中國要立「港版國安法」,清除香港異己,去全面控制香港,因此美國嘅回應,當然就係確認兩制死亡,然後封殺香港嘅金融地位,再拉走香港最重要嘅資產──受西方教育、文明又強烈擁抱民主自由嘅香港人,特別是專業人士;然後,香港就沒有然後了,變成一個與中國大陸城市一樣,由同一種中國人所控制嘅城市,作為圍堵中國資金出入,打殘中國嘅錢莊、金庫以至轉口港。

香港原本嘅成功,正在於龍蛇混雜,以及港人靈活變通嘅活力;冇左國際信賴嘅制度,冇左國際信賴嘅特殊地位,外資與國際企業紛紛撤出香港,餘下中資控制嘅,就會變成和上海、深圳冇分別;就好似「上海自貿區」,又或者「前海開發區」,甚至更早時嘅「西部大開發」,中國最叻就係吹到天上有,地下無,威震國際,超越矽谷,結果就係得個吹字,外資唔信就係唔信,冇人相信中共,包括中國人自己。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話,「中國想起國際金融中心喺邊都得」──係囉,中國可以搵中亞嘅吉爾吉斯支持「國安法」,搵非洲一帶一路國家支持搞「國際金融中心」,問題係,佢哋冇錢,連租金都要你代為畀埋呀嘛。

就好似胡錫進呢類中國人,成日吹「人走地留」;真相呢?中國卻千方百計制止外國政府,畀香港人擁有當地嘅居留權;一旦你有外國護照,就藉口你「唔愛國」,然後就禁止你參選立法會直選,限制你嘅法律權利;英國政府當年畀三百萬港人保留BNO,中國唔承認,話只當係「旅行證件」。英國當年畀左五萬個家庭擁有居英權,擁有完整嘅英國公民權利與護照,然後中國都堅持唔承認,甚至你想申請「放棄中國國籍」,政府都會要你出示「證明」,證明你嘅護照「來源」,並唔係居英權計劃,而係來自在當地出生或者繼承返來,先畀你「退中國籍」──中國把口硬,其實從來都驚香港人走清光,首先帶走錢,然後帶走外資與外國嘅承認,而外資當然唔會肯轉場,去完全由中國話事,無法無天嘅地方。

當香港嘅專業人士走晒,當香港嘅制度留畀港共玩晒,好快就會令香港烏煙瘴氣面目全非,就好似原本已經絕跡嘅貪污賄賂,甚至連豆腐渣基建,都已經成為常態。如果香港人,特別係否定中國呢一套嘅香港人走晒,香港嘅結局,當然就係玩完,而且美國為首嘅西方社會,都想你玩完--冇左香港呢對白手套,冇左香港呢個西方叫做「洗錢天堂」嘅掩護,去到今日都仲有七成人民幣交易係透過香港進行,中共資金一係就出唔到來,一係就無所循形,完全向歐美各國曝露。

香港人,唔好妄自菲薄,我哋先係香港最有價值嘅資產;就好似邊荒傳說當中最有價值嘅係荒人,失去香港人嘅香港,只係一座再也沒有價值嘅中國城市。中國要消滅香港,要殺雞取卵,結果只會得到一座廢墟。人走地留,你用地球上最貴嘅天價,買豆腐潤咁細嘅單位,仲有咩用呢?當西方各國杯葛,得返中國人,香港就正式 certified,好似林鄭上年講「送中條例」一樣咁「壽終正寢」!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