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贓要勻 對人要講信用|伊波拉
  • 2020-05-28    

 

美國已經確認了制裁,中美冷戰招指打中香港。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人很渺小,世界太亂,我關心的都是一些小事。

最近有聽過一些有趣金融小故事,都係和分贓或言而無信有關。

有證券行被人偷了過千萬元,我對於個人恩怨的興趣不大,反而想知道是什麼高明偷錢技巧。據知作為老闆的甚少理事,全交由自己兒時玩伴的親信打理。

內裡偷技巧不算高明,大概是加大同事和自己的佣金比例,不停製造成交或接一些製造成交的項目,然後同事再分回佣給親信本人。然後,又是一些典型的開支,娛樂費、第三方供應商費用或者裝修費。只是證券行老闆不參與管理,太信任親信,直接讓親信偷了過千萬元,辭職消失了才東窗事發。老闆非常生氣,有想過控告這位前親信,不過身邊有人提醒,他的證券行做過太多次賊,在證監本檔案簿已經花晒。萬一再告,只怕就會燒埋自己,惹火上身。

後來一班外人分析來龍去脈,有以下結論:老闆對親信不算慷慨,甚至有時拖數、遲交收。最近親信自己接了一些私幫刁,被人過了一棟才挺而走險。親信私下常跟人呻老闆拖數或者低薪工作,條數約千萬元左右。如果最後親信也是偷了近千萬元,條數也算對了,他沒多拿,大家恩怨相抵。

另一單也幾有趣,孤寒老闆的殼準備被聯交所DQ,他手上本來有一些能臣、才幹之仕,但也因拖數食夾棍被逼走,結果只好找一些擦鞋仔出謀獻策。

這些擦鞋仔甚少企業財務的經驗,都是沽名釣譽之徒,獻的計都是錯的。最近DQ上市公司有客觀的準則,甚至乎寫了在指引,他們居然連指引提到的重點都無視,自行創作一些新的計策和回答方法。以我所知,這間上市公司應該回天乏術,死因很明顯,就是因為老闆太孤寒,把有能力的人都迫走了,只剩下一些沽名釣譽之徒。

如果生意做得細,當然可以不講信用,但是如果生意做得夠大,難免要講江湖道義,這也是為了長遠利益。

作者簡介:

伊波拉

隱形對沖基金經理,也會處理創投和上市公司項目。如果本質上我係一個金融古惑仔,咁我就係雙花紅棍。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