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安惡法殺到|一國兩制玩完】本地富豪退場 收起萬億資產
  • 2020-05-28    

 

一九八九年六四之後,香港人對前途充滿恐懼和悲觀,一場前所未見的信心危機,令不少香港人寧願移民外國做二等公民也不相信「一國兩制」。不過,鄧小平向李嘉誠所說的一席話,不但挽回了不少香港人的信心,甚至是本地富豪的信心,今時今日亦深印在香港人的腦海之中,「香港五十年不變,五十年之後,更沒有變的道理。」今天國安惡法上場,誠哥雖然叫大家不要過份解讀,但言談間更擔心一國兩制前景。

在九十年代至二千年,一棟棟甲級商廈的落成,由李嘉誠的長江中心、有沙膽彤之稱的新世界已故創辦人鄭裕彤拍板50億擴建會展,到後來新地與恒基合作興建的國際金融中心,摩天大廈標誌了本地富豪對香港投下信心一票。過去在賣地場上,緊張的拍賣步伐,地產商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樣,一次又一次的高價成交,證明了他們對香港的信心。大家努力維持的法治與自由,穩固了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不過,馬照跑、舞照跳的年代,才過了二十三年。維港景色漸漸變樣,維港兩岸盡是紅色資本的霓虹燈廣告。不變的承諾頓成過眼雲煙,一個個本地華資富豪,亦動悉時局勢早著先機。香港首富李嘉誠五年前冊遷一著,數年間抛售中港資產,套現逾1,800億。大劉劉鑾雄賣走香港物業,同時間大舉斥資投資英國,牽涉金額保守估計400億元,合和胡應湘的基建旗艦,及一代藍籌王利豐馮氏家族,亦透過私有化,合共把600億資產,收歸私人錢包,在金融市場謝幕,華麗退場。日後可靈活調度其身家。

在去年送中惡法上場之後,不少本地富豪已感受到風雨欲來,開始撤資,把個人財富轉移至海外,而當時未能及時甩身的,亦暗中部署退場。現時國安法又殺到,表面上發聲撐惡法的香港富豪,已走入進退維艱之局。

九倉撤香港留內地


富豪一向在政治上比較少發聲,但吳光正卻相反,由捧林鄭當特首開始,到寫公開信捧林鄭為香港女兒,吳氏兩父子出席撐警活動,近日齊齊加入香港再出發,表面勇於表態。然而,真正面對傳媒時,第三代的接班人吳宗權就有欠大將之風,壹週刊記者早前在會德豐大廈找到吳光正兒子吳宗權,向他查詢加入「香港再出發」有何願景時,他已一個箭步走,寧險衝紅燈,一直只回覆:「我無補充,對唔住。」

近日,市況逆轉,會德豐卻密密賣樓,繼劈價賣將軍澳日出康城Ocean Marini外,另一觀塘茜發道項目待批下月正式推售。「船王女婿」吳光正家族正捉緊最後機會。過去,市場一直以股價與資產折讓計算作理性分析,以為吳光正家族會私有化九倉(4),但最終趕及機會「跑」掉卻是會德豐(20)。下個月會德豐私有化很大機會獲股東通過,57年的上市地位將會撤銷。過去,總資產為2,422億元的九倉主力發展內地物業,發展香港的會德豐總資產為6,094億元,在風頭火勢之下,九倉在內地資產仍然難以甩身,此時選擇先私有化會德豐, 有基金經理分析:「因為會德豐旗下主要都是發展中的物業,只要賣出售手頭物業,資金便可盡快回籠收歸入私人錢包, 方便調離資金。」

新世界減磅


彤叔過身後,新世界靠第三代鄭志剛撐起,表面上看,新世界系所持有的資產平均分佈在中港兩地,由投資大灣區到「反暴力」登報等、表忠工作做足。但比較緊貼國際形勢的鄭氏家族,亦暗中有部署減磅。 新世界股價一直跑輸本地其餘三大發展商,很大程度是因為缺乏外資基金投資。因此早前將股份合拼,每4股合成1股,入場費變相提升四倍至4美元水平,以附合某些國際機構投資者對每股逾1美元的要求。另一邊廂,新創建(659)將渡輪六成權益,以2.33億元賣予珠江船務(560)。這些交通業務,一向不是集團核心,賺錢不多卻是Cash Cow,現在卻向中資拱手相讓 。

相反鄭氏家族的私人錢包周大福,其資產其實遍佈海外 ,如倫敦Renaissance Chancery Court Hotel、Marriott London Grosvenor Square Hotel。在倫敦更大舉投資1000億發展住宅單位Greenwich Peninsula,亦涉足澳洲能源業,金額240億元。

恒基本土化 進退兩難


自四叔退休後,兩兒子擔起大局。當馬化騰與李澤鉅因病缺席兩會,早前由深圳到北京出席會議期間,在搬行李時不慎跌傷,坐着輪椅的恒地主席李家傑,也撐着出席會議。靠本地收舊樓起家的四叔,九十年代亦同時靠邊大陸,北望神州,旗下的地產、煤氣、酒店、小輪都在國內有投資,主力由大仔管理,甚少在海外投資。

李家傑雖然醉心佛學,但卻被父親安排下,在內地鋪政治關係。由○六年開始,李家積極在內地做善事,例如成立「培華李兆基溫暖基金」,向內地貧困農民提供職業培訓;不到半年又捐出三億三千萬元人民幣,在內地推動「溫暖工程」,協助一百萬名農民提供轉型培訓。林林總總的慈善活動,都得到時任統戰部部長劉延東配合。李家渴望多年,終於坐上了人大常委席位。獲得了政治上的好處,當然要回饋社會。去年反送中,中央一度歸究是土地帶來的社會問題,農地土儲最多的恒地,便主動借出新界棕地供政府發展過渡性房屋。

事實上,恒基亦有低調減磅,港府去年放風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向發展商收地建公屋,恒基去年以47億向獨立第三方出售旗下新界和生圍地皮。

新地被緊掐


地產龍頭新地更加被中央緊掐。國安法上場,地產股被洗倉,新地郭老太用私人錢包增持股票,但都無助挽回市場信心。去年中,公布委任歷年來首位共產黨員吳向東為獨董之後,新地的「商業決定」已顯得不太乎合理性原則。先是去年以422.32億元,高價投得西九高鐵站上蓋商業地王,成交價打破官地紀錄。當時正是香港社會氣氛最緊張之時,各大發展商出價保守,地政總僅獲收三份標書,相反新地手出闊綽,擔當托起樓市的任務。更令人難預料的是,今年4月,新地竟把這項目3成權益,以近113億元售予平保旗下平安人壽,緊緊打個和,更分分鐘賠上利息。新地由龍頭發展商,淪為了一個中間人。

電影「表姐你好野」中,飾演幹部的鄭裕玲說,「聯合聲明完了、一個兩制完了、基本法完了,到時港幣大跌、金融大跌、股票大跌、樓價大跌、跌跌跌跌跌…」看得香港人笑中帶淚。未來股樓升跌,要基於外資對中共的態度。然而,富豪最怕的又豈會是資產短期升跌。眼前,一個又一個紅色資家,燈起燈滅,迅速冒起成中國首富的雙馬,現在一個卸任,一個提早退休,順豐、百度、聯想一哥「退位」,例子此起彼落。

撰文:財經組

攝影:林志謙、梁正平、石鎬鳴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