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蜚蟲過之】獨家15分鐘無刪剪被襲片段曝光!被克警行刑式暴力襲擊的攝影記者(雲海)
  • 2020-05-27    

 

香港政府及警隊如何針對記者、暴力對待傳媒,相信大家已不陌生,但剛過去的母親節(5月10日)一班香港特區警察用行刑式暴力對待現場記者,大家依然感到極度震驚,警察在場所做所說的話,完全違反國際人權公約、基本法、甚至違反中國憲法!

當日警察一開始就勒令正在採訪的記者必須關掉拍攝中的攝錄機,嚴重侵犯新聞自由、採訪自由及傳媒的個人自由。但慶幸有日本某傳媒駐港記者 Alex 一直開攝錄,才令一幕幕香港暴政畫面衝出國際,只可惜現在的香港政府及警隊毫不介意自己柒出國際x吧!

我找來當事人 Alex 做訪問,請他陳述當日情況,由於我擔心他會受到滋擾,故此這次訪問我不會拍攝他的樣貌,免得被藍絲騷擾。

雲海:去年社會運動至今認識你近一年,今天訪問你因為在 5/10 母親節那天發生了記者被克警行刑式暴力襲擊的事件,慶幸你沒有關掉鏡頭,拍攝到警察針對現場記者的情況,事後你的片段被很多傳媒轉載。可否講解你的工作,為何在場?

Alex:我為日本媒體當攝影記者近一年,因他們未能長期駐港,所以我以自由記者身分幫他們拍攝及在現場取材等!

雲海:其實我們要多謝特首,因為 5/10 母親節當日大家想為她「慶祝」,結果就各區遍地開花吧?

Alex:本是尖沙咀「和你 SING」活動,同時間又有防暴衝左入去新世紀廣場開胡椒球槍,到夜晚七、八點的時候,有些人就開始去了旺角,所以我就去了旺角街頭。因為同好多行家聞到旺角街頭會最危險!

雲海:做記者就是這樣艱辛,要去最危險的地方拍攝。當時你駐守位置喺邊?

Alex:我一直在西洋菜南街,其實六、七點的時候都冇事,八點後防暴到場時已經冇太多示威者,多數是街坊,九點左右有人喺西洋菜街整路障,我所見整路障嘅示威者好細個,相信嗰個人只係初中生,我親眼見到個防暴撳低個細路時,佢個頭撞落地即刻流晒血!

雲海:我覺得真係陰公,個極權政府迫晒啲細路出嚟,再畀班唔守紀律嘅執法者暴力對待!當晚警方是否有心「夾」記者呢?

Alex:當晚警方嘅部署同埋態度係對記者好唔友善嘅,以往佢哋會針對街坊或者企喺路邊嘅市民先,但當晚只要你有一個記者冇着到反光衣,警察就攞住警棍指住你鬧你!當然佢都會驅散四周嘅市民,但明顯係對記者係強硬好多!

雲海:即係話警方嘅取態變咗?定係一直都係咁唔友善?還是當日特別離譜?

Alex:明顯感覺係強硬咗好多!冇着反光衣嘅記者一定會比佢哋針對!但你要知道有啲記者真係冇反光衣用!

雲海:有消息話主流傳媒記者唔着反光衣,獨立網媒、學生記者先至會着反光衣,你現場見到係咪咁呢?

Alex:有啲行家講過,之前着住反光衣反而畀警察針對!而且由上年年尾開始,有啲行家因為着反光衣而被便衣警察跟蹤,因為記者跟緊示威者嘅故事。加上唔想警察見到記者着反光衣就阻礙拍攝!」

雲海:如果個記者係跟緊個示威者嘅故事,萬一畀個便衣跟住呢個記者就好大鑊啦!

Alex:始終我哋而家採訪,被訪者嘅身分都要保密!

雲海:當晚警察主要針對冇着反光衣嘅記者?

Alex:當晚警察係率先驅趕冇着反光衣嘅記者!去到八、九點在恒生中心,因為鄺俊宇議員到場,在場大部分都係記者,只有少部分街坊,防暴警察已經率先走出嚟對住在場記者開胡椒噴霧,佢哋係由對面朗豪坊推咗過嚟,趕晒所有記者上行人路,對傳媒啲態度絕對係「客氣」啦!一出嚟就已經係速龍,突然對住成班記者舉左藍旗,示意呢個係一個非法集結!

雲海:都幾荒謬喎!記者做採訪你話係非法集結?

Alex:都唔係第一次㗎啦!佢而家嘅講法係 —— 旺角好多人行街,警方就會話有好多示威者混入記者群!所以呢個係非法集結!

雲海:你喺現場見到有無咁嘅事?

Alex:根本唔可能!就算我哋冇着反光衣,都有佩戴記者證,警察可以清楚見到!

雲海:頭盔都已經上面寫住 PRESS,根本冇可能見唔到!而且好多警察已經認到記者啦!

Alex:其實呢幾個月警察公共關係科(PPRB)會拍攝現場採訪記者大頭相!佢哋係公共關係科,但又開機拍記者?所以成日出現畫面係現場記者影緊警察,警察又開機影緊記者,相信大家都理解佢哋咁做明顯要起記者底!甚至係作出恐嚇!

雲海:當晚幾點警察出手推你哋去跪低?

Alex:大約11點,警方突然沿恒生銀行門口推去通菜街,推咗三四個人跌落地,佢哋唔係記者,其中兩個係細路,又在馬路上撳低咗個大人,當時馬路上冇任何嘅路障,因為一早畀防暴清走晒!

嗰度已經冇人堵路,後面班啲警察開始推記者入橫街,我哋影完被捕人士,諗住向相反方向走,後面班警察向前推,前面班警察突然間封路,當時我身邊好多記者大嗌:「你哋唔好推啦!後面又係防暴、前面又係防暴,我哋點退?我跟《明報》拍攝嘅片段,都明顯見到幾位記者嘗試行出封鎖線,但俾防暴推返入封鎖線!明顯係想包圍我哋㗎啦!」

雲海:當時被包圍嘅記者有幾多人呢?

Alex:起碼有十個!《明報》都在場!

雲海:我知道當時《明報》、《香港01》都喺度⋯⋯

Alex:仲有學生報,浸大、港大編委都喺度嘅,唔只有學生記者!

雲海:但我信《大公報》唔喺度!(兩人笑)

Alex:其實警察係推晒所有記者去牆邊,佢哋射咗胡椒噴霧,包圍我哋、同時舉藍旗,現場有位浸大編委記者之前曾被警察無理拘捕,防暴認出佢個樣,就捉住佢背囊拉向警方位置,我當時就拉住嗰位同學,因為佢都係做緊現場採訪,冇理由俾警方針對,警方想拉佢之前更冇事先警告或要求搜查,就在我拉住佢嘅時候,警方就舉藍旗並向我哋施放胡椒噴劑!

雲海:佢係針對特定記者、定係噴向所有記者呢?

Alex:佢冇預先警告就向我哋噴胡椒噴劑!佢係噴向所有記者、甚至可以講係亂噴!噴完之後班防暴就要我哋全部人痞低。

雲海:警察迫記者去牆角之後,有無繼續施放胡椒噴劑呢?

Alex :佢哋推我哋埋牆時,同時要求我哋停止採訪,要求所有人熄機!根據《警察通例》警方係要配合我哋傳媒工作㗎,但係當時 PPRB 完全消失!我同其他記者出於本能影低發生緊嘅事情!現場有防暴係直接將個胡椒噴劑零距離對住一位記者塊面講:「而家我叫你熄機!」同埋用手撳低咗記者嘅相機!我當時扯住其中一個記者一齊痞低因為佢已經睇唔到,我亦感覺到個頭係俾人扑左一下!

我叫呢個做行刑式啦!因為佢哋唔只係向我哋噴胡椒噴劑,仲叫我哋痞低,有啲記者仲舉高雙手嘅情況下都繼續噴,接近行刑㗎啦!

雲海:你俾人扑頭?其他人有無畀警察扑頭?

Alex:我俾人用掍狀物體扑頭,好彩打咗落去我個豬嘴,而我一直都冇熄過機。而《明報》已經畀人夾硬熄咗機。其實我痞低時已經比防暴扯鬆個豬嘴,滲入好多胡椒噴劑,多到好似幫我洗頭咁樣!我隻眼我開始睇唔到嘢,但我聽到《明報》記者因為拍片俾人叫咗出去,要求佢熄機!

後來睇返條片就係《明報》記者畀防暴帶入後巷叫佢熄機,仲要係只係帶走佢一個!我就拍到記者痞低舉高雙手,冇任何肢體動作冇任何口角之下,防暴警察開胡椒噴劑射向記者!有防暴係見到記者冇中胡椒噴劑呢,就對準冇中嘅記者開多次!連續都有兩三次!現場地面差唔多都係胡椒噴劑液體囉!

雲海:你哋喺現場啦明顯見到警察已失控,如果警察真係會開槍呢?你有冇驚過呢?

Alex:坦白講一定有!如果我真係一槍俾人打死,我都起碼要錄低俾人知發生乜事!警方平時就話幾尊重傳媒,呢件事就睇得出警方真係有「幾尊重」傳媒囉!大家都係做嘢,又講到自己係專業嘅警隊,我哋又冇同你有任何衝突、冇口角,甚至有記者想離開封鎖線,都畀人推翻入封鎖線,咁點解警察要咁樣對記者呢?

雲海:當時有冇外國記者?

Alex:驟眼見係冇嘅!我諗警方都意識到係冇嘅,因為第二日朝早,我發覺好多主流傳媒都冇報道呢件事,因為發生呢件事嘅時候,佢哋係將外圍記者推走晒!後來聽返行家講,佢哋畀人推到去成個街口以外,所以佢哋都影唔到發生乜事!

雲海:佢哋有無叫你出示記者證呢?

Alex:我哋都起碼痞低喺度 15 分鐘,不斷聽到身邊有好多記者係痛到不停咁嗌,甚至哀號!我當時幫幾個行家去洗眼,但唔夠水,15至20分鐘之後,佢哋叫有記者證嘅人慢慢企起身,有記者好快企起身又被叫唔好郁!係痞低嗰 15 分鐘過程裏面,有記者不斷被警察辱罵!

當我哋企起身,警察就將我哋帶去另一處逐個接受搜查,好坦白講當時大部分記者全身都瀨晒胡椒噴劑,好痛又睇唔到嘢,包括我自己!警方話要搜查,但冇講到搜查嘅內容、點解要搜查記者。

我條片拍到有警員係開着攝影機向住一位記者,要求佢攞記者證同埋身分證,要佢對住個攝影機,講出自己全名同身分證號碼,我覺得嚴重要大家關注嗰點,就係警方在大約 11 點喺通菜街以非法集結罪奉警司命令開始錄影。

雲海:即係暗示控告記者非法集結?

Alex:我唔知警方係咪想製造白色恐怖,我覺得我隨時會被預約拘捕,或者將我哋啲資料交畀其他部門。難保以後有任何示威活動,警方就可以用非法集結名義拉任何一位記者,我覺得呢件事係對新聞自由嘅踐踏!

後記:

當時 Alex 在無選擇餘地之下要出示記者證被拍攝才能離開,被胡椒噴劑傷眼的他,在離開封鎖線後才搵到急救員幫忙用鹽水洗眼,然後回家,但有在場記者事後要入院醫治!

我跟 Alex 討論認為,警察這行為除了製造白色恐怖,更隨時可根據資料直接去記者屋企拘捕!陰謀論地去猜想,在未來更多大型示威活動出現之前,警方會否利用這些前設的手段,拘捕記者來減少現場紀錄者呢?

從 Alex 口中聽到令人憤怒的一段事,當時一位女記者因為畀胡椒噴劑傷得太痛,已經哭了出來,當時現場警員竟然大聲指罵她:「你喊得唔夠淒厲呀!」這些行為真係連狗都不如!

「警員將記者放在對立面的行為實在好明顯!」Alex補充。他也清楚警方別有用心地希望令記者感到恐懼、擔憂,不敢去採訪大型活動,但 Alex 說自己會堅持盡記者的責任,無畏無懼繼續做現場採訪。

作者簡介:

雲海,全名陳雲海。傳媒界的頑童,有些不受控;喜歡周遊列國尋幽探秘,除了愛探索古靈精怪東西之外,也熱愛尋求社會真相。投訴是另一種嗜好,別人稱他為「炸兩俠」!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