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與偏見】美國大選跟香港何干?(黎智英)
  • 2020-05-25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共和黨要求中國疫情後:一,協助調查武漢肺炎病毒的起源。二,關閉賣野味的濕貨市場。三,釋放所有因逆權運動抗爭的被捕人士。美國執政黨竟然要求中國對香港抗爭人士克制,表示特朗普對香港人抗爭的維護和支持,今年11月美國大選若特朗普連任對我們的前途尤其重要。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政治取向,反映的是藍領平民百姓對精英政治正確的厭惡。無論是唯精英最受惠的全球經濟體系,令工人就業大受打擊,或把低收入人士當成是受害者,強奪他們本該承擔的責任,令他們養成依賴福利救濟金的惰性,不事生產,慢慢被廢除了工作的能力和意志,社會因而除了要照顧這些人,還失去了這些人的工作能力,是社會資源極大的損失。

最可怕是家庭有福利依靠,就無需依賴男人,男人亦離棄家庭。一般藍領低收入家庭多為單身家庭,黑人白人都有。這些單身家庭兒女照顧不善,很多最後成了社會的負擔或擾亂社會的罪犯。顯然,自從美國總統Lyndon B. Johnson上世紀六十年代推行「大社會」(Great Society)福利制度,造成的這些社會後果和現象是徹底失敗的。

失敗了,是否要修正?不,失敗是因為社會對低收入人士歧視太深,反而更要加強福利制度的保障,用力推行直至保守力量敗下陣來,無法不接受事情就好辦了,天下便太平,人間天堂近矣。這樣發夢的人仍多,Bernie Sanders就是了。

今次民主黨初選幾乎贏了的Bernie Sanders提倡的政策,全民保健、免費教學、取消學生欠學費的債務、企業富人重稅,都是消耗了經濟再創造(再投資)資源的極左政策。只顧社會「公平」而不惜摧毀社會行之有效,創造財富的機制和積累的財富,是階級仇恨的極左精英。不,對拯救世人於愚昧的精英,不是有甚麼事情是辦不到的,只是做得好不好,以前的人做得不好,不等於我們會做不好。

從政治正確到了Bernie Sanders極左的極端,因而跑出個特朗普總統來。一個以前無可能想像,舉止誇張行為自我的俗氣商人,卻當上了總統。選他的多數是「被遺忘了」的藍領大眾,你便看到藍領大眾有多desperate,多絕望了,實在忍受不了精英patronizing的虛偽,儘管特朗普是個不完備的武器(imperfect instrument)也在所不計。

特朗普是保守派推出來摧毀Lyndon B. Johnson總統開端以來的社會福利制度的武器。Enough is enough,被遺忘了的大眾說,因而選出了特朗普這個出位的總統。對於保守派,特朗普只做了一半不到的工作,推翻左派幾十年建造的堡壘「同志還須努力!」。今年11月的大選是保守派關鍵的分水嶺,非贏不可的,因為美國政治變得越來越多「權益」,越來越踏踐人民的自由。

美國大學要是學生認為被邀講者言論冒犯offensive,便示威反對,迫使校方取消演講,越有名的大學情況越嚴重。大學就是教你critical thinking,沒有「冒犯」的不同意見,哪來trial and error的科學證驗?這些大學生在搞甚麼鬼的,言論自由就是要保護冒犯人的思想和言論的自由。這些學生就是美國精英victimization的政治正確扭曲表述的受害者。把你當成是受害者,你需要不受冒犯的權益。這「權益」(Rights)超越了言論自由,也摧毀了學生追求知識的目的。政治正確賦予學生的「權益」,竟然可以超越言論自由的基本人權,你便知道這種「權益」變得多「神聖」有多荒唐。左派精英把「權益」變成社會運動的魔術棒。

我們說人是平等的,說的是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和機會是平等的。但他們說,不,沒有平等效益的收入,收入低的人生活拮据,寸步難行等於沒自由,自由是最基本權利,因此人的平等應該是待遇平等。聽來很動人,況且那些收入低的人更感覺沒有尊嚴,變成被歧視的受害者,我們必須保障他們的尊嚴。平等收益不僅是生活保障還是人權。左膠只是把人變成抽象的個體,無血無肉,不需要有家庭背景父母家教、學校教育、勤力進取的責任心,就只是一個抽象的低收入人士,你的尊嚴便應受到尊重,享有其他人一樣的權利,這包括平等的利益待遇。

美國黑奴解放後至上世紀六十年代,生活質素一直在改善,好的黑人學校有些學生,成績比白人好的學校學生的還要好。超過八成家庭父母健在,而這些家庭都超越貧窮界線,有三成以上是中等家庭。黑人的生活慢慢改善,然而黑人白人關係日漸和諧的好景不常。六十年代為了補償對黑人過去的勞役和尚存的歧視,Lyndon B. Johnson總統的政府推行福利政策,失業的家庭得到政府輔助,成績不及格的學生可優先進大學,資格不合的人士有配額規定,企業必須僱用等等的affirmative政策。結果這些政策都完全失敗,不但失敗,而且置這些收入低人士於死地而不復生。

今天黑人小孩上的都是很爛的學校,單親家庭出身的學生多是行為差,騷擾了學校教學環境,學生學到的簡直是垃圾。受惠affirmative政策入到名大學的黑人學生,因為跟不上程度,大多數半途而廢。若沒有優先政策,他們考入與自己程度相若的大學,可能會發光發熱,現在卻drop out了。

上世紀六十年代到今日,低收入的黑人單親家庭是七成半,而這些家庭的男丁有一半以上長大後會坐牢的。黑奴解放後,黑人一直在進步,黑人白人的關係一直在融合,直至福利政策拿走了低收入黑人對自己的責任,摧毀了他們自立能力,變成拖累社會的包袱。有福利照顧,男人不用為家庭負責任,有政府福利照顧,男人就輕易捨棄家庭,造成七成半家庭的孩子沒有父親陪伴成長,這些孩子受到這樣的環境限制,將來出身有多輸蝕可想而知,都是這些好心政策做的壞事。今年11月會是共和黨的保守派,鏟除極左毒害的背水一戰。特朗普只要處理疫情不過不失,對着連講話都口窒窒的拜登,是贏硬而毫無懸念的。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