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危城下(陶傑)
  • 2020-05-24    

 

美中鬥爭升級,香港淪為人質。美國開始在國內抓捕實驗室中國間諜,針對「千人計劃」。此一行動令中國升級應對,乃有「兩會」的所謂中國國家安全法直接引入香港。

是否符合基本法,已經不再重要,人人皆知違反基本法,正如中國高層也人人皆知此舉違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但中國當做戰爭,戰爭不擇手段,何況中國還有所謂「超限戰」的打算。將香港做人質,不是超限戰,卻是戰爭範圍內的非常手段。

若有一天中國對香港發動網絡進攻,突然令香港停電、停水、將香港包括八萬五名美國公民在內圍困成一座孤島,並加六艘炮艦四周巡弋,喝令四十八小時內若示威者還敢出來,這就是超限戰的邊緣。

真正的超限戰,是將癱瘓網絡這一手用在美國上,令全國十大城市突然烏燈黑火、電腦無法上網,在這段期間則閃電攻擊台灣。

到了這一步,美國有何反應,此是五角大樓的祕密。關鍵是此一場景不再是美國科幻電影裡的情節,而是逐漸逼近現實。

美中貿易戰本來因中國對美貿易順差而起。繼而因為武漢肺炎導致全球索償。至目前為止,一個「錢」字,若可以用錢解決,就不是問題。

真正的問題美國等再要求調查病毒來源,而且是「獨立調查」。此一行為就會觸及中國統治階層最高核心,引起激烈的內部鬥爭。

香港有大量紅二代資產隱藏,圍逼香港,令香港「自己人」也受損失。然而這一招,目的是之,正是要要脅「自己人」以防黨內權力鬥爭敵對勢力九北京挑起異動。在這方面固然是「圍魏救趙」的戰略,但最古怪的是圍的是自己。香港這個人質,若香港是美國的親生骨肉又不同,問題這一手賭美國這個中西混血兒,西方的那一半,會對這個「兒子」著緊。

這就揭示了香港真正的地位: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之後,中國從來未接管整個香港的主權。中國擁有的是行政長官委任權,然後通過行政長官管治香港的權力。至於立法會雖然尚未普選,但中國最多掌控五成多一點的權力。剩下的泛民,中國視之為美國代理人。

至於司法行英國普通法,終審庭大法官五名,個個都是英式思維的專業人士,其中兩人所謂非常任法官還可以由英國或普通法地區邀請。法官最後這關在英國或其代理人手上,因此法律也並非由中國擁有主權。

然後就是銀行金融。誰都知道今日進任何一間銀行存錢一百幾十萬,問長問短。在銀行接收境外金錢,銀行也問長問短。 四十年前開一個戶口,大堂職員笑面相迎。今日做同樣的事好像犯法。

皆因美國以反洗錢全球法例,嚴格限制香港的金融運作。加上港幣與美元掛勾,死抱著貨幣「美爹」的大腿,金融銀行的主權也不在中國手上。

因此「九七」之後,天下三分:美國三分一,英國三分一,中國連三分一都不到:如果這三分一指行政加立法的話。

英國那法治的三分一,英國人默不作聲。但美國擁有的銀行金融那三分一,美國資態甚高,時時召見香港銀行界高層,通知美國最新的洗錢反恐條例。美國看中中國市場,著眼於美國貿易的大局,中國也有求於美國,因此這三分一主權從未收回,任美國兒戲指使。

但現在美國就向中國的命根開刀。中國將國安法引入香港,是要完整收回行政加立法那三分一,再收回英國人管控的法治那三分一。至於美國人找牢的銀行金融那三分一,除非中國派人進駐匯豐恆生,尚未能撼動分毫,雖然各大銀行中早有中方人員以大數據和IT監控許多香港人的銀行戶口。

「一國兩制」的政治均衡,二十一年來 中英美三分全有默契,未加說明。今天面皮撕破了,於是大打出手,香港成為戰場,這是開埠以來未見過的局面。畢竟一九四一年維多利亞海港傳出警報,侵略香港的只是日軍,炮聲隆隆,張愛玲此時演出著名的「傾城之戀」,只是今日傾城前夕並無戀愛,一切都是仇怨。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