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港版國安法】議會戰線已無效?黃碧雲:香港處境就如十個救火的少年 走一個少一個|壹經典
  • 2020-05-22    

 

「一國一制」時代到臨!全國人大即將審議「港版國安法」,直接繞過港府,由全國人大立法,破壞香港主權移交後在「一國兩制」下享有的高度自治,香港未來令人迷惘及不安。

議會戰線經常被指「冇用」,黃碧雲今屆再次積極代表民主黨出選九龍西初選,引起網上以至政圈黨內抨擊。現在就來回顧一下黃碧雲在30年前接受《壹週刊》專訪,窺探她是否一路走來,始終如一,還是該是時候退下來的舊電池?

1990年9月21日第28期《壹週刊》|金峯集

當年黃碧雲棄做中學教師,走上社運之路。

一民主女子

訪問將近結束時,黃碧雲半帶玩笑的說:「我每次轉工,人工都比上一份工少。現在做兼職,人工更少,這個與《壹週刊》的發達文化很不一樣。你知道,有一期介紹發達青年,其中一個竟是與我同年畢業的,他已成為百萬富翁了,真令人自卑,哈哈。」

黃碧雲不僅不是發達青年,根據警方資料,她還是違法分子。今年二月,民主政策促進聯委會在天星碼頭舉行馬拉松靜坐,抗議基本法。五月中旬,幾位主要負責人被警方票控在公眾地方非法使用揚聲器及籌款,結果罪名成立,每人罰款一百五十元。被控人士打算進行上訴之際,罰款卻由不知名人士代繳了。他們是劉千石、楊森、李永達、何俊仁及黃碧雲。

「當天我在天星碼頭被警方召入辦事處的一刻,已感到有事發生,但沒想過會票控我們。參與民主運動幾年,都不過在批評社會,並沒有甚麼激烈行動,從沒想過會遭『拉人封艇』。我感到震驚。警方說我們使用揚聲器滋擾公眾,實情是他們滋擾我的安寧。整天上庭,浪費我不少時間。精神極度困擾,對我造成很大傷害。不過,這樣好,這次事件令我覺得一定要鬥爭到底。爭取撤銷簡易治罪條例成為我的最新任務。」
八六年十月,民主政策促進聯委會成立,黃碧雲是秘書處唯一的女性成員。

黃碧雲常常講責任、講使命——因為她是民主派的領導核心之一。八六年十月,民主政策促進聯委會成立,黃碧雲是秘書處唯一的女性成員,一做四年;今年中,以民主派為班底的《香港民主同盟》誕生,經過選舉,黃碧雲成為中央常務委員會委員,也是唯一的女性常委。「那次參選,我挑戰他們說:如果領導層連一個女子也沒有,簡直是港同盟的一大缺陷。他們登時呆着,不一會有人就向我連珠發砲⋯⋯。」

如果沒有香港前途問題,黃碧雲的個人歷史大概不是這個面貌。她可能是一個默默耕耘的中學教師,一面教學一面修讀教育碩士,然後被校方擢升為科主任,然後⋯⋯。

雖然唸中學時,黃碧雲已是校內的領導人物,但那時搞的是文娛康樂活動,最社會性也不過是織頸巾給老人院做聖誕禮物。即使在中文大學的四年,黃碧雲都是靜靜地渡過的。八二年畢業,她教書,風平浪靜的過了兩年。因為有了《中英聯合聲明》,她與歷史的關係才漸漸改變過來。

「中央聯合聲明簽署後,整個社會突然變得很政治化。我亦突然覺得自己需要適應時代變遷。當時想:轉一份工可能有新的體驗。」轉念間,黃碧雲加入基督教協進會做編輯工作,負責出版刊物,內容大部分跟中港前途有關。

她直接介入社會行動還是八六年的事。那年的反對興建大亞灣核電廠及撤銷公安法行動,對黃碧雲來說都是很切身的社會事件。八六年民促會成立,她更一躍而上,加入秘書處,全面關注中港前途。黃碧雲說希望以最短的時間熟悉民主團體形勢,結識更多民主派人士,參與秘書處是很順理成章的選擇。

面對一大群搞了十多年社會運動的民主派前輩,她竟然毫無適應上的困難。「一來大家有共同目標:都是爭取民主和人權,相對地容易合得來;二來我對事物的掌握很快捷,由教書轉做編輯再轉搞社運,我都過渡得很自然,大概是我夠膽,不怕嘗試。」

黃碧雲說過,她還年青,不想太早安定下來,還想作多方面的嘗試。去年,她索性辭掉基督教協進會的工作,重返中文大學唸政治及公共行政碩士學位,替基督徒學會做兼職,負責社會研究及公民教育工作。
讀中學時,黃碧雲已是校內的領導人物。

黃碧雲說跟民主派前輩共事沒有太大的難處,唯一的困難可能是一直以來她是他們之間唯一一個女性。「男人做事,當然用十分男人的方式。看待事物的角度、使用的語言,都是很男性的。於是,我經常提醒自己不要被他們牽着走,要有膽量提反建議。」事實上,因為黃碧雲的介入,民主派各人漸漸開始注意女性的位置。從前開會,他們習慣問:「兄弟點睇呀?」現在他們會小心翼翼的問:「兄弟姊妹點睇?」

有些時候,對於一些男性習以為常的觀念,黃碧雲會非常自覺地抗衡。譬如《香港民主同盟》開成立大典要找人做司儀,有人本能反應地喊:「搵黃碧雲啦,佢係女人。」黃碧雲毫不考慮就拒絕。「很多男人覺得女性是次要的,凡軟性工作就分派給女人做。也許他們不是故意,但卻反映了他們的潛意識。因為我看破了,偏要拒絕。」

跟民主派相處幾年,黃碧雲對性別角色有不同的觀察。「有人說男人好理性,不衝動。我發覺完全錯。跟他們開會的經驗令我覺得我比他們更理性。他們當中有些人很容易動肝火,爭論問題很容易弄得面紅耳赤,我反比他們心平氣和。」
時隔30年,黃碧雲今屆再次積極代表民主黨出選九龍西初選。

「凡是抗衡文化都是艱難的。」

但是,黃碧雲願意作出承擔。她的宗教信仰決定了她的人生定位生活取向。黃碧雲自中學開始成為基督徒。她相信人與神必須聯手去改造世界。她認為人對歷史的改變是有限的,但如果各樣事情都靠上帝,這個人就太不負責任了。基督教給她一個啟示:「人生不光是追求低層次的東西;應有更大的追求。」

當然,她為自己的追求付出了代價。參加社運後,黃碧雲幾乎沒有私人時間。週末及晚上不是用來開政治會議,就是去教會社區演講,即使是教會活動亦因為時間不夠分配而減少。不經意間,民主運動已成為黃碧雲整個生活的中心課題。一開腔,她就很自然跟人談政治。「沒辦法,我覺得很有危機感,很多事情已迫近眉睫,一切要快。」

政治會議往往令人筋疲力盡,黃碧雲無可避免地有勞累受挫的時刻,但她復原得快,睡一個好覺就可以從頭再來。容易忘記過去是她的長處。而且她有能力把開會當作一場遊戲。也許,這種性格可以令她的生命不致於過份沉重。
現年的黃碧雲,是時候要退下來了嗎?

民主派現正努力組黨,部署九一選舉。黃碧雲暫時還未想清楚自己的去向。「一切要看客觀情況的需要。如我自己夠條件,又有足夠支持的話,我也不排除參選的可能性。」黃碧雲來自一個普通家庭,父母不喜歡女兒搞政治,她以實踐來教育家人。黃碧雲坦言沒有為香港而死的勇氣,卻願意為香港負少許責任。

「朋友移民,我會尊重他們的選擇;不過,我同時亦會告訴朋友,目前香港人的處境就像十個救火的少年,走一個少一個。我會欣賞那些留下來的朋友,即使他們不是站在運動的前線,謹守崗位其實也可以發揮影響力。」

撰文:江瓊珠

攝影:譚建章

美術指導:李念慈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