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介爆劏客毒招】疫下賭網狂潮 個半月輸十幾萬 21歲賭仔:瞓醒就想賭
  • 2020-05-23    

 

疫下百業蕭條,但賭風反而更盛,皆因莊家和中介轉戰網上賭檔,發短訊攻勢搶吸𡃁仔客。這種近年在港興起的「現金網」Livegame,充值方式便利,加上每注的投注額低至數元,將不少苦悶青年導引成賭網奴隸。看似無傷大雅的賭網,其實暗藏古惑,記者接觸到一名前中介,大爆種種劏客毒招。

從事建築行業的阿偉月入約25000元,以20歲出頭,不用養家的年青人來說,理應手頭寬鬆,經濟壓力不大,但其實他自17歲起,在朋友介紹下在機舖賭釣魚機,之後更賭波賭馬,兩年間累積賭債十多萬元,「欠債到一個地步,8成收入用來還債,生活費也不夠。」在賭海不斷浮沉的他,本來在接受戒賭輔導後,已停止賭博4至5個月,但今年2月,因武漢肺炎肆虐,停工在家避疫,壓力加上苦悶,結果又再翻賭,不過,他這次是玩賭網。

「賭局的花款多很多,除了打魚,排球、乒乓球、籃球都可以賭,連電競賽事都可以投注。」他經中介朋友介紹,接觸到賭網,很快就被這些新鮮刺激的賭局吸引住,賭到徹夜不眠,一晚輸掉2至3萬元,天昏地暗過了一個多月,累積賭債十多萬元。

他承認自己賭癮很大,「開始的時候是為了刺激,後來是為一絲希望,希望有機會贏返鋪幫補到生活費。」已知衰的他,努力避開挑起賭癮的源頭,但賭網廣告攻勢凌厲,他禁不住又再重蹈覆轍。

「太方便了,按入網頁就可,入到網站,賭局五花八門,一機在手,隨時賭得,一邊返工一邊賭錢都冇人知,而且社交平台、手機都會收到這些賭網廣告,很難不心動啊。」

阿偉的例子,只是疫下無數賭網喪屍其中一員。明愛展晴中心高級督導主任(戒賭服務)陳志華指出,機構的戒賭求助個案飆升,由1月的214宗,急升至3月的334宗,原因跟手機賭博狂潮有關。

「賭網通過一些平台,如手機短訊、社交平台等,像漁網撒網那樣,發出大量廣告招徠年青人賭博,甚至鼓勵他們開群組聚賭。有求助者更說賭網很奇怪,為甚麼一直輸錢,懷疑賭網有古怪。」

賭網狂潮來勢洶洶,中介以魚網撒網的方式,狂發廣告短訊,記者和戒賭中心社工都收到這些廣告,社交平台的廣告尤其猖狂,不但圖文並茂,更附上打油詩潮文和短片,又標榜24小時開戶,5分鐘火速上落分,真人性感美女荷官,每鋪換人,以免打龍通。

前賭網中介阿發透露,近月乘疫情火速冒起的「現金網」,是「先充值、後賭博」的網上賭檔,賭網繁多,賭局以「遊戲」或Livegame稱呼和包裝,除了傳統賭局,如足球、百家樂、廿一點、番攤、魚蝦蟹等,更新增大量運動主題,或打魚等機舖常見的遊戲,一局賭注低至兩元。

由於現金網標榜24小時網上客戶服務,除透過支付寶轉帳交收外,亦可在便利店以現金充值,因此吸引到不少苦悶青少年加入賭博行列。

「百家樂、打魚最勾魂、最多人賭,尤其打魚,後生仔唔會覺得係賭博,好容易泥足深陷,而且手機都賭到,隨時隨地,搭車等車都可以賭,父母亦唔會察覺到,就算輸錢問父母攞錢增值,幾百蚊,父母以為只係買點數卡,會俾錢,所以短短係疫情的2、3個月間,攻陷咗後生仔市場。」

近8年,現金網風靡內地,約3、4年前開始傳入香港,但卻未能打入市場,近年以點數卡充值方式玩線上遊戲大行其道,玩家開始不太抗拒玩法類似的現金網,到今年初疫情爆發,很多人留家避疫,開始在網上「搵嘢玩」,包裝成遊戲的現金網,終乘虛而入,遍地開花。

「之前都有發這些廣告短訊,但多數人看了不會理會,但疫情爆發後,很多人悶到發慌,會睇下這些廣告,因為包裝成游戲,感覺無傷大雅,唔似賭博,於是成功令佢地放下戒心,點入短訊內的連結,玩下。」

極速攻陷,除了多得疫症橫行,政府強制限聚令,社交媒體普及,中介利用賭網虛擬房間,吸引年青賭客招朋引伴一起賭博,以朋輩影響力,將賭網潮推向普及化。

「開一間(虛擬)房間,打麻雀、玩十三張等,給他們一些甜頭,例如增值100元,給你玩120元,引誘他們帶朋友入來玩。」如此,一個𡃁仔客就為現金網帶來更多的客人,而他的朋友又帶其他客,如此類推,佣金十分和味。

「假設每注2元的雞仔注(碎客),每分鐘投注2元,一個人一小時為$120,帶4個朋友入來,5人一起玩,一小時約投注600元,以一天玩8小時計,投注額約有4800元,一星期計,5人的投注額約近$38400元。$38400的2%佣金約有$768。」

一個星期計,一個𡃁仔客連帶來的4名朋友合共5人已為賭網帶來約768元佣金,「但一個中介不會只有一個客,閒閒地不少於200個客,假設20組5個人投注,即是100人投注,$768x20組,一星期佣金就約有$15360,一個月佣金就約有$61440。」

以為一班朋友打機,其實變相做了中介,「沒有佣金的義工,所以你說,那些年青人是不是很戇居。」阿發搖搖頭,訕笑說。

不少賭仔都說,賭完略為清醒,總覺得這些livegame有古怪,奇怪差不多鋪鋪輸,阿發說,十賭九騙,雖然現金網標榜實時開賭,但其實暗藏古惑,「網站突然閃一閃,或突然停咗,令個客本來贏變輸。」

他又說,由於賭客贏輸,投注金額都需要被中介抽佣,「逗留時間愈長,本金就愈來愈少,輸的機會愈來愈大。」

「賭波,舉例,讓球,75折結數,買一萬元,只賠7500元,即使客人蠃波,莊家也穩賺2500元,但輸就輸足一萬元,所以你一定輸給莊家。」

「點數換回現金,並非十足兌換,舉例,客人贏1萬元,只會取到9500元,這裡又賺一筆。」

「有沒有可能連贏十場,然後永遠收手離場,賭仔心態來說,這是不可能的,所以賭網是穩賺的。」

他又爆料,中介如吸血鬼,除了吸乾青少年金錢,亦會誘導他們到地下賭場吸毒,成為中介奴隸,任由魚肉,協助做不法勾當。

「千篇一律的套路,當賭仔迷上手機賭博,追到日夜癲倒,累極神智不清的時候,中介就會游說他去地下賭場玩,說那裡有大部的釣魚機,會看得較清楚。」

這些地下賭場設在工廈或唐樓單位,會提供冰壺,給客人免費吸冰,由於冰毒能夠提神,賭仔很快又叉足電再搏殺。

「冰的成本低,一克的冰只是數十元,但這樣做,目的不是要你賭,而是等賭仔輸清光,付不起賭債,又有毒癮時,就逼他們做犯法的事,為他們賺其他的錢。佣金是好賺,但這樣才是賺到盡,到賭仔被捕,入監牢,事情才完,故事才完。」

有行內人士透露,早於90年代末外圍賭波集團已推出賭網,以逃避警方追捕,當時最著名的賭網是皇冠波網,當時互聯絡未算成熟,未開拓到香港賭客市場,到2003年沙士肆虐,賭網乘停市避疫的時機,開始招攬熟客上網賭博,其後3G急速發展,上網便利快速,上網賭博遂大行其道,時勢造英雄,出了不少賭網大亨,如水房林積(菲律賓克拉克賭網),及太陽城集團創辦人周焯華(洗米華)等,香港最大的代理(登1)尤以14K「豆腐榮」、勝和「薯仔」最多客。其中太陽城周焯華因看準網絡時代興起,積極開拓網上博彩業務,其後更在菲律賓取得網上賭博牌照,經營太陽城博彩網站,由於他腦筋靈活,新玩法層出不窮,網站提供各式賭博,又直播真人莊家開牌,結果大受中港澳賭網客人歡迎,進一步壯大賭博業務版圖。

事隔17年,疫症重來,掀起另一個賭網浪潮「現金網」Livegame,但目標客人已由豪客轉到普羅大眾和年青人身上,主要原因跟豪客走數,莊家、中介背負太多壞賬有關。

現金網均有馬來西亞賭場、菲律賓賭場背景,4層架構以類似層壓式推銷的模式運作。第一層是網主,即莊家,第二、三、四層是中介,行內稱代理或登(登入),賭網主要的收入有兩方面,一來自客人輸錢,二是每局交收金額(只計贏輸,不計打和)的佣金,以投注$100抽水5%為例,佣金為$5元,之後再將抽水分派給屬下的代理(中介)。

「代理1的抽的佣金最多,有一成多,另有股東分紅,代理2的佣金就約有0.9-1.2%,代理則為0.8-0.75%。」

網主會給代理1 一個信用額,舉例一百萬元,代理1就會把這一百萬元分拆出來,

派餅仔給下線的代理2、代理3,再由他們給客人分銷信用額,客人要賭10萬元,代理就派10萬元信用額給他,亦即為他開10萬元戶口。

過往網上賭場都是「先賭博,後找數」,客人多為內地豪客,但在網上賭場,賭仔更易泥中深陷和輸爆廠,中介表面上財源滾滾,但因壞賬太多,令不少中介都負債累累。

「輸了500萬,但還要開多50萬信用額,你不給我面子嗎?但卻是隨時輸清光,成了離別勾,即是最後一轉,博不到,輸光就跑路,愈是大客,愈容易出現這情況。」

客人「勾住」(跑路),中介就要代客向莊家找數,雖然低息或分期,但也要找數。所以代理保障自己,後來演變成跟客人對賭肉搏,以佣金的收入,減低墊底損失。

「何謂中介與賭客對賭,中介贏輸佔3成,舉例,客人贏10萬元,一般來說,莊家賠10萬元,這筆賠款跟中介無關,中介只收取Rolling,即洗碼糧或簡稱佣金。」

但因為太多賭客輸爆廠出現走數或著草問題,中介需向莊家交代,代賭客還賭債,為減低風險,中介會以佔賭注金額30%的份額跟客對賭,例如,當客輸10萬元,代理就贏3萬元,這樣即使客走數10萬元,代理贏的3萬元,及交收金額中的1.25%回佣佣金,就能減少做中介壞帳損失。」

隨著豪客市場風險愈來愈高及不斷萎縮,加上武漢肺炎肆虐,經濟停擺,賭場停業,賭網轉向年青人埋手,「即使賭場復市,在全球經濟重創下,不能再依賴豪客市場,所以惟有轉做街客、散客,希望密食當三番,有啖粥水食。」

訪問當日,明愛展晴中心高級督導主任(戒賭服務)陳志華不過離位半小時,返回座位時,枱上又多了兩個新求助檔案,他搖搖頭失笑說:「每日都有新個案,隨著經濟轉變,有很多人失業,有很多人開工不足,裁員等等,不少人會抱著搏一鋪的心態,開始參與賭博,甚至沉迷賭博,未來日子,絶對是一場硬仗,而戒賭跟戒賭一樣,都是終生戰,未到蓋棺,也不能說成功戒到賭。」

陳志華說,手機賭博令隱性賭徒難以發現,市民可多加留意家人的生活習慣變化,如近來會不會終日留在房間,通宵達旦而機不離手,突然變得闊綽,又或出現經濟拮据需向家人借錢等。

跟賭網中介一樣,參與賭博的玩家違反了《賭博條例》,首次定罪可被罰款1萬元及監禁3個月,如第3次或其後再定罪,可被處罰款3萬元及監禁9個月。

戒賭資訊:香港明愛展晴中心

戒賭熱線:1834633

Whatsapp:6829 8764

採訪:任盈盈

攝影:楊建邦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

以股代租的疫市奇招|刁佬

2020-05-22    

肺炎襲擊全球,過去數個月香港的內地遊客大量減少。不少依賴遊客的行業均受到嚴重的衝擊。沒有想到除了旅行...

【港版國安法】按律師建議刪Facebook帳戶 王喜:應該有人備份刪咗都走唔甩

2020-05-22    

《國安法》一出,港股恒指反映現實,急瀉過千點。事實上香港市民已人人自危,王喜今日更立即拍片,表示接受...

【港版國安法】議會戰線已無效?黃碧雲:香港處境就如十個救火的少年 走一個少一個|壹經典

2020-05-22    

「一國一制」時代到臨!全國人大即將審議「港版國安法」,直接繞過港府,由全國人大立法,破壞香港主權移交...

【《願榮光》至今未上架】MOOV疑再自我審查 抗爭歌《山下見》唔見影

2020-05-22    

去年ViuTV《全民造星II》總決賽,參賽者Hugo(丘凱雄)自創歌曲《山下見》,當中歌詞涉及不少抗...

【海潮跌膊】53歲溫碧霞回歸古裝劇 造型還原19年前《封神榜》妲己

2020-05-22    

凍齡女神、53歲的溫碧霞最近有新劇播出,重點是造型與2001年無綫劇《封神榜》的蘇妲己幾乎無異,都是...

【港版國安法殺到】國安在港設機構 香港無法無天

2020-05-22    

全國人大會議今日(星期五)審議港版《國安法》,全名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

【黃秋生連載自傳|耳順】血戰銅鑼灣 

2020-05-22    

聽得身後一聲大喊,同時感覺手中球袋被人從後拉着,心知不妙,我一個猛虎回頭,看見一中年大叔已在身前,對...

【港版國安法】柳俊江堅持著書還原721「元朗黑夜」:為咗真相,一定頂落去

2020-05-22    

北京強推「港版國安法」,不少港人擔心會被以言入罪,早前曾透露會著書紀錄7‧21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

【終極訂閱懶人包】現金同信用卡付款逐步教 睇足一年《壹週刊》只需港幣 $288!

2020-03-16    

...

【新增7-Eleven現金畀錢】現金付款即省$72 訂閱《壹週刊》逐步教!

2020-03-16    

...

【8折年費$288】跟住教學5個步驟好簡單!現有月費訂戶 即以8折優惠轉訂年費!

2020-03-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