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秋生連載自傳|耳順】血戰銅鑼灣 
  • 2020-05-22    

  • 【黃秋生連載自傳|耳順】血戰銅鑼灣 

 

聽得身後一聲大喊,同時感覺手中球袋被人從後拉着,心知不妙,我一個猛虎回頭,看見一中年大叔已在身前,對我怒目而視,只見我的虎爪差一分便劃到他雙目。說時遲那時快,他把身一側,向我使出一招青龍出洞,向我胸口反探而來,哼!竟是華山派的。看他來勢凶猛,也顧不得身邊人多,立即轉身踢出一記神龍擺尾化解他的來勢…以上情節純屬虛構,只是我現在的幻想。   

事實是,回頭看見大叔把我的球袋拉住,我神經反射地把手一轉將袋子甩開,然後秒速跑向門外,一直跑,一直跑,跑出了人生最快的紀錄,感覺像武俠小說中的形容,只聽得耳畔風聲,又像動作電影中的人物,在行車路中横衝直撞,險象横生。十分鐘的路程只用了三分鐘,直接跑回母親家中。         

驚魂未定,首先想到的是賠上了名牌球袋一個,裏面放了什麼?有沒有能夠找到我的資料?沒有,只有書一本,好像是哲學書,帶着哲學書去高買,算是不一般的小偷,既然沒有留下任何資料,心也安定下來,才發現衣服給汗濕透,洗個澡罷。發現跟他們失散了,當年又沒手提,怎樣聯絡呢?買了票喔,笨蛋!當然在戲院門口等囉,他們有沒有被發現呢?就在驚恐不安和胡思亂想中渡過了餘下的時間。  五點半到戲院門口,看見他們笑嘻嘻的,阿炳亦換上阿保付款買的新褲,不就是原初的辦法嗎?偷甚麼偷?差點害我坐牢,他們說我跑得比風還快,我說我操你祖宗十八代。        

生氣歸生氣,兄弟還是兄弟,戲也是要看的,我帶着忐忑的心情把戲看完,深刻留下了馬龍白蘭度的光頭造型和那段呢喃獨白,以作日後之用。        

良知這種東西難以形容,無形無象,若有若無。但相信大多數人都擁有這種心智,當良知出現時,你會有不安感,像是有個睿智老人在你耳邊絮語,音聲揮之不去,終要你面對良知的決擇,解決必須解決的問題。一天、兩天、一星期過去,心中還是有種悸動不安,像靈魂缺失了一塊,又像身體被垢物沾污。那條名店大道固然不敢再走過,連照鏡都覺自己面目可憎,既沒有勇氣向母親訴說,又無良師指引,兄弟幫也跟自己一般水平。良知煎熬之下,竟不知不覺中進行了一場心靈的哈米吉多頓大戰。

秋生與好友阿保(圖左)的點滴,包括年輕時為朋友去偷嘢。回頭想,當然後悔不當行為,正如他說,當日走甩,但良心受責令他坐立不安。
秋生與好友阿保(圖左)的點滴,包括年輕時為朋友去偷嘢。回頭想,當然後悔不當行為,正如他說,當日走甩,但良心受責令他坐立不安。
由細玩到大的交心好友,有幾多個可以維持友情,阿保之後移民,各有各生活經歷,再見會否變得生疏?
由細玩到大的交心好友,有幾多個可以維持友情,阿保之後移民,各有各生活經歷,再見會否變得生疏?

撰文:黃秋生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