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打街閒人】海洋公園無得救 那是因為未死透|渾水
  • 2020-05-22    

 

早在上年年尾的時候,我已經分析過海洋公園的死因,寫下了《海洋公園敗象已呈如同香港》一文,現在的哭喪或分析都只是舊調重彈。很多人執著於海洋公園「應不應該」救,然後又把「集體回憶」的論述搬上台面,當中不乏政商中人。如果只論「應不應該」,那水平太低了,缺乏對大局的理解。拆場起樓是last resort,但呢一刻還是有很多特殊的資本利益。

要把海洋公園當成一單刁去睇,海洋公園是一個等待重組,但未需要到白武士拯救的項目。早在這十幾二十年內,中資已成港資的最佳接貨人,最近的是bossini和先施。要拯救海洋公園,一定是找中資。可能你會問,海洋公園作為政府資產是可以賣走的嗎?我們都不是蠢人,不要迷信政客說法治已死,有險可守那一套。只要有刁有魚有水喉,領展都可以上市,同股不同權都可以開綠燈,喜迎阿里巴巴。法規今時今日在香港只是偽文明社會的裝飾,關健在於財金資本,只要有錢,什麼都可以做。

何況海洋公園作為具政治價值的戰略性資源,那些政商買辦若能找到新買家,賺佣金之餘也賺得復活海洋公園的美名,撈取若干政治資本。例如說,林建岳的酒店食正在海洋公園主題樂園的界外效應,如果能力所及,作為既得利益者的他不會介意幫忙。

現在時機未到,若現在有人出手,那絕對是高位接貨。當海洋公園的債務問題還有機會由政府包底,一點要default的敗象都未有時,那些對海洋公園有興趣的人是不會出手,因為項目還在吊鹽水,未死透。只有死透死光,債務違約,支不了糧,才有白武士的角色,他們都在等候合適的作價。

政府自己是救不了海洋公園,分析框架很簡單,那是中學生都懂得左右翼效率經濟學 - 政府不懂做生意,私營機構有追逐私利誘因。政府有很多只懂做文件的傻人,也有不少看通透的人,但缺乏睇大局的人。

以上這些基本的商業原理,家學淵源的劉鳴煒是不會知道,他胡說八道,是有其戰略意義。第一,是買時間,找一個合適的中資又傾又砌要花時間,中資未必想全資持在,到時可能夾幾個港資,參考類近TVB大股東Young Lion複合架構 - 黎瑞剛和陳國強在公司架構內體現「一國兩制」,分開股權、營運權和投票權等。能夠束成海洋公園跟銀行借錢的,不會是普通RM,現在立法會連借錢方是誰也不知道,看來有點睇頭,不能隨便賴帳。否則商業角度來講,走數咪走數囉,政府又不發債,也不care鬼佬評級機構,要咁高credit托咩。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