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間餘話】李先生|劉偉聰
  • 2020-05-21    

 

李先生

人前人後我只會敬稱他「李先生」,不會叫「飛哥」,不是不敢親近,只是很久很久以前,他已是我城歷史人物,隨著歷史起伏,沿著歷史滄桑,隔著那份歷史的距離,我們在背後看,看到的背影還是先生。

二十五、六年前啦,我初回步入社會,也初回步入李先生在中環政府合署西翼的辦公室,那時我城的立法機關叫立法局,不叫立法會,立法局議員辦事處設在政府西翼,非常West Wing,自由黨的聚在三樓,四樓好像是民主黨議員的大本營。

我那年看報看到自由黨聘請議員助理,沒有說明是哪一位,但不要緊,我那時的政治想像根本是conservative and centre-right,滿腦子是佛利民、芝加哥學派和凱耶克,自由市場,市場自由嘛,跟當時的大風氣和自由黨的大方向最親近,因此自由黨哪一位也合我意,我便投書應徵,過了兩回筆試面試,考我的是當時自由黨總幹事Ada 和一位英國來的political adviser,談的也是一般想像得來的政經題目,一切不難,難不到我,但還沒有告訴我是哪一位議員在招人。我問我要服務哪一位呢,Ada 說未有定案,到時自會通知,我唯唯,我諾諾。

那天是第三回面試,甫到埗,Ada 也沒多話,便領我到李先生辦公室,李先生坐在大書桌後,一見我,站起來,朗聲道:「Lawrence,welcome! 我係李鵬飛。」我眼前和耳裡同時一亮,一來想不到招人的是李先生,二來想不到大人物竟會連名帶姓的自報家門,餘音裊裊,多年以後,我才留意到我也喜歡跟新相識的朋友說:「幸會,我係劉偉聰。」許是踵步前賢,一切結緣於那一天那一聲。

李先生案後放著一張黑白照,相中是李先生和港督麥理浩爵士,相中故事是七十年代港督禮訪安培泛達Ampex公司,李先生是Ampex 總經理,總領招待督憲閣下,Ampex 是當時電子生產大商,當時是香港工業的黃金時代。時、地、人,風雲即際會於斯。李先生瞄著相片說:「Lawrence ,那年港督訪問完畢,沒多久我便獲邀擔任立法局議員。」這個故事,我在初見李先生前老早已在報上看過,當下親耳聽李先生笑笑道來,儼如聽著金庸給你說郭靖與黃蓉的初遇,歷史倒成了傳奇。

那是殖民地時代的政治傳奇,沒有accountability,沒有democracy,沒有legitimacy,卻居然有meritocracy!在英國人的慧眼和調教下,脫穎而出的真是才俊,試看李先生1983年率領的「青年才俊團」,座中俱是豪英,計有鄧男爵、李國能、李柱銘,周太......各自業有專精,獨領風騷一面。我少年時讀報讀到才俊團訪京的故事便要皺眉,須知那年月京官見人,腳邊還少不了放著一個痰盂,共是土,土是共,坐京城的依然是土共,跟British elites 最是兩個星球上的人,怎會咬弦?

British elitism 是殖民年代殖民政府維持good governance 的精神支柱,既有governance 復有goodness。李先生待我以goodness,讓我親炙過殖民時代清貴的政治人物,也讓我更安心鄙視今天政治場中庸劣卑陋的妖魔群醜。

+4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