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灼見】群體免疫 知易行難(關焯照)
  • 2020-05-21    

 

自武漢肺炎在內地爆發後,很快便傳遍全球。無可否認,西方大國,例如美國、英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等,均在疫情爆發初期表現得手忙腳亂。猶幸,經過持續推行強力抗疫措施後,其疫情已出現放緩。不過,在這次「全球大流行」(pandemic) 的衝擊下,這些西方大國的經濟重創,看來需要一段較長時間才可以走出衰退的陰霾了 。

現時大部分國家採取控制疫情的方法包括社交隔離、追蹤、圍堵或甚至封城,其目的是盡快壓低疫情,從而避免公共醫療系統崩潰。無奈,由於武肺的傳染性非常強,要在短時間內將疫情壓下根本沒有可能,加上新冠病毒較一般流感更具殺傷力,最終令不少國家出現大量染病致死個案。

誠然,將疫情控制至可接受範圍只是為科學家爭取時間來製造疫苗和找出有效的治療方法,但難以預測這個過渡時期究竟有多久,因此有些國家,例如瑞典,決定不採取強力抗疫措施,並盡量維持正常經濟活動,避免國家跌進停擺狀態。

瑞典政府實施的公共衛生政策可視為「群體免疫」,即是先讓群體一大部分人獲得對某種傳染病的免疫能力,這做法反而可以減低未被感染的市民的被感染機會。從長遠角度來看,「群體免疫」似乎是一個有效方法對付新型傳染病。然而這只是理論,要在人類社會來成功實踐是非常困難的,因為政府要先讓低風險群體驗上傳染病,從而令這部分人士盡快康復成為免疫的群體,同時又要將高風險群體隔離,令他們在進行「群體免疫」期間得到足夠保護。這種「群體免疫」策略明顯需要精密策劃和社會各界的無縫配合,無奈知易行難,一旦在實施「群體免疫」的過程出錯,後果便可能變成一場公共衛生災難。

從經濟表現來看,瑞典第一季經濟增長按季下降0.3%,較同期歐元區的經濟增長按季收縮3.8%好得多,反映瑞典的「佛系」抗疫政策 ,即是盡量保持正常經濟活動,和採取最低的抗疫措施有助防止當地經濟跌進嚴重衰退的深淵。

然而,減低武漢肺炎對經濟的衝擊並不能單純看經濟表現,因為公共健康也是一個重要考慮。假若從感染數據來分析,瑞典已有30,799人確診,而染病死亡人數則有3,743人,即是病例死亡率(case fatality rate)高達12.2%,遠高於人口數量相近的歐洲國家,例如波蘭、葡萄牙、澳地利和捷克,這現象反映實施「群體免疫」或需付出昂貴的社會代價。

筆者對瑞典的染病死亡個案作出分析,發現超過一半的死亡病例是來自老人院,其實這正好顯示是一個嚴重問題,在實施「群體免疫」措施期間,瑞典政府理應知道高危一族是年齡較高的長者,所以老人院必須做好防疫措施。無奈,瑞典政府卻沒有在這方面做好本分,變相令「群體免疫」成為宰殺長者的武器。

香港採取強硬干預疫情的方法來控制疫情擴散,在這方面取得空前成功,特別是本地老人院沒有出現疫情爆發,令人鼓舞。從這方面來看,亦可以解釋為何香港的確診病例和病例死亡率遠遠低於很多國家。

香港成功抗疫的故事正好證明強力預干疫情措施和市民對武肺的高度危機感,絕對可以戰勝可怕的「全球大流行」,這是值得其他地區學習。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