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悶到自作抗疫歌】 跟爸媽返工 德萃校長朱子穎:他們學會自己玩
  • 2020-05-20    

 

疫情下學生停課近四個多月,尚未復課但父母早已如常上班。有家長將小朋友交由傭人姐姐或親友照顧,亦有家長選擇帶小朋友上班,亦因而製造了更多的空間讓孩子追尋自己的「音樂夢」, 包括校長爸爸朱子穎及馮鑑邦。

7歲的Sherlock自少與11歲的Rio相識。一個打着鼓,一個拿著Ukulele,是原創歌曲《互供互給》的主唱,其中Rio更是包辦曲詞的創作。他們看見市面一罩難求、市民爭買廁紙及消毒用品的場面,印象非常深刻。兩家人一次的飯聚,說起一場抗疫包的義賣活動,Rio聽見後忽發奇想,向Sherlock提議為此活動創作一首歌。就這樣,兩個小朋友開始組成一隊Kids Band,利用歌曲為香港打氣。

讓小朋友美夢成真,父母在背後的支持固然是不可或缺的部分。Sherlock的爸爸是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朱子穎,而Rio的父母則是漢師德萃學校校長馮鑑邦,及德萃小學副校長高思敏。三位既是父母,又是學校管理層,面對孩子天馬行空的想法永不Say No,反而給予空間及支持,助他們完夢。

「雞粥」與「香腸」

年紀輕輕的兩小子,用了短短一晚時間,靠著自己的力量便作好旋律。但一首要傳遞訊息的歌,斷然不能沒有詞。兩個孩子腦海的詞彙有限,Rio的父母於是幫忙作詞,但過程亦不忘與Rio討論。其中一句歌詞,兩父子更爭論至凌晨時分,那是「願獻出雙手」及「願獻出星斗」。馮鑑邦建議用「星斗」,意指各人貢獻出自己的才華及專長,合力完成一事;Rio卻堅持用「雙手」,因為「雙手」一詞簡單易明,是小朋友都可以做到的事。經過一番的你來我往,最終決定使用Rio的版本,「這首本來就是小朋友寫的歌,用最簡單的版本就最能代表到他們。」

Rio憶起創作歌詞的趣事,「其中部分的歌詞是我和爸爸在廁所裡作的。爸爸坐在廁所板上,我正在洗澡的時候跟他討論歌詞。」這一幕更重現在MV之中,Rio指拍攝時他確實是在洗澡,「真的有用洗頭水!」,場面非常有趣。被問到如果沒有父母的協助,他能否獨力完成填詞的部分,Rio靦腆地搖搖頭,認為與父母這樣的合作令他很有滿足感。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在父母幫忙號召下,覓到專人義務編曲,Sherlock及Rio更走進錄音室,一嘗當歌手的滋味。但部分歌詞較艱深,一度考起Sherlock這位小一的學生。「我記不到『鏗鏘』及『繼續』,Rio就教我記成『香腸』和『雞粥』。」Rio補充指「因為他很喜歡吃東西!但上次在錄音室,他在頭40分鐘真的唱了『香腸』和『雞粥』!」說畢,二人同時捧腹大笑,不斷唱出『香腸』和『雞粥』的食物版《互供互給》。

玩音樂要快樂

Sherlock自小開始學打鼓,Rio更學過鋼琴、長笛、色士風等樂器。二人的音樂天份高,只要手執樂器,隨時可以哼出新的旋律及Jam歌。普遍家長見小朋友有一技之長,都會為小朋友報不同的考試,方便投考學校,同時引證孩子的努力。

作為Sherlock爸爸的朱子穎,卻未有跟從。他覺得樂器是其中一種語言的表達,而不是為考試的工具。「Sherlock四歲的時候已學完三級的歌曲,但我們都拒絕考試,覺得與其強迫他練鼓,不如給他一小時的時間,打他喜歡的鼓,可能對他的音樂成長會更好。放手給他自由選擇時,他會自己選擇為流行曲打鼓,他開始會自己追求目標,這正是玩樂器的『玩』。」

馮鑑邦和太太高思敏亦有同樣的看法,覺得父母只需要為孩子提供一個環境,讓他們有空間去創作。高思敏舉例指,Rio在訪問時彈奏的Ukulele,其實只學了一堂,便遇上疫情停課。沒有上堂學技巧,卻能手執Ukulele即席笙歌,原來都是Rio自學而成。「當他發現他不夠,自然會想去學多一點,自然有熱誠去學習,而不是父母很想他去學。」

這個亦是他們育兒的方向,盡量給予空間,讓孩子選擇、發揮。眼見兒子越漸成熟的音樂創作,閒時都會作曲作詞的兩夫妻亦非常欣賞他。「其實他是青出於藍,他的歌曲比我們的更優秀,風格更廣闊。」

讓孩子獨立

Rio和Sherlock的父母都是學校管理層,礙於工作關係很多時要回校舍,不能在家工作,又不想小朋友沒人照顧,於是幾乎每天都會帶兩個小朋友回校,各有各忙。

三位校長爸媽忙於處理校政,小朋友則忙於網上學習、做功課及玩耍。大部分時間,Sherlock及Rio都會一起玩,遊走校園不同的角落,打羽毛球、玩滑板車、摺紙、畫畫、製作武器等。簡單的一張紙、一枝筆都可以變成他們的玩具。他們知道父母忙碌,很少打擾父母工作。

不過,小朋友總有想撒嬌、依賴父母的一刻。Sherlock摺紙的時候,因為摺不到想要的形狀,於是走向辦公室裡的爸爸朱子穎,叫他幫忙。那並不是什麼急趕的事情,可能只是他當下想跟爸爸相處一會兒。朱子穎指,要在早上給小朋友一點預告。「例如說,今天爸爸全日會很忙,食飯時才可以跟你一起。有個期望管理,小朋友會預計好。」

Rio在遇到功課上的困難時,則會「野生捕獲」父母,在父母會議的房門外等候他們出來。「在這個訪問前,Rio已經在門口等我們,他還有一條數不懂計,他很想快一點完成。」因為他們之間有一個協議,要先完成功課才可以玩耍,但Rio差一條數計不到,就無法開始玩,於是會去找父母求助。媽媽高思敏見狀,有時都會放寬條件,讓他先去玩,而不是坐在那條數學題前呆等。「我都不知我可以何時回答他的問題,可能要三小時後才教到他。如果他只差一條,不知道要做什麼,我會讓他去玩。」

帶小朋友上班,本意是可以隨時隨地照顧他們,但三位校長爸媽因為工作忙碌,甚少能「貼身照顧」小朋友,不能陪他們上視像課堂,或提供即時的協助,馮鑑邦形容是「這麼近那麼遠的感覺」。

不過,亦因著他們繁重的工務,讓小朋友有很多空間發揮小宇宙,學會自己玩,學會獨立。朱子穎覺得,小朋友比他想像中獨立。「我們以為他會很依賴,倒過來是成年人有沒有給他們試的機會。」他以小朋友使用餐具為例,很多家長因擔心小朋友會弄髒地下,不讓孩子用筷子。「小朋友一定有一個過程會跌會碰,會弄髒,但問題是我們是否願意放手。」他覺得只要與子女建立互相的機制,相信他們做得到,很多意想不到的事,小朋友都做到。

撰文:黃穎珩

拍攝:梁正平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