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八憲章》聯署大學生王仲夏 逃離中國成紐約救護員
  • 2020-05-20    

 

十年前在北京街頭,王仲夏被7、8部警車追截並扣留23天;今天,他駕著救護車穿梭於紐約街頭,接載各式各樣的病人或傷者,以及新冠病毒病人到醫院。

不容於中國,2017年撇下雙親,逃離中國,在美國尋求政治庇護,落腳於紐約。活在自由空氣下,他可以說六四是「屠城」,中國政府「隨意殺人」,鬧特朗普是「傻B」,為疫情添亂,還可以隨時在社交平台做直播,暢所欲言。

父母還在大陸,不怕中國以此威脅嗎?

「父母及我早已承受這些情況一段長時間。在中國時遭公安長期監視及騷擾近十年,已見識過公安的手段。你知嗎?在大陸被打壓的也分一等、二等、三等人,西藏人及新疆的人是屬於被打壓最厲害,我們受打壓的情況不及他們那麼慘。」王仲夏在電話的另一邊説。

現年34歲的王仲夏,2008年畢業於北京人民大學經濟系,並非喜歡的科目,只是順著父母的意願。因此大學生涯是在走堂及翻牆上網中渡過,因而接觸到在中國被禁的資料,知道了八九六四發生了什麼事。

由北京街頭被國安追截,輾轉至在紐約街頭駕救護車穿梭救人,透視中美兩國不同的政治制度下對待年青人的兩個極端。(王仲夏提供)
大學期間翻牆得悉中國政府滿口謊言,激發王仲夏積極為受迫害的劉曉波等異見份子發聲,印制文化衫聲援。(王仲夏提供)

劉曉波是精神支柱

「我看到了有關89年時的紀錄片,中國當時發生了反腐敗示威學潮。當時劉曉波人在美國,知道當時國內情況,貿然買了機票回國,不計較自己的安危衝回來,還跪在天安門廣場。」

劉曉波成了他的偶像,一個有人格值得信任的人。劉曉波於2008年共同起草了《零八憲章》,鼓吹民主憲制的中國。剛大學畢業的王仲夏亦響應簽署,亦認識了一班志同道合但被政府視為「異見份子」的朋友,公開悼念六四,為被打壓的劉曉波、胡佳、陳光誠印制文化衫,因此被抄家,三次被軟禁在賓館多天,十年來被國安監視騷擾,在一些敏感的日子如六四、茉莉花、王茘蕻庭審等日子,都被軟禁不能出門。

「公安這些逼害,非常恐怖,導致我個人生活起了很大的變化,讓我考慮是不是還應該留在中國。」他坦白説,要有更大的影響力,應該留在國內。

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在網上發表反政府意見,穿頭像文化衫示威,在些一般大學生會做的事情卻不容於中國。2010年挪威宣佈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當時已經被軟禁兩個月的王仲夏從家中逃走,當局動用7、8架警車追截他。

「2012年時,發現自己原來在禁止到境外的黑名單中。我極力抗爭,與國安互動中摸索對方的態度以取得某方面的信任。兩年後為了測試自己是否還在黑名單中,我申請印度簽證,成功出境,亦返回中國,令國安對我放下一點戒心。」

王仲夏雖然畢業於重點大學,但被視為「反動人士」,找工作也不好找。「我當過類似Uber的出租車司機、網絡內容編輯、教育諮詢顧問工作等等,還得到艾老師(艾未未)的照顧,當其項目助理有三年之久。」在藝術家艾未未的薰陶下,他自己還開過一個小型人像畫展。

2017年7月13日劉曉波在獄中病逝,王仲夏的精神支柱亦消失了,意識到是離開中國的時候。他立即辦理到美國的旅遊簽證,一個月內取得簽證,立即飛到美國,走上一條難以回頭但「絕不後悔」的路。

2018年9月時劉曉波太太劉霞應邀到紐約出席哈維爾基金會活動,王仲夏與一班海外朋友曾與劉霞見面。「我們沒有觸及太沉重的話題,只是吃吃火鍋聚一聚。劉霞看來還是可以的。」

王仲夏正努力溶入美國社會,與一班同事戰友合照。(王仲夏提供)
大學期間翻牆得悉中國政府滿口謊言,激發王仲夏積極為受迫害的劉曉波等異見份子發聲,印制文化衫聲援。(王仲夏提供)

剛考取高級救護員資格 遇紐約嚴峻疫情

王仲夏在美取得政治庇護,獲得了工作許可,一切重新開始。

「其實我一向喜歡物理及醫療的科目。得知在美國當EMT(緊急醫療技術員)只需修讀半年的課程,不是公民也可考取證書。」

就這樣當了紐約救護員,近日兼讀完成了12個月的高級救護員課程,考試合格,成為高級救護員,碰上了紐約疫情最嚴峻的一刻。

「早前防護裝備很缺乏,醫院內醫生一個星期只有一個N95口罩用,他們這麼重要的前線也是這樣,我們救護員的地位比他們低得多,還有什麼好抱怨呢?有醫生因此受感染甚至死亡,起碼現時我還活著……即使救護車上有10個口罩,我們都很自律每人只取一個用。現時情況好些了,也收到社區的捐贈,所以是足夠。」

3月26日,紐約疫情最嚴重的階段,王仲夏出現武漢肺炎的徵狀,發燒、咳嗽、肚痾等症狀,「醫生說是輕微症狀,不給測試,只叫我在家中休息14天。」

住在合租房子的閣樓,十多天來自我隔離靠麵條及外賣填肚。獨自在異鄉染病,加上上司希望他只休息三天便回去工作,身心俱疲。「當你生病及有壓力的時候,人是很沮喪的。當時也閃過不想再當救護員的想法。但恢復體力後,又再充滿活力的上班去。」最後王仲夏接受測試,體內沒有抗體。

「疫情最瘋狂時候救護車一天要去七個家庭,平時我們一個星期只去兩個家庭。到達現場時,若發覺病人已經去世,我們不會處理,會由醫官等另一組人員處理。」

「我至今屬於低收入人士,希望自己能在美國站穩陣腳,一邊兼讀,成為in-hospital professional 。」

他説現今最想是找個女朋友!

王仲夏在無助時得到艾未未幫助擔任其項目助理三年之久,並受艾未未的薰陶下學畫畫,畫了一系列政治人物畫像, 其中之一是江澤民。

撰文:李禾德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