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鵬飛逝世】自由黨創黨主席 生前鬧曾蔭權蠢、曾俊華唔識嘢、梁振英唔可靠|壹經典
  • 2020-05-19    

 

自由黨創黨主席、前港區人大代表李鵬飛上星期五晚離世,享年 80 歲。李鵬飛太太及家人發出訃文,指喪禮將遵從他的遺願以私人形式進行,追思會則將於稍後擇日舉行,讓親友出席悼念。

李鵬飛 1940 年生於山東煙台,1954年來港。於美國密歇根大學畢業後,曾留美工作,後於 1972 年回港發展,其後開始涉足政界。

1978 年已獲港督麥理浩委任為立法局成員,到 1985 年再獲港督尤德委任為行政局議員,三年後再獲任命為立法局首席議員。1993 年,他創立了自由黨,並於 1995 年立法局選舉中贏得新界東北選區席位。到1998年,自由黨未得取得立法會選舉地方選區席位,李鵬飛辭去黨主席一職,後來更退黨。退黨後,他曾於1998年至2008年期間,擔任全國人大代表。

而沒有擔任公職後,李鵬飛亦不甘做退休阿伯,轉做傳媒人論政,他在NOW財經台主持直播節目《大鳴大放》,有時談得肉緊,甚至動真火。他愈老愈有火,經常把政府高官、全港政客鬧到「趴响到」,《壹》仔於2011年前特首梁振英宣布參選行政長官前,就找來李鵬飛作人物專訪,現在就來回顧一下他如何「鬧爆」政界吧!

2011年8月25日第1120期《壹週刊》|壹週人物

李鵬飛逢星期一和三在 NOW財經台主持直播節目《大鳴大放》。除了主持節目,他還是七間公司的獨立董事。

扯火 李鵬飛

七十一歲的李鵬飛,愈老愈有火。本月初上《城市論壇》,鬧政府似食忽得(意指左搖右擺),罵建制派鵪鶉,全港政客無一倖免。

「我和大 Sir(師傅鍾士元)有份參與《基本法》,見香港政府搞到一鑊粥,真係好激氣。」

從政三十年,儼有地位,唐英年、范徐麗泰都曾獲他提攜。九八年直選落敗,轉當人大,中聯辦卻不喜歡他說話太多。

○八年退下來,閒評時事,主持 now財經台《大鳴大放》、港台節目《議事論事》,罵曾蔭權蠢,鬧曾俊華唔識嘢,更直言梁振英不可靠,愈鬧愈興奮。

老朋友走得七七八八,他也患過癌症,大命活下來。天不怕地不怕,只不甘心當個平凡人,以政壇元老身份,罵得幾多得幾多。
三個疑似候選人,在王光亞歡迎宴會中碰頭。

談到疑似特首候選人,李鵬飛把梁振英罵得最兇。

「我識了他二十多年,仍睇唔通這個人。行政會議成員須口徑一致,但政府推置安心,他就說復建居屋。行政會議成員和很多政務官都好憎他,不會跟他坦率交談。他跟商界關係亦一般,但得到專業人士例如陳茂波支持,因為梁幫過他們在大陸打天下。」
八○年鍾逸傑設宴,飛哥認識了梁振英。「鍾逸傑說我和梁振英都是山東人,應該同聲同氣。」
兩人聲氣未曾相同。李鵬飛回歸前是行政、立法兩局議員,梁振英卻未任公職,九七後才被董建華招攬入行政會議。
飛哥還說八萬五房屋政策一定關梁振英事。「回歸初時陳太負責教育,譚耀宗負責老人福利,梁振英負責 housing。他說八萬五是港英政府制定,但九七後他若覺有不妥,為何不叫停?他從沒有站出來說過一句話,出事後都是由鍾士元(當年行政會議召集人)出來頂。」
○九年夏佳理在傳媒飯局爆料,引述李鵬飛說,若梁振英做特首便移民著草。是否真有其事?
「我不記得了,但我的確有跟他討論過梁振英。你去問夏佳理吧,他當時的想法跟我一樣。」夏佳理回應記者提問時,拒絕公開私人談話內容。
他也罵梁振英沒有承擔。「○九年三月廿六日梁振英親口跟我說要選特首,我特意寫在筆記簿內。現在他跑出來說政見,連狗竇(意指 劏房)都去,卻不肯承認(選特首),因為中央未首肯。他若對香港人有承擔,應該辭掉公職,別等上面批准,公開宣布參選才對,就算中央不喜歡又 so what?」
唐英年靜雞雞搞網頁,也不見得光明正大吧?「唐英年這樣也不對。兩個行政會議成員都想選特首(據行會線眼稟報),開會零交流,你眼望我眼。現在鬥什麼?鬥等,等中央批,兩個都沒有 independent thinking了。」
他罵梁振英夠狠,對唐英年卻處處留手。「我認識唐英年時,他還在跟爸爸打理家族生意。當時我是立法會首席議員,見這個世姪穩陣,便推薦他入局。他不是很突出,有人覺得他有點少爺(脾氣)。」
但唐英年失言情況嚴重,先是車毀人亡,近日再有垃圾論。「我認為他只是說出心中想法。人是率直一點,但起碼不陰濕。」
「我聽到消息,中央也屬意他,范太是大後備。但梁振英不會輕言放棄,龍虎鬥才剛剛開始。」
日前他訪問馬時亨怎看疑似特首,馬時亨以股票做比喻,指唐英年是公用股,夠穩陣,梁振英是科技股,夠創新,范太則是銀行股,多人追捧。

不甘心

對往事,飛哥很緬懷。八三年他組織了一班才俊上京。「當年對中國零了解,聽到中央會派書記跟我們見面便擰頭:『為什麼要見秘書?』,你話幾好笑,哈哈哈!」
七八年三十八歲的他,已獲麥理浩港督委任為立法局議員,八八年更獲任命為首席議員,又當過八年行政局成員,這些戰績,他說了好幾遍。
九八年五月立法會直選落敗,是政途上第一個滑鐵盧,他辭掉自由黨主席一職。「總有一天黨友會跟我說:你又不在議會,好難教我如何投票。」
同年雖當上人大,但中央沒有重視他。「因為我成日鬧到他們趴响度。像最高人民法院竟然有 20%的法官是未讀過法律,連(前)副院長(黃松)都貪污,有無搞錯?所以○三年人大,中聯辦提了四張名單,都沒我份,幸有商界朋友支持才連任。」
現在沒有任何公職,他不甘做退休阿伯,轉做傳媒人論政,有時談得肉緊,甚至動真火。「因為我有份搞港人治港,看見政府搞成咁真的好谷氣。」
李鵬飛會隱晦暗示他有很多線人。「上面的朋友經常找我食飯論政。」「梁愛詩推動政改,因為有人要她表態,但我不能說是誰。」
年紀漸長,腰骨不好,要小步小步的走;眼皮下垂,電視上看到他的眼睛只剩下一條線,太太也叫他整容割眼皮。「又不是我看不見,是別人睇不到我而已。」
○六年初跟朋友去黑龍江看冰雕,突然渾身不暢,返港一照,原來是胃癌。幸好早發現,沒擴散到其他器官,只做一次手術便康復。「太太說逢兩隻腳都有雌激素,會激活癌細胞,自此沒有食過雞。」
最大娛樂是打四圈,但一個個雀友如肥姐、鄧光榮都已魂歸天國。「我都近黃昏,做一日過一日。」
每日幹掉兩罐可樂,不怕糖分高。入口也不怕,何況口出狂言?「現在哪個敢叫我收聲?」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