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警察勢力入侵地政高層】放生陶輝 揭被捧上位地政一哥與警親密關係
  • 2020-05-19    

 

由《壹週刊》踢爆警務處助理處長陶輝違規居住牌照屋一案,之後再由《蘋果日報》揭發警察機動部隊校長莊定賢霸官地僭建及新界北總區總部高級警司韋華高僭建500呎天台屋,揭開警隊高層竟然知法犯法,令市民側目。然而在這敏感時刻,負責調查的執法部門地政總署署長、走強硬派路線的陳松青被調離,由副署長(專業事務)慕容漢兼任署理署長。本刊爆出此調任消息後,有政府高層罕有地即時找傳媒澄清是正常人事調任,與調查警察知法犯法一案「絲毫無關」,此舉反而欲蓋彌彰。

本刊再追蹤發現,警隊勢力已入侵地政最高層,並且連成一線。記者發現新上任的地政總署署長慕容漢的太太莫綺薇,原來是包圍理大的行動指揮官周一鳴的秘書。周一鳴、與陶輝、莊定賢及韋華高均於反送中鎮壓運動中冒起,周一鳴更獲加官晉爵,去年十二月,由西九龍總區應變大隊指揮官躍升為助理處長,成為警隊明日之星。

慕容漢與太太關係親密,每天早上都會親自駕車送太太上班,而太太落車的地點正正是灣仔警察總部。現時慕容漢接手地政總署,未來一段日子,都要主力處理警隊多單僭建醜聞,以其太太在警隊「大佬文化」浸淫多年;上司皆為粒粒大Sir,丈夫慕容漢接掌地政總署後,無論感觀上以及實際上,絕對無可能令人相信他對警隊高層僭建秉公辦理。

本週一,壹週刊向地政總署查詢,同時在北角地政總署等待慕容漢,他一見攝影師即用電話意圖遮掩自己樣貌。記者問到他太太是周一鳴秘書,會否包庇事件或有否避嫌,他回應說:「我們新聞組處理中。」再問他陶輝案進度,夫婦二人是否合法居於牌照屋,他只說:「唔好意思。」而關於他接位的原因,他只推說新聞組處理中。

警僭建無執法

陶輝違規住牌照屋多年,一直無人執法!當區區議員余浚寧踢爆,其實地政總署早有耳聞陶輝住所涉嫌違規。2014年,有市民曾以電話、電郵,甚至親身前往地政處投訴,但拖拉六年仍未有處理,屢受非議。直到現時避無可避,地政總署才開始做「騷」,先後在四日內兩次派十多位人員上門調查涉事兩個單位,包括量度花園、屋內、天台及外牆,拍攝記錄,陶輝亦表現鬆容配合調查。惟事件踢爆至今已足足兩星期多,至今仍未公佈如何執法。

妻為警隊高層秘書

署理地政總署署長一職,由副署長慕容漢兼任。本刊發現慕容漢與太太莫綺薇早於1995年,以470萬元共同買入鰂魚涌康景花園一個單位,並向恒生借按揭329萬元,再向公務員借入其餘141萬元,零首期上車,持貨一年就賣出,兩人淨賺99萬元。套現後,兩人再換入一個太古城單位,一樣先後向承造銀行及公務員按揭貸款,持有至今。慕容漢現在報住的住址為九龍塘書院道9號,為租住物業,大業主為東華三院。他們兩人育有一名約二十多歲的兒子,本來香港大學就讀,但因反送中關係,夫婦去年緊張地把兒子送去英國繼續升學。

莫綺薇擔任警務處文職已經多年,而攀升至助理署長秘書(行動部)亦最少已2年。翻查資料,2018年11月,曾一度被視為一哥大熱人選的麥展豪出任警務處助理處長(行動)一位時,莫綺薇已於警隊出任秘書一職,不過後來麥展豪放棄上位,被調任到擔任新界北總區指揮官。莫綺薇繼續留下,成為接手的郭蔭庸的秘書,19年年底大型人事升遷,郭蔭庸擢升為行動處處長,她順理成章留任為周一鳴秘書。而警隊的文書工作實行雙軌制度,一般由警務人員及公務員合作,公務員則直接隸屬公務員事務局,並由事務局負責委派到政府各部門工作,故莫綺薇極大機會是由行政主任(AO)派過去。

在位負責寮屋管制 未有作為

地政總署接手調查之際,無獨有偶,突然出現長官級人事變動,原署長陳松青被調至食物及衞生局衞生科出任「主任(衞生)特別職務」,協助處理抗疫工作,政府強調屬正常安排,與陶輝一案無關。然而,過去多屆地政署長皆做足五年才被調任,故是次安排令公務員亦感到十分疑惑。

1991年加入政府的陳松青,林鄭上場後,17年空降地政總署出任署長一職約3年至早前,他上任後第一波的工作就是要改革寮仔部(寮屋管制組),寮仔部要處理新界不少僭建及違法土地霸佔,涉及鄉黑利益,可說是燙手山芋,惟當時已引起地政督察工會不滿,指他「強權施壓」。而去年反修例示威中,有中資銀行以鋼板封舖,地政發信指其非法佔用行人路,作風較公正的陳松青亦被建制派公開點名批評。相反,副署長(專業事務)慕容漢的職務主為要為土地估價、徵用及清理土地,處理及審批建築圖則等等。而他也需負責寮屋管制及清拆,然而2017年上任副署長後,慕容漢與前任多位主理寮屋的副署長一樣,均未曾處理相關事宜。

慕容漢早於2007年已任地政總署總產業測量師,多次協助拍賣政府土地。他在位期間甚少處理前線工作。最為人所熟悉的,是他於2014年時出任北區地政處地政專員,任期中處理粉嶺北馬屎埔村農民黎永權收地一案,引發過百村民與地政人員對峙,其後更爆發堵塞北區地政總署行動,迫使署方暫緩迫遷,最終慕容漢被迫答應在總部回覆前「暫緩土地管制行動」,不過一個月後地政反口,連同警方強行收地,將黎永權夫婦粗暴抬走,並將農地圍上鐵絲網。

根據指引 必需申報

慕容漢出身基層,父親當年做的士司機養活一家,小時候家住筲箕灣太安樓,到他們出身,一家人才搬到去居屋柴灣樂翠臺。雖然慕容漢升至高官,已經約八十歲的老父慕容楠亦繼續做教車師傅,賺取收入養自己,他多教港島一帶,曾經被他教過的學生指他一直都以慕容漢為榮,口中常常提及自己有個在地政做官的兒子,更試過拎兒子相片給學生看。

記者找過慕容漢父親,他入夜後仍在教車,發現他在司機位附近貼上慕容漢於新聞報道中的照片及剪報,又常把兒子掛在嘴邊。言談間他自豪指出慕容漢頂下了其上司陳松青的位置,亦透露媳婦莫綺薇同樣為公務員,於警隊內擔任文職工作。兒子與新抱過去逢週六都會跟他吃飯,不過今年由於武漢肺炎,較少見面,不過剛過去的母親節亦有一起外出吃飯。他說新抱未結婚前已加入政府,他透露:「以前仲會去警署車佢放工。」慕容漢父親也表示有警察特別找他學車。

身邊人在警察部門任職,究竟慕容漢由作為副署長,到現時擔任署理署長,有否申報與警察部門的關係?特別在接觸到多項有關警察高層僭建的案件要處理時,包括陶輝非法住牌照屋,莊定賢及韋華高的僭建案時,有否避席?

慕容漢與警隊關係尷尬,是否需要避席調查成為焦點,有立法會文件指出,地政總署現有既定指引規定了當該署人員因私人投資、親友關係或經濟權益,而可能、或令人懷疑出現與其公職有實際或潛在的利益衝突,必須按照相關的指引申報,若違反該指引可遭紀律處分。2018年,該署接獲3宗涉及利益衝突的投訴,有2宗確認不成立,1宗仍在調查。

警察公共關係科承認地政新一哥慕容漢的太太莫綺薇於警隊中工作,為文職人員。問到莫有否就申報與地政關係,警方指其職務不包括制定或參與警方行動,所以不用申報。記者就警隊高層連二接三被爆霸官地僭建等作追問,警方指不評論個別個案,並指「如有相關資料或證據,請向有關部門查詢或投訴」;地政總署於截稿前仍未有任何回覆。

撰文:調查組

攝影:攝影組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