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灼見】中國面對內憂外患(關焯照)
  • 2020-05-14    

 

近期很多國家紛紛指控中國沒有妥善控制武肺疫情,最終引發一場「全球大流行」。由於幾個西方大國在這次疫情中出現大量死亡人數,所以這些國家的政府便將疫情失控的責任轉嫁於中國身上,意圖使出金蟬脫殼的方法。以美國為例,當年小布殊在911恐怖襲擊後便決定找藉口出兵伊拉克,目的是將國內民眾的注意力轉移至伊拉克,而今次特朗普也只是重施故技,將美國爆發疫情的罪魁禍首直指中國,加上美國總統大選將於今年第四季舉行,特朗普是絕對有理由繼續打疫情牌,務求美國市民將怨憤放在中國沒有盡力阻止武漢肺炎擴散。在這種強大的外圍壓力下,中央政府要脫身也真是費煞思量了。

雖然內地政府已將武漢肺炎疫情壓下來,但經濟上卻付出沉重代價,因為在全球化的影響下,當西方經濟未能迅速解決經濟停擺,肯定會拖累內地的經濟復甦步伐。加上這次疫情改變頗多工業大國對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看法,不少在中國設廠的外資企業計劃,在未來一至兩年內將生產基地移去其他國家來減低風險。對內地經濟來說是一個極壞的消息,因為外資撤走生產基地會為內地勞工市場帶來就業壓力,一旦失業率急升,中國將會面對的不會是一個單純經濟問題,而是一個國家穩定問題。

香港在過去一年經歷了反送中運動和武漢肺炎,可以說是元氣大傷,而社會嚴重撕裂和經濟面對的衝擊也是前所未見。究竟林鄭政府如何解決這兩個問題?筆者只能說:「真是天曉得!」原因是香港的命運從來不是掌握在香港人手上;在殖民地時代,英國政府才是真正的操盤者,至於回歸後,特區政府只是代言人,真正的幕後揸fit人是北京政府。香港人根本是被動的一群,對很多事情也只能夠逆來順受,不會作出太大的反抗。無奈,過去幾年的特區政府將管治香港的模式顯着改變,在言論、思想和教育幾方面均大幅收緊,此變化令不少香港市民難以適應,最終引爆積壓已久的民怨,令特區政府的管治出現巨大危機。

對中央政府來說,香港肯定是一隻生金蛋的鵝,從每年中國取得的外匯數量有八至九成是來自香港,這顆東方之珠絕對為內地經濟發展帶來重要貢獻,亦是內地所有城市難以取代的。奈何,自上年年中出現的反送中運動後,中央政府對香港的社會氣氛失去耐性,深藍建制派更希望盡快把反對派人士打敗或甚至消滅。為了驅使香港盡快平靜下來,特區政府竟然把香港推入「軍管狀態」(police state),令警隊有恃無恐地濫捕和採用過份武力對付反對人士。然而,警隊變「暴隊」只會令社會更加不穩定,讀者可以看看最近的星期日母親節,各大商場發生警隊驅逐聚集人士所引起的衝突,便可以了解到市民對現時警隊的執法是極之不滿。如果警隊高層和特區政府高官對這種情況也視而不見,香港的社會不穩定狀態只會繼續惡化,但對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這種社會氣氛只會令外國投資者質疑香港長久以來的法治已逐漸變壞,最終令香港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筆者預計國際關係在未來幾個月將會顯著惡化,特別由中美兩大國的角力所產生的巨大地源政治風險,絕對不容忽視。從最近兩星期美國持續向中國展示海空兵力,反映美國對華的取態已越趨強硬。最近美日兩國竟然發起聯合聲明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加上聲明也獲得其他G7成員國支持,顯示先進經濟大國已逐步聯成一線,誓要將今次的「全球大流行」歸咎晒中國,在這環境下,中國如何應付這種惡劣狀況,將會決定國際關係會否進入另一個冷戰時代。從近期西方國家劍指中國來看,中國能否成功招架已是一個大問題,遑論要盡快重整經濟呢!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