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擲石頭兇記者】聲稱70億身家大陸「富豪」清水灣轉戰到長洲 霸地僭建起四萬呎行宮
  • 2020-05-13    

 

一向平靜的長洲,近日因為一個人,變得不平靜。

觀音灣道29號一帶,由去年開始,多輛工程車進駐,非法傾倒泥頭,令翠綠山丘變成頹垣敗瓦。地政處曾豎立「政府土地」的告示牌,並用鐵絲網圍起,並在僭建的磚牆貼上「停止工程」的通告。然而,事情並沒有止息。不但貼在牆上的清拆令不翼而飛,連鄰近的玫瑰園一個單位,僭建工程依然繼續。記者與居民到場視察時,工人即粗言辱罵:「地界豎喺度睇唔X到㗎?呢塊地係我哋㗎,唔知就咪X吵!咩都唔知就投訴!傻X!」更兩次向記者及居民投擲石頭。

查冊證實業主是一個叫許智銘的人,似乎是一個無人識的名字。本刊再翻查下,證實他其實就是前全國政協、上市公司香港金融集團主席、前政協常委徐四民契仔許智明。六年前,他擔任主席的上市公司中聯石化(現稱延長石油國際),指控「抽水大王」永義國際前主席官永義,因投資中聯石化損手,聯同黑社會大佬亮槍勒索五億股,最終敗訴。他借四叔「搭棚」,更被官斥:「講大話和無誠信」。此後,許智明在金融市場上好像人間蒸發一樣。

當年最風光的時間,要數他在清水灣360號,花費一億,建設四萬呎,全西貢最大的超級大屋,用來招呼客人。但本刊發現,大屋已經空置,正進行拆卸工程,似乎現在轉戰長洲,捲土重來。當日贏了官司的官永義,經歷身心受損,至今仍然和許智明勢成水火,得悉他的死對頭重出江湖僭建霸地,向他再踩一腳,「任何人都唔可以惡過法律!」

有關土地址是長洲玫瑰園遠離長洲的旅遊區,從碼頭行過去要十五至二十分鐘,不過觀景優越,能飽覽無敵海景,十分寧靜。翻查土地註查,是許智明去年12月以770萬買入,當中連同一個七百呎單位及一個近千呎的小花園,十分抵買。不過,由於私隱度仍然不足,被路過的行人望到單位內的一舉一動,故有人將花園外圍,以約兩米高的磚牆圍封。記者上週到上址,建築工人仍密密施工。

而另一幅相距玫瑰園約五十米的地皮,面積約3.5萬平方呎,大部份屬於官地,早前有人擺放雜物擺地,外圍更工人施工建圍牆,而地皮中間的大宅正是許智明於18年以1400萬元買入。不過,屋宇署早於今年年初已發現兩處均有違法建物,並已向許智明發出清拆令,但業主卻懶理,現場見建築物仍在,而玫瑰園的私人花園亦繼續施工。

舉報居民被扔石尋仇

居住長州十多年的林生,正正住在斜坡圍牆下方,他指原本由底下山坡望上去,有茂密樹木遮蔭,自從颱風「山竹」襲港後,就有人藉此伐林,每早八時開始就會傳來撞擊及打樁聲。「最初見到佢剩係起斜路,第二個星期已經有一座牆,第三個星期又多一座牆,第四個星期又多一座牆,呢幾個月看到他一直建,一落雨塌下來,就係我間房遭殃。」林生表示已經多次去信至有關部門跟進,但沒有任何回音,「係好似一個波咁膨脹緊,唔識收縮,督穿都好,都繼續膨脹,幾時爆呢?唔知!」

居於長洲24年的譚生,也一直就此事積極向政府部門申訴,多次到涉事範圍拍照搜證,有時與居民到鄰近的白普理退修中心商討,中心近月亦被不明磚牆包圍。就在譚生與記者到場視察翌日,白普理退修中心隨即被破壞,多達十個玻璃窗門疑似被槌仔擊碎,退修中心距離涉嫌違規工程不足三十米。退修中心負責人鄺生指,中心沒有任何財物被偷,相信事件有人給予他們「警告」,他擔心會影響中心日後運作及街坊人身安全,但不認為自己受此事拖累:「我唔知施襲者點樣理解,我哋教會扮演緊咩角色,就算咩角色都好,我控制唔到佢點想。」

譚生指更試過一次懷疑有無牌車輛在官地行駛報警,正與警員交涉時,被一名工人三次瞄準身軀扔磚,幸好譚生及時避開,他憶述工人大駡:「警察又點?警察大曬啊?」,並在警察面前扔石,質疑當時沒有警員制止,「我梗係驚啦!佢話成日會跟住我,警員都聽到㗎!宜家連教會都咁動,仲有咩係做唔出?」但他仍會繼續到場視察,除非自己「入廠」。而該名工人本週初亦曾向記者和居民扔石。

批屋宇署拖延時間

屋宇署代表曾在長洲區議會會議表示,業主已向屋宇署就該處申請作小型工程,只要圍牆不高於1.8米便屬合法。但現場所見,部份加建圍牆高度目測更超出5米,並且愈建愈多,居民指每週就多一座新的巨型牆出現居民譚生無奈說:「我唔知道屋宇署個把尺,咩先為之1.8米高啦!」長洲區議員梁國豪就屋宇署未能停止相關工程提出質疑,署方只回應:「屋內有啲簡單既工程係合法,但有啲高圍牆就唔合法,呢個要花時間再視察。」

梁國豪批評屋宇署沒有訂立清晰標準,「一時有機會合法,一時又無法斷定是否合法」,他指工程進行數月來一直未有屋宇署批文,狠批屋宇署遲遲未能執法:「我理解唔到仲差啲咩,點解每次上來只係量度,幾個月度來度去,仲要繼續度,可能因為有新嘅懷疑非法構築物,所以要重新量,其實好蠢,點解唔直頭停曬所有工程?」他又指,過往長洲如果發生懷疑違反地契的工程,屋宇署會先勒令暫停,一周後若對方不理會便會前來封屋,他不理解為何許智銘工程,幾個月都未有任何行動。

本刊上述兩處向屋宇署查詢,新聞主任何小姐指調查需時,一周内未必能給予答覆。

許智明反指工程公司

曾被吹捧有七十億身家、現年56歲的許智明發蹟十分神秘,他曾自稱在廣州讀高中時,靠買賣電子錶、收音機等,成為萬元戶。高中畢業後,就回高州市開公司開鋪,繼而高州、深圳兩地走。他自稱在深圳轉營房地產,其後轉到北京。不過,他曾與中國海外有關。 許智明在北京發展的其中一個項目柏聯別墅,後來賣給中國海外;同時,他一口氣在港買入中海牽頭的何文田雅利德樺臺二十七個單位及九個車位,作價一億九千七百萬,但後來被發現一年未到,又將大部分單位蝕讓一成七賣回中海的全資附屬公司。

本刊到許智明擔任主席,位於信德中心招商局大廈19樓的香港金融集團,與本刊十七年前訪問他一樣,他最愛把自己與領導人的合照掛門辦公室,如前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前總理溫家寶等的合照,現時更新有與習近平的合照。人均GDP只有二千多美元的巴布亞新幾內亞政府於去年委任許智明擔任高級經濟顧問,與香港金融集團建立緊密長期合作關係,辦公室與許智明同層,牆上掛有許智明與巴新總理合照,當記者問職員許智銘是否在公司,職員指「冇呢個人,見唔到有呢個人係度」,馬上關門掉頭走進辦公室。

許智明其後電話回應本刊,就玫瑰園一號加建圍牆,他承認承建公司未按程序申請建牆,被屋宇署警告,其後已要求公司按程序申請,聲稱註冊工程師已向屋宇署提供圖則,證實工程結構合理和安全,屋宇署也書面回覆指沒有即時危險。惟記者要求他出示文件證明,他說秘書會找找,但至截稿前也未有出示到。然而,根據本刊獲得屋宇署於三月發出的通知,屋宇署的確指工程沒有明顯危險,但重點是「僭建物屬現行執法政策下,須予以取締的類別,著令清拆。」

另外就觀音灣道29號,許智明聲稱已獲准興建不高於四米的圍牆,與屋宇署所指的1.8米,足有2.2米差距,「屋宇署嗰位人士,我唔知係邊個,係咪佢負責這案子,我唔知,但以佢所説的1.8米,係咪未入則,或者需要業主授權先係呢,我唔知。依家我哋已經入則,得到批准先施工。」他又指,現場地盤已貼出屋宇署批文,惟當日記者視察,以及長州居民和區議員連月到訪,亦未見任何批文張貼。他表示自己已與承建公司簽約,一切工序已交給承建公司處理,但記者問他是哪間公司,他竟又不知道承建公司的名稱。

許智銘反指其中一名舉報他的長洲居民的土地亦被政府頒佈修葺令及被釘契,「所以始終佢對我嘅指控都係唔成立」。

霸大陸官地建山墳 被中央清拆

許智明愛建行宮招呼貴客。1999年,他以六千萬購入,並以四千萬裝修位於清水灣的四萬呎大宅「智廬」,作為招呼朋友的行宮。本刊03年曾獲他邀請參觀大宅,大宅分為四層,地下是宴會廳及接待廳,裝修極盡誇張。當年億萬行宮接待賓客參觀期間,剛好來了一個廿五人的探訪團,包括時任清遠市委統戰部部長范金檣及副部長呂增。許智明在大屋內筵開兩席接待,並請尖東潮州城酒樓兩名主廚及四名部長,到大屋即場烹調及招呼客人。據本刊查冊,許智明先後承造五次按揭,頭四次分別是新華銀行、星展銀行、太陽國際財務和中國建設銀行,已全數還清。最新在2019年1月,向大華銀行承造按揭。現時單位內已凋空,似乎準備清拆。

許智明在廣東省高州市家鄉,以二千萬為父親建了佔地三萬五千尺的「亞洲第一墳」,墳墓盤踞整個山頭,一度成為當地旅遊景點。此事曾被廣東電視台報導,據知事件驚動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親自簽名下令清拆,事前中央民政局委派人員到場巡查,清拆過後一片頹垣敗瓦。當地村民抱怨許智銘在村內不停建屋,嚴重影響日常生活:「佢俾錢鎮政府,由鎮政府負責收地俾佢起屋,我哋怕有一日會無咗塊田又無得賠。」今次許智銘在長洲大興土木,視乎有意將長洲打造成「智廬2.0」,用以招呼各個紅色人物,一股紅色勢力,慢慢殺入長洲。

官永義:咁多年來冇人奈佢何

上市公司中聯石化(現稱延長石油國際)前主席許智銘 ,09年指控「抽水大王」永義國際前主席官永義,因投資中聯石化損手,聯同黑社會大佬亮槍勒索五億股,當時鬧得滿城風雨,最終五年後陪審團以7:0,一致裁定所有罪名不成立。這宗官司可謂峰迴路轉,官永義脫罪後,在庭外第一個感謝的是四叔。

事關許經常以極優惠條件邀名人入股,包括四叔和官永義。許智明否認,更指是四叔主動找上門入股。結果辯方傳出恆基副主席林高演作供,他確認○七年底,許曾遊說四叔以七五折買入中聯石化股份,更承諾他日股票跌價,四叔可以隨時以原價回購。有知情人士透露,四叔有感自己被人利用,非常不快,於是藉今次官司大踢爆,令官永義成功甩身。法官更直言,今次陪審員以7:0一致裁定罪名不成立,足證陪審員認為許智明完全不可信。

對許智明涉嫌霸佔土地及僭建一事,他不感意外,認為對方「霸開嘢」:「喺塊地裏面得佢一間屋,有乜理由咁多變咗泥地,有邊個得到利益?」官永義當年亦曾去過許智明位於清水灣智廬大宅,他指内裡有齊車房、泳池和酒𥥖,「可能屬於僭建物」。官永義又痛斥許智銘:「利用自己光環去蝦人」。他指對於許智銘的事,只是多年來「冇人奈佢何」,但他認為:「任何人都唔可以惡過法律,如果惡就可以霸到地,我諗香港個個都可以霸啦!」

撰文:張怡

攝錄:林志謙、林金展、胡智堅、傅俊偉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