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蜚蟲過之】我母校舊址發現疑似炸彈裝置嘅荒謬警察故事(雲海)
  • 2020-05-12    

 

雖然我好明白,有啲扭曲嘅政府事件,並不是做畀正常嘅香港人睇,我哋應該置之不理、一笑置之。但事件竟然牽涉到我母校聖若瑟英文中學舊校舍,咁我不能不向讀者詳細分析呢件荒謬絕倫嘅個案!

故事要由十年前說起:觀塘聖若瑟英文中學的原校舍位於觀塘道與彩石里交界,時任楊校長私自跟政府達成搬遷協議,完全沒有通知校友會,當時我們一班舊生對於他十分不滿,卻不能改變這個事實,一眾舊生於是搞了一個送別開放日。送別校舍活動結束之後,一班舊生還負責幫手將舊校物品搬往近清水灣道的新校舍。

當時我已感困惑,新校舍更遙遠、更不方便,到底政府想利用舊校舍土地用來作什麼用途?最初我們擔心政府會拿土地去拍賣建豪宅,幾年下來,政府都沒有大動靜,於是我們一班舊生更加關注舊校舍的用途!
觀塘聖若瑟英文中學的原校舍位於觀塘道與彩石里交界。(蘋果日報圖片)

當時這個校舍差幾年就達五十年歷史,可以提出向古物古蹟辦事處申請成為法定古蹟,突然間我們失去了擁有權,就只有等政府自己主動做,但當然政府係唔會做啦!一開始我哋就希望有人重用該建築物並申請成為古蹟,它始終是觀塘區最古老的中學校舍,我們不想失去幾代人的回憶。
本來聖若瑟舊校差幾年就可以向古物古蹟辦事處提出申請成為法定古蹟。

政府最初提出將鄰近 NGO 搬遷過來,後來卻不了了之,政府又說考慮將它給予需要擴建校舍的小學,聽聞舊校舍將交彩雲邨天主教小學使用,我們更加歡喜,但想也沒想到,舊校舍交還政府這十年來,警務處經常徵用了這間校舍來訓練及演習,間接破壞了裏面很多的設施!

附近街坊及新校舍的師弟經常通知我們幾時有警務處人員在舊校舍演習,而當沒有訓練及演習的時候,又會有不明來歷的人潛入校舍內打 war game 或者塗鴉,我們校友多次向當局提出要加強保安及執法,所以過往幾年不時也有人被警方在校舍內逮個正着:2018 年8 月 28 日中午,四名少年攀爬舊校鐵閘擅闖政府建築物,警方趕至捕獲四人,將他們帶離學校;2017 年 10 月 30 日上午警方接報指彩石里聖若瑟英文中學空置校舍內有三名形跡可疑的男子闖入,三人在警員陪同下於同一扇窗爬出,登上警車協助調查及登記資料!
當沒有訓練及演習的時候,又會有不明來歷的人潛入校舍內打 war game 或者塗鴉。
聖若瑟舊校不時有外人偷偷潛入。(示意圖)

也就是說,當局經常巡邏及監察這校舍,非法闖入並不是這麼容易全身而退,加上警務處經常在這裏演習及訓練,大搖大擺地擁有校舍鎖匙的人就只有警務處及保安局!當 2020年 5 月 2 日下晝有人同我講警察聲稱在彩石里舊校舍發現炸彈時,我已覺得匪夷所思!於是我整天埋首留意新聞,更聯絡了區議員到去現場,現場消息話炸彈火力可能好猛烈,所以要現場引爆(結果又係大話一場,根本無引爆過任何嘢)。

到當晚約 9 點,班警察就喺我哋舊校舍前做現場記者會,我就睇晒成個直播 —— 我完全唔相信警方所講嘅任何說話,更唔相信佢攞出來嗰啲所謂證物!首先,之前也提過自從搬遷校舍、校方交回鎖匙畀政府之後,過去咁多年來校舍長期係警務處訓練及演習嘅場地,真係冇一百次都有幾十次!之後你話有人喺校舍內收埋炸彈零件?吓!我諗最有可疑嘅就係警務處或保安局本身囉!佢哋有校舍鎖匙隨時出入,甚至有幾多人去配多一把後備匙,我都不得而知。

過去十年最熟悉呢個校舍嘅人正是當局,再加上街坊透露,警務處早陣子剛用過呢個校舍作訓練,根據警方嘅故事版本,即係話剛用完呢個校舍集訓,就有你形容嘅「暴徒」潛入校舍,將炸彈收埋喺其中一個男廁廁格?咁得意嘅!前文都講過,而家潛入去校舍係會畀人發現的,當局聲稱四名青年當日下晝去舊校舍玩 war game 時發現炸彈,咁我當佢哋係爬窗入去啦?校舍都相當大㗎,有咁犀利一搵就搵到地面男廁其中一格廁格裡面有成批疑似炸藥零件?好啦,記者會講警方於個廁格搵到個裝有零件嘅行李箱,但整場記者會都冇show 出證物:行李箱!現場啲記者又完全無提問!

之後有傳媒發放利用航拍機拍攝的相片,看到疑似該行李箱被擺放在廁所對外的三角形天井空地,更加啼笑皆非!我們舊生都知道那個天井為非常污糟邋遢,警方爆炸品處理科及鑒證科同事竟然冇在地面鋪上化驗用膠布,直接將行李箱就丟在現場,刻意污染證物,這是正常程序嗎?
疑似該行李箱被擺放在廁所對外的三角形天井空地。(蘋果日報圖片)

另外,睇到所謂嘅「炸彈零件」,那個壓力煲新簇簇到似新買,其他手機配件乾淨到似消毒過咁 —— 而警方又話那些配件,是在理工大學圍城期間,從大學校園偷運出嚟,再放入去聖若瑟英文中學舊校舍個廁格,由舊年 11 月放到而家塵都冇粒?就算想屈理工大學示威者,也得用用腦吧!當時全世界鏡頭望住,示威學生自己要離開理大校園難過登天,竟可成功帶走那些易燃化學物品,再運去九龍灣一間廢校舍廁格收藏?

故事去到這裏已經匪夷所思,但之後進展更不可思議。兩日後即2020 年 5 月 4 日,親政府的星島日報 A7 版刊登報道,記者竟可以成功搵到其中一位「自稱」當日潛入舊校舍的青年做訪問,他向記者表示早在今年四月中已經潛入過廢校舍,並早見過藏在廁格內的手提行李箱,聲稱自己因為好奇曾伸手入箱內探索一番,並搜出一條內褲,所以以為行李箱是收藏舊衣的!

大家能相信這個故事版本嗎?這個獨家報道只令我更懷疑,為什麼他第一次找到認為是藏有舊衣的手提箱,半個月後見返同一件嘢會認為是炸彈呢?在 5 月 6 日上午,我親自打了三次電話給警方公共關係科PPRB,詳細詢問該四位青年潛入舊校舍的情況,最後一位 女警官親口向我證實,這四人並沒有以任何罪名被落案起訴或拘捕!

咁得意嘅,前後兩次非法進入政府管有物業,而且第二次闖入期間更即場致電警方表明自己犯事,而完全可以冇任何後果?你可以叫我相信他們沒有夾定這可能嗎?甚至那幾名所謂青年的身分從來沒有人知道!更好笑的在後頭,2020年 5 月 5 日,同一份親政府《星島日報》同樣是 A7 版,報道了「接近理大校方消息人士」透露,否認警方聲稱檢獲的化學品屬於理工大學,就算部分物品貼上疑似校徽,理大方面也堅持否認是化學品物主!

警方記者會強調搜出的爆炸品是從理大偷出來的化學品,理大否認的消息警方卻一句不提。或許當局為了加強故事可信性,在 2020 年 5 月 5 日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探員及爆炸品處理科幾十人再進入聖若瑟舊校舍,聲稱要徹底搜查多一次(難道 5 月 2 日和 3 日的警員 hea 搜?),更表示戲劇性地再檢獲五百克懷疑用作製造「硝油炸彈」之原材料!但這次沒有開記者會、也沒有講明找到炸彈原材料的位置⋯⋯!

若果大家有讀世界歷史,當每一個極權地方出現政治對立、越演越烈的時候,歷史告訴我們當權者會利用這個危機,自己放炸彈炸自己人炸自己物業、誣蔑示威者,順勢通過惡法去鎮壓一切反政府活動。這些不是陰謀論,有太多史書已有講極權執政者的卑鄙行為,今時今日的香港出現這個情況,不難想像就是鋪排在香港立惡法、立廿三條、引入國家安全法!

其實在 5 月 2 日當晚,有政府內部人士告訴我,當日在聖若瑟舊校舍內見到擺滿防暴頭盔及盔甲,在半夜時,相關人士再同我澄清,證實那些並不是香港警方的裝備,而是中國大陸公安最新裝備!我退一萬步,先不相信這是政府的陰謀陷害,之前是否有大陸公安人員或者大陸公安假扮香港警方在我母校的舊校舍演習及訓練呢?若那些所謂炸彈裝置是屬於大陸公安,香港保安局夠膽講出真相,並向大陸提出抗議嗎?其實大家早已知道答案!

作者簡介:

雲海,全名陳雲海。傳媒界的頑童,有些不受控;喜歡周遊列國尋幽探秘,除了愛探索古靈精怪東西之外,也熱愛尋求社會真相。投訴是另一種嗜好,別人稱他為「炸兩俠」!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