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競生涯一場夢】唯一香港參賽者贏取「食雞」世界賽 慘遭經理人拖欠8000美元獎金
  • 2020-05-15    

 

每一個成為職業電競選手的男孩,心中也有着一份熱血,期望一天能打進世界賽事,成為世界第一。隨着電競事業能帶來的經濟效益越大,韓國、中國以至世界各地的電競事業也越趨成熟,但香港的電競業卻一直停滯不前,不但讓入行的年輕人無法看見未來,亦無法保障他們的權益。

20歲的招仔在DSE後,因喜歡手遊「絕地求生」(又稱:和平精英),打機自娛之外,亦會參加大大小小的比賽,就這樣半隻腳踏進電競圈。一次看到香港電競公司NOVA Esport HK(下簡稱NOVA)的選手招募,便興沖沖報名參加選拔,最後成功出線:「當下我真的Yes出聲!」隨後的半年電競生涯,讓招仔踏上世界舞台,同時也體驗了被公司剝削——吞併獎金。

遠赴台灣逐電競夢

「雖然是NOVA招募選手,但選手培訓和基地也是台灣MS負責。」出線後,招仔便準備出發出往台灣,展開職業電競選手生活。因為初入行的電競選手薪金只有8000台幣,約港幣2000元,招仔的家人早在他出發前,為他準備額外盤川,不至讓他省吃儉用。

離開照料周到的家,獨自遠赴他鄉追夢,第一個困難便是最基本的衣食住行,他笑言:「我的最大得着應該是學會獨立。」初到埗,提着一籃髒衣服,無助的呆站在洗衣機前,卻想破頭也不知如何操作這台機器,最終只能求助隊友,邊傻笑邊抓抓頭皮:「他們教曉我使用,也告訴我應在哪曬衣服。」不少港人每次遊台都誓言「掃夜市」,亦成為招仔另一惡夢:「現在閉上眼睛走在士林夜市,也絕不會迷路。」只因訓練基地坐立在士林夜市旁,三餐大多在夜市解決,說得上是電競隊員的飯堂。

假日成唯一逃生出口

你我各有正職,每日都得忙裏偷閒抽出空檔打開遊戲,但對電競選手來說,又是另一番光景。「每天12時起床,從1點開始打訓練賽,直至晚上10時。」外人看似夢寐以求的生活,過起來卻是如此的艱難:「打到電話沒有電,也要充着電玩,放工連遊戲也不想開。」

看遊戲直播時,觀眾看着戰隊隊友合作無間,無縫補位,現實生活又是否感情深厚呢?招仔坦言與隊友感情還可以,始終語言文化的不同,很難吐訴心中最真實的心事:「幸好我有一個中學同學到台灣讀大學,每個星期六也會和他到處玩。」西門町、夜市……每個台北的角落,也有留下他們的足跡,還有招仔的苦水:「當時來說,我每天也很期待星期六,那天是我的一扇窗。」
在台灣每天需要訓練10小時,一星期六天,日日如是。(受訪者提供照片)
在台灣每天需要訓練10小時,一星期六天,日日如是。(受訪者提供照片)

打進世界賽 事與願遺

招仔去年成功打入「絕地求生」世界賽,所有前往德國柏林比賽的選手也能取得的紀念品。(王晴攝)
招仔去年成功打入「絕地求生」世界賽,所有前往德國柏林比賽的選手也能取得的紀念品。(王晴攝)

年輕選手慘被剝削

世界賽第6名,讓招仔的半年電競生涯衝至頂峰,卻只是南柯一夢。「直至現在,我1蚊也沒有收到。」招仔指,官方白紙黑字列明比賽結束後90天內派發獎金,但他的兩場比賽獎金——外卡賽(6000美金)及世界賽第6名(6000美金),16000美金已經凍過水:「NOVA有時會說官方還未派獎金,有時說在計數,或者直接已讀不回我。」為了證實獎金確實已發放,招仔特地向在「絕地求生」世界賽認識的韓國及泰國隊選手詢問,查證得知原來獎金早在去年11月派發,便再致電NOVA負責人之一Francis,卻換來連聲無意義的粗言辱罵:「我1蚊也不給你,你告我呀仆街!」、「我每個月給你$20,慢慢給你,跟我玩嗎?我有律師、會計師,跟我玩呀!」

招仔追討獎金時,因緣際會認識了兩位馬來西亞的前NOVA選手Zen及Xian。兩位「王者榮耀」的職業選手同樣被NOVA打壓,漠視遊戲聯盟訂定的正選選手9000元人民幣的最低工資,在試用期間付4000元人民幣,其後支付6000元人民幣薪金予2位選手。他們正視自己的權益,在休賽期向公司提出解約,卻遭恐嚇反告。最後雖然成功解約,尾糧亦得到應得的9000元人民幣,但各人的10萬元人民幣獎金卻被公司沒收,至今仍未成功追討。
官方承諾比賽結束90天內派發獎金,而NOVA一直拖欠選手獎金,並聲稱未收到獎金。(受訪者提供)
官方承諾比賽結束90天內派發獎金,而NOVA一直拖欠選手獎金,並聲稱未收到獎金。(受訪者提供)
招仔每月也向NOVA負責人查詢獎金情況。(受訪者提供)
招仔每月也向NOVA負責人查詢獎金情況。(受訪者提供)

記者陪同上門找負責人

訪問當日,記者陪同招仔前往NOVA的登記地址,剛巧在公司接待處遇上Francis,他一瞬收起詫異神色,冷靜問道:「為甚麼你會突然上來?」又馬上吩咐剛到場職員開支票予招仔,後邀請招仔到一間小型會議室,再指示招仔到窄長走廊,厲聲道:「你到底在做甚麼?你這樣錄影是做甚麼?我現在報警。」

記者立即表明身份,並向Francis查詢NOVA旗下多名選手獎金被沒收的情況,便遭趕離其公司,並再次聲稱報警處理。最後,Francis未有報警,卻忿忿不平地與招仔核對獎金數目,再派員工與招仔即場簽收$9165支票。

回港重新生活

回想半年電競生涯,招仔形容就像一趟獨遊,又傻笑道:「其實最開心是回來香港。」坦言最主要是想念家人和女朋友,而女朋友習慣早睡,待每晚招仔結束訓練回到宿舍已近半夜:「每晚我視訊她時,可能她已睡了,但也會爬起來開燈和我聊上一會。」

再說電競,「見過鬼就會怕黑」,招仔坦言心態已不一樣,不再追求遊戲裏的分數和排名,每天花在遊戲的時間更不超過1小時:「現在享受和朋友打機聊天的感覺,如果再有職業隊邀請我入隊,一定不會再加入了。」人不輕狂枉少年,年輕就應該放手逐夢,招份亦認同半年光陰也很美好,卻亦會思考倘若當天選擇跟父親工作,可能已儲了一筆錢:「有一點點後悔…不,應該是可惜!如果我在其他職業隊或公司,也許我的出會也會不一樣吧。」

後記

最後,記者問他:「如果你有朋友說要打職業電競,你同意嗎?」

「如果會影響學業,我強烈反對他打電競。」再細想一下,招仔指更應得到父母的同意及找一家好的公司,這是對自己和家人負責任的表現。記者疑問,電競選手不都是就學年齡,都很年輕嗎?「對,但我認為他放棄學業去打電競的話,最終一定會後悔。」續言道出更殘忍的結語:「在香港這個地方打電競,是會後悔的。」

採訪:梁恩祈

攝影:王晴

剪接:鄧詠瑤
招仔現在更享受與朋友打機聊天的快樂,不再追求排名與成績。(王晴攝)
招仔現在更享受與朋友打機聊天的快樂,不再追求排名與成績。(王晴攝)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