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一天空下】驚被襲擊驚污糟 由主動避開弱能人士到合作打波:原來可以做朋友
  • 2020-05-15    

 

一群人追著一個黑色瑜珈球跑來跑去,不時將瑜珈球推高至半空中,到底在做什麼?原來這不是瑜珈球,而是新興的運動「健球」。

看似合作無間的他們,原來是健球新手,大部分更是首次見面的陌生人。他們有的是有特殊需要的同學,有的是來自商界的義工,部分從未接觸過有特殊需要人士,內心充滿不安及恐懼。

第一步

訪問當天是共融健球盃的練習日,15歲的林文龍和他的同學預早半小時便到達練習場地等候,二人形影不離,四處走來走去時勾肩搭背,感情相當好。文龍還不時會跟其他朋友自拍「打卡」,主動和不同的工作人員聊天,心情輕鬆。

商界的義工陸續到達,一行20多人,患有輕度智力障礙及自閉症的林文龍感到有點害羞,於是拉著他的朋友坐在一旁,叮囑他「不要望過去」。話雖如此,他的雙眼不斷偷偷瞄向義工的一方,對他們非常感興趣。在工作人員的鼓勵下,文龍終於鼓起勇氣踏出第一步,走向義工們介紹自己。

至於一眾的義工,要踏出第一步報名參賽,同樣不容易。不是因報名過程繁複,亦不是時間不合,更多是內心的掙扎。

在電子產品公司任職助理的Zita,一直很怕接觸到患有自閉症、智力障礙的人。不能自我控制、口水狂流、自言自語、亂叫亂喊,是Zita對他們的刻板印象。「有時坐巴士或地鐵都會見到,我都會不自覺地害怕,擔心他們可能會無故襲擊人,所以會有一種恐懼,潛意識會避開他們。」

雖然害怕,但Zita亦會關心他們有沒有家長陪伴在旁,「又不放心,不知他在做什麼,會一直留意他是否迷路。因為我的理解是智障人士不可能獨自外出,一定要有親人在旁照顧。」碰巧她在公司看到健球比賽的宣傳單張,在一班同事的游說下決定陪同事報名參加。

重新認識

對特殊需要的人的不理解,你我或許都有。釋除誤解的決心,卻不是人人做到。

踏進球場,卸下背包,同時放下成見。來自不同特殊學校的學生與義工圍成一個個的大圈,Zita與文龍剛好被編至同一隊。「我叫林文龍,英文名可叫我O Sir。」「O Sir?」原來一班義工誤將文龍的英文名字Ocean聽成「O Sir」,大家聽畢後不禁哄堂大笑,亦成為他們之間破冰的第一步。

他們由接球開始學起,加上要數名成員合作將巨型的健球定下來,起初顯得有點雞手鴨腳。不過,林文龍對這個巨型的健球一點都不陌生,稱自己用3分鐘便學會健球。「上次在西貢玩過一次,一點都不難!」於是,他成為隊中稍有經驗的成員。身材高大的他,手長腳長,玩起健球是相當敏捷。練習期間,文龍避免健球著地被扣分,趕著蹲下接球,一失重心不慎跌倒在地上,但他仍然面帶笑容,很享受整個過程。

5年前由加拿大引進到港的健球,是現時全球唯一一項三隊同時作賽的球類運動,每隊要派出4名隊員,玩法與數字球相似。「Omnikin Blue!」「Omnikin Pink!」「Omnikin Grey!」比賽期間,不時會聽到他們大叫以上口號,原來是發球的指令。每隊擊球前要先叫句口號,指定防守的隊伍,如果叫錯口號會被扣分。

由於要4人一組練習,林文龍自行挑選與Zita同組,直言很喜歡與新朋友一起玩。二人起初沒有太多的交流,但在練習過程中不斷的互相幫忙及提醒,在短短的三小時的練習,他們已變成默契十足的隊員,亦因此令Zita更了解文龍。「他不論是體能、理解能力、溝通能力都很好,甚至有時會轉過來教我如何玩,要如何接回個波。我覺得他其實跟我們一樣。」

「對方要開波時站在某個位置,我們應該要在對應的位置接波,有時我們忘記了就散開了,多了個空位,文龍會提醒我回去補位。」Zita發現,原來自己可以與有特殊需要的人士做朋友,不再像以前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的害怕他們。她覺得他們之間的不同,「他只不過比較愛說話,或有時理解能力不夠強,或專注力不高。我反而不覺得他們是很特別的一群人,跟我們有什麼分別。」

一場健球活動,Zita本來以為是來「娛樂」特殊需要的同學,陪他們玩耍,殊不知文龍開朗活潑的個性,亦為Zita帶來歡樂。

昔日的自己

讓這班健球新丁聚首一堂的,是在慈善團體擔任服務主管的Mabel 盧美寶。在此之前,她跟這群義工一樣,很少機會亦很怕接觸有特殊需要的人士,「我會有點驚,會覺得不知如何跟他們聊天,他們會不會不乾淨。」

一頭短髮、在大學主修運動科學及康樂管理的Mabel,因為要完成題目為「運動對特殊需要學生的好處」的畢業論文,迫不得已要到特殊學校實地觀察,收集數據。那是她第一次接觸特殊需要人士。

「有一次印象很深刻的是,我去一間視障的學校。視障朋友給我的印象是他們很需要別人幫忙,無法獨自在社會生活。當時去到有個全失明的同學,但他一摸到我同學的手機,立即講得出手機的型號,我很驚訝。」

眼盲心不盲,他們雖然看不見,卻可以感受到,或許比一般人「看」得更清楚。當時Mabel與視障同學做訪問後,忘記派發一份紀念品以表謝意,於是立即追出去,受訪同學瞬間已不見蹤影。令Mabel大開眼界的,還有由智障同學自行組成的舞獅隊,她笑說原來他們的能力很高,在熟悉的環境行動可以很自如,「原來有特殊需要的人,只要配合他們的需要,他們可以做到很多事,不是想像中的能力差、難相處」

畢業論文的經驗讓Mabel開始明白,有特殊需要的人其實並不可怕,亦不是如她所想的要事事依賴旁人。畢業後她從事康體工作,剛好碰到主打共融的慈善團體招聘,於是不加思索申請加入此組織,一做就做到現在。因為工作關係,Mabel會接觸到很多患有智力、情緒及社交等障礙的孩子。為了進一步了解他們,Mabel更一邊工作,一邊進修社工,讓自己學會好好的和他們相處、幫助他們。

她亦決定利用自己的專長-運動,推行各項的共融運動,健球是其中之一。她看中健球以「合作、尊重、包容」為宗旨的理念,加上玩法不複雜,相信不同能力的人很易上手。「例如打羽毛球、打籃球,有很多步法或技巧要學習,健球的技巧比較簡單,他們很快就學識,幫助到有特殊需要的學生。」

看見文龍由起初的戰戰兢兢,變成帶領隊伍的成員之一;Zita由抗拒特殊需要人士,變成會與他們一起合作、擊掌,Mabel坦言很感動。「見到很多有能力障礙的同學,進入社會大多沒有人和他們做朋友,會笑他或排斥他,令他們沒有信心和別人相處。見到他們可以做朋友,甚至改變了主流人士對他們的看法,知道他們原來不是想像中的難相處,懂得去欣賞他們,我想這是很開心及感動的事。」

放下成見,原來並不困難。

撰文:黃穎珩

拍攝:廖健昌

探索驚奇精彩的 wONdEr 故事,請LIKE 我們的Facebook Page,並設定為「搶先看」: 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media.hk/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