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n話教育】辦公室性騷擾(張慧敏)
  • 2020-05-11    

 

這個題目並不新鮮,莫講以前職場男性主導的日子,女性被『抽水』,不管是語言還是肢體上的騷擾,一樣是侵犯同樣的侮辱。清官難審家庭事,辦公室性騷擾同樣難界定,而且舉證的責任在當事人即是投訴人身上,被投訴者死口唔認,要拿出人證物證佐證,投訴才能夠成立,真的很困難。

我見過很多投訴個案,亦曾經參與調查,但在各有各說法的情況之下,用感覺做判斷,同一個行為,有女同事覺得被侵犯,有女同事覺得冇問題,當中涉及職位職級性別還有大家的相處和關係,真相究竟如何,我只能說我無法做包青天。

真人真事情境題,有女同事投訴男上司性騷擾,因為工作關係經常需要為男上司出差,男上司總會發WhatsApp詢問是否需要接埋佢去機場,亦有問是否需要提早叫醒佢。表面看,投訴很難成立,上司是紳士風度還是關顧下屬,莫講性騷擾,騷擾成份都難成立。內裏原因,可以是平時相處男上司有否口賤賤口花花,亦可以是有意追求下屬;亦可以使下屬神經過敏,工作上和上司有拗撬甚至乎求愛不遂,同樣可以借題發揮,究竟孰是孰非,誰是誰非?

亦有女同事因為上司靠得太近講說話,覺得上司性騷擾㥽而向人事部投訴。但人事部展開調查,在場還有其他同事,投訴人當時與上司有講有笑無異樣,所以投訴不成立。不過這位被投訴的上司,經常講嘢口花花喜歡佔女下屬便宜,同事大家都知,女同事就是因為覺得男上司越來越過分才忍不住投訴。

其實女同事,一開始就不應該啞忍,間接縱容了這位賤格男上司的猖狂,知道下屬敢怒不敢言,更加肆無忌憚。曾經有員工為了蒐集證據舉證上司性騷擾,在座位附近私自裝了針孔攝錄機,被揭發之後,被炒的大家想一想估一估是誰?

對辦公室欺凌和性騷擾我的態度始終如一,就是零容忍。因為怕冇咗份工選擇死忍,就是暴露自己的弱點,令自己遭受更大傷害。所以幾時都話,一定要保護自己,不能妥協的就要企硬,絕不妥協。

撰文:張慧敏

張慧敏 (Alison),人稱 Son姐,從「獵頭女王」成功轉型成為商企顧問公司CEO,由始至終的專業是憑一對慧眼看盡職場大小疑難雜症。正職是一對兒女的母親,從自身挫折和經驗悟出教養之道,不外乎以身作則。

個人Facebook 專頁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