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濫捕記者】《壹週刊》揭陶輝醜聞 陶傑︰訂閱壹傳媒守衛香港底線
  • 2020-05-09    

 

警務處助理處長陶輝被本刊記者揭發,他太太經手把他在清水灣的牌照屋用作做民宿,涉嫌無牌經營。在偵查的過程中,相當令人不安。本刊記者被指為涉嫌干犯遊蕩罪,於是被戴上手銬,帶回警局進行調查。後來他們表明身份之後,雖然警方沒有落案,亦沒有口頭警告,事後被釋放,但這樣的滋擾令人不安。據說有外傭看見有兩名所謂形跡可疑的人在屋外。遊蕩罪名在殖民地時期非常古老的法例,當時是為了防範在一個動盪不安的環境有人作反。

即使港督也沒有很隨便指令當時的警務處處長執行,因為散步也是遊蕩,行山也是遊蕩。所謂的形跡可疑更加是一種主觀和情緒的判斷。我記憶中絕少、甚至沒有聽過有人以遊蕩罪被起訴,被控非法集會便有。

是次事件顯示到警方在當時濫用權力以及用手銬,至於是否需要驚動重案組還未知道。但是公道自在人心,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法治的問題不應該被政治化。這偵查報道出來後,結果連地政處的一個政府部門也要承認陶輝有干犯違章建築,已經派人上門,要向他落口供。然後地政署署長又換人,凡此種種,都是令人不安的。因為被別人看見是為了針對某間傳媒公司,正常的採訪工作,或者是針對記者這行業,有些不想被看見的滋擾。雖然被控告遊蕩罪可能律政司或警方覺得告不入,因為證據不足,而且發現陶輝的太太的物業確實有不妥的地方。但此例一開,恐怕日後警方會對新聞這行業懷有有更大的偏見,甚至是歧視,過去二十年從未發生過。

這也顯示到香港的自由比以前更少。因為我們最近也知道老董的「香港再出發」這組織,他在記者會中,很自信地問「香港在哪方面的自由比九七前還要少呢?」,這方面變少了。

明明記者並沒有使用暴力,沒有用任何不法的方式,只是在街頭進行一個正常的偵查採訪,你便以遊蕩罪把他用手銬扣起,然後帶回警署。自由是不是少了呢?新聞採訪的自由是否被蒙上陰影呢?明眼人一看便知道。所以香港最重要是保留新聞自由,以及證明壹傳媒的存在需要香港人鼎力的支持。

據我所知香港只剩下這一間傳媒夠膽調查真相,夠膽將社會不公義的事實暴露出來,雖然他們有時候頭版的標題,我並不是很同意,但我覺得壹傳媒對於香港來說,現在危急存亡之秋,是一個關鍵的貢獻和指標。所以並不是叫你們光顧壹傳媒,訂閱一個月多少錢這麼簡單,訂閱壹傳媒就是讓自己以及為香港的底線,由你去盡一份責任來守衛,否則香港便會淪亡。到時候每個人都僭建,你也不知道,每個人都越權、黑箱作業的時候,那時候你付再多的錢,香港不會再是你以前鍾愛的香港了。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