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塔門清潔工辛酸】竹擔挑運30kg垃圾落山 69歲張伯彎腰逐件執:垃圾請自己帶走
  • 2020-05-11    

 


限聚令放寬,又適逢長假期,不少港人蜂擁至郊外,舒展筋骨,呼吸新鮮空氣。郊遊勝地如長洲、塔門、東龍島等離島都人山人海,遊人享樂過後,遺下滿島垃圾。有市民拍下塔門清潔工人工作苦況,一名年長清潔工人獨力以擔挑挑著四大袋垃圾落山,默默為遊客善後。

朝七晚四 上山下山

照片中人是塔門食環外判清潔工人張仁龍,他是塔門人,人稱「張牛仔」,今年69歲。

沒有智能電話的張生,不知道被市民拍下照片放上網,「工友見到才告訴我,沒什麼感覺,也是照樣工作。」

有別於市區的清潔工人用手推車運送垃圾,在塔門清潔的張生每天都要翻山越嶺,用竹擔挑把山上的垃圾運到碼頭,垃圾再由船運出市區。張生稱自己生活日日如是,「一起身就去清潔垃圾,七點開工一直做做到下午四點,一日上落山四五轉。」
有市民拍下塔門清潔工人獨力以擔挑挑著四大袋垃圾落山。(網上圖片)

徒手執拾垃圾

一趟來回四百多級樓梯,張生要完成每日的清潔工作,一天就得走超過千級樓梯。每次上山他都盡量把垃圾往垃圾袋塞,擔挑上的垃圾重達30公斤。「工作是辛苦吃力的,不過做慣了,不覺得是一回事。」他如是說。

踢著人字拖,穿上淺藍色制服,張生工作時不配戴任何裝備,「這裡空氣好,口罩手套都不用戴,焗住好辛苦的,焗住又出汗。」在烈日之下他的制服早已濕透擰得出汗水。

數以千計的垃圾佈滿山頭,即食麵和水餃的包裝袋、膠樽、酒瓶、錫紙器皿、雞蛋殼、紙巾、口罩、發泡膠⋯⋯等隨地可見,張生一一徒手執拾,「用夾子慢啊,我們工作要快。」
每次上山他都盡量把垃圾往垃圾袋塞,擔挑上的垃圾重達30公斤。
踢著人字拖,張生工作時不戴任何裝備,「用夾子慢啊,我們工作要快。」

張生負責清理山上疊石至涼亭的八個垃圾崗。除此以外,山野草叢的所有垃圾,他也會逐一彎腰蹲下來收拾,他又打開一個垃圾袋,「一邊行一邊執。」

「露營友製造很多垃圾,他們遺下煮食的東西,飯啊連湯水一起倒在山上,這樣是最骯髒的。」張生指,過去的五一勞動節假期,塔門搭了過百個營,營與營之間密得沒有過路的空間。他說,「視乎訪客人多數人少,人多就要做密點。」

人越多,留在山野的垃圾越多,越考驗人們的自律和公德心。「我曾對他們說,垃圾你們要有手尾,放在垃圾桶,或是自己帶落山。對他們講過也沒用,他們應承說『得!得!得!』,最後還是照樣扔,我沒理由整天在監視他。」
烈日當空,張生逐一彎腰蹲下來收拾山野草叢的所有垃圾,他身上的淺藍色制服早已濕透。

保護世外桃源


放下沉甸甸的垃圾,從碼頭慢慢走回家,張生咕嘟咕嘟大口喝下涼茶,喘著氣說:「還有一轉,晚點才做,熱啊。」

在塔門活了半輩子,讀書、工作和生活,張生眼中的塔門是平凡的,「塔門沒什麼特別,都是山啊海啊。」然而,他十分珍惜這個家。「大自然是好的,空氣好、環境好就大家好。要是烏煙瘴氣,誰會來?」

縱使他對隨地拋垃圾的人感到失望,但對來塔門遊玩的人他還是很歡迎。他悠然說道,「垃圾最好他們自己帶走,不要周圍棄置,棄置在垃圾桶,不要隨山扔,我們會好辛苦。」

採訪:文倩儀

攝影:蔡福生

剪接:鄧詠瑤

小休時,張生咕嘟咕嘟大口喝下涼茶,喘著氣說:「還有一轉,晚點才做,熱啊。」
張生站在家門前乘涼,「工作是辛苦吃力的,不過做慣了,不覺得是一回事。」他如是說。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