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翻炒沙士色情Web J概念】放蛇實測遙距伸脷問大便 熱炒平安好醫生三大疑點
  • 2020-05-08    

 

兩年前的五月,挈著新經濟及平保概念上市的平安好醫生,全城訓身狂抽,但當日一個股災突然殺出,上市當日只能險守招股價54.8元,其後更插水至23.6元,跌幅超過五成,股價走入一段長時間的低谷。不過兩年後的今日,武漢肺炎卻為它帶來生機,AI睇醫生概念,足不出戶可以上線睇醫生兼買藥,吸引不少師奶大媽狂炒,成為逆市奇萉,股價短短一個月大升一倍,更晉身紅底股。

不過,瘋狂炒股背後,揭開它的數字,兩年前蝕住上市時,聲稱2020年開始盈利,但時間已過,現時平安好醫生收入超過50億元人民幣,但埋單仍蝕7.4億元人民幣。事實上,挈著新經濟概念,生意模式不過翻炒沙士期間冒起、只能齋睇的色情Web J,都是自己揀chatroom搵女,現在則是chatroom搵醫生,兩者一樣逐分鐘收費。不過記者實測後,發現根本不花一分一毫就可以睇醫生,而賣的藥也只是普通的廉價草藥。要賺錢,仍然要回歸基本,靠托展線下醫療中心,不過成本甚高,收成期似乎仍未到。

2000年科網熱下,市場有人開始經營色情網Web J,類似網台形式,年輕少女在不同的chatroom暴露身體或和挑逗情話,客人再按所用時間收費,直到沙士期間,大家足不出戶,這些Web J更是火紅。走2020年新科網時代,各式各樣的線上生意再度興起,當中平安好醫生更乘著武肺的機會掘起。本刊記者下載平安好醫生的手機應用程式「睇醫生」,形式跟WebJ一樣,由於不知道醫生往績,故記者只憑樣貌判斷,於是選擇了一個青靚白淨,三十出頭的年輕高晉生醫生。不過其後,在搜尋高醫生的真實資料,原來他已是年近50歲,皮膚黝黑的大叔,與圖片上已美圖的「小鮮肉」外表相距甚遠。

疑點一:免費作招徠 收入成疑

根據年報,平安好醫生註冊用戶3.15億個,每月活躍用戶6千6百萬個,然而每月肯付費的用戶只有296萬個,只佔總用戶數目不足百份之四。記者實測,發現整過過程,不用一分一毫就能看到醫生。首先登入程式後,多個醫生任君選擇,有的收費,大約每分鐘5元至59.9元人民幣,但更多的是免費。記者選擇了免費的高醫生,在「見醫生」之前,先有電腦AI問症,獲取記者的個人資料如年齡、性別等。除了基本資料,AI更要求記者拍攝一張舌頭照,上傳至應用程式上,猶如睇中醫一樣作望診。在AI問診之後,再由高醫生詳細問診,問記者胃部不適情況出現多久,有沒有肚痛,大便情況如何等,整個過程不足十五分鐘。

經過一輪「診斷」後,高醫生診斷為肝胃不和,再開一張藥方,只需用電話支付及填上地址,即可安坐家中收藥粉;七日藥粉連運費只需約140元人民幣。不過,藥粉只寄中國地區,中國以外的地區就要自行找集運商寄送至香港。事實上,記者無法得知藥粉是哪間公司出品,藥粉質素成疑。而在診症完結之前,高醫生突然sales上身,力銷記者付款200元做付費會員,以後都找他看診症,即可以免診金,同時送200元人民幣現金券,即時可用於買藥。他提記者記得覆診,一樣毋須付款,就免費診症15分鐘。

疑點二:賣廉價草藥 毛利甚低

平安好醫生子的盤算除了按時收費,更希望賣藥一條路。不過在監管之下,只能賣中藥,而不能賣西藥。高醫生向記者開了一劑聲稱可以舒緩肝胃不和的藥方,一共7劑,盛惠140元人民幣。這劑藥實質只是柴胡、厚朴、白术、梔子及川芎等普通藥材。記者成功在農本方診所可以執一劑一模一樣的藥,由此可見平安好醫生賣的藥並非甚至獨家專利,而且農本方就要90元一劑,食水較平安好醫生深很多。

疑點三:線上睇醫生成效遭質疑

事實上,中醫講求望聞問切,平安好醫生網上看醫生只能做足問診,其餘三樣無一樣做到,中醫師楊明霞表示,線上診症只做到「問」,她指「望」是最重要,要掌握病人七至八成情況,由步姿至眼神都十分重要,而聞診則要聽病人聲音是否有氣有力,而切診就是大家所知的把脈。「這三者都較難靠科技做到,尤其只靠病人拍舌頭作望診,準確度未必夠,因為燈光都會影響面色及舌頭顏色等。」至於平安好醫生開給記者的藥方,楊醫師坦言,由於他沒有做足望聞問切,故沒有得到記者全面的身體狀況。在幫記者問診後,就反認為記者寒底,平安好醫生所開的藥方較寒性,不太適合記者服用,擔心會肚痾。

平安好醫生計劃走出國際,如日本、新加坡等地,其實不容易,事關每個國家對線上診症的守則都不一樣。就香港而言,醫委會去年底就一般以電話或視像通話診症進行發出醫生道德指引,不建議為新症病人進行遠程診症,又提醒醫生要留意若病人不在港,醫生要確保自己在病人所在地區有執業資格,才可為病人進行遠程診症。

真收入靠線下 未到收成期

今次平醫藉武肺炒起,事實上拆開平安好醫生收入分佈,截至2019年上半年,在線醫療收入只有8.58億元人民幣,貢獻最多都是舊式生意,如賣保健用品、母嬰育兒及運動健身產品,即醫療版淘寶,收入達29.02億元人民幣,而消費型醫療即體檢、醫美、口腔及基因檢測等線下服務,收入分為11.12億元人民幣。不過,收入超過50億元人民幣,但埋單仍蝕7.4億元。相比一兩年前,虧損收最多只有兩成。

平安好醫生由平保(2318)分拆出來,平保獲已故新世界前主席彤叔力撐,早在九六年,平保未上市,鄭裕彤以每股五亳人民幣入股,後來再以以「源信行投資」的名義,以每股4元至5元人民幣增持。04年平保來港上市,彤叔再以一億美元(約7.8億港元)認購。2011年市況波動,彤叔亦撐出面,平保獨家向新世界旗下的投資旗艦周大福配股集資194.5億元,成為平保大股東。不過,彤叔一年內逐漸沽出平保股份至5%以下。

而平醫只屬於平保內一個小部門,但不過有阿媽照,上市時找來不少中資基金投資如國泰君安、China Mobile Fund,甚至日本軟銀等投資。Blackrock、新加坡主權基金GIC、美國Capital Group為基石投資者,而新世界已故創辦人「彤叔」鄭裕彤的熟稔前高盛私人銀行家羅肇華。不過,羅肇華在平保55元時把沽出手頭大部股份,至今已沽出逾39%股份,只餘有0.12%股份,套現逾162億元。羅肇華仍留在平安好醫生搞大茶飯,他主理的鄭和資本,18年與彤叔女婿孫耀江擔任主席的聯合醫務及平安好醫生合作,在香港提供第二醫療意見的戰略合作夥伴。不過現時仍在投資期,距離收成期甚遠。

另外,一些平醫高層都在上市後密密沽貨。平保的多個董事以及平安好醫生的6名董事,即王濤、姚波、蔡方方、李源祥、王文君及竇文偉,部份在平安已任職超過20年﹐在平醫上市之初,共同持股高達37.38%,但短短兩年就沽出20.46%,現時只持股16.92%。

中原金融集團投資總監洪龍荃表示,線上醫療是大趨勢,不會於短期玩完,「新經濟公司係短期內蝕錢很正常,因為其模式是先培養用戶習慣,再於長遠想如何收割,在用戶身上賺回他應有的錢。」他認為內地大力推線上醫療,「國內有個問題,醫院數目有限,不像香港周圍都有診所。」加上可和平保有協同效應,「線上睇完醫生都可以claim埋保險,我相信陸陸續續會有更多省市開放。」

採訪:詹詠渝

攝錄:林金展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