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平行時空】「中國Starbucks」瑞幸咖啡之爆煲:北京不能沒有香港,更不能沒有香港人(沈旭暉)
  • 2020-05-06    

 

我們談過多次香港的獨特地位,在今日中國無可取代,儘管不少北京決策者心裏明白,但「留島不留人」的說法,依然甚囂塵上。其實隨着中美關係急速惡化,中國不但需要香港,更需要香港人,這可從近日中國品牌「瑞幸咖啡」的爆煲談起。

瑞幸咖啡創於2017年10月,以所謂「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中國消費者習慣」一類「創科」包裝招徠,以「控告Starbucks非法壟斷市場」為營銷策略打響頭炮,2018年初正式營運,隨即向新加坡主權基金GIC等集資,年尾就開了兩千家分店,立刻超越Starbucks在全中國的分店總數。然後瑞幸以「中國Starbucks」之勢頭,又向美國私募基金BlackRock集資,2019年5月NASDAQ上市,成為全球由創立到上市最快的公司,年底中國分店數目再翻兩翻,達4,500間,神話一時無兩。

但common sense告知,這種規模太有「中國特色」,行內人也心知肚明。一批有行內背景的匿名者一直對瑞幸調查,並於2020年1月31日透過國際沽空機構「渾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在Twitter發表了對瑞幸的造假指控。瑞幸斷言否認,當初為瑞幸保薦上市、號稱「中國第一投行」的中國國際金融,及UBS瑞銀等,都發表研究報告力撐瑞幸,斥渾水只是「渾水摸魚」。

香港人,才是compliance的國際品牌

峰迴路轉的是在4月2日,瑞幸咖啡董事局竟然發表聲明,坦承業績造假,涉及22億元人民幣,也就是渾水報告指出的數字,並指造假的始作俑者,乃「瑞幸CFO及部份員工」(即condom)造成,決定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挽回聲望及公眾信任。董事局自爆,主因是瑞幸的國際核數師安永,正為瑞幸2019年全年業績核數,而拒絕就財務報表劃押,令公司再不可能如常運作。由於董事局成員或有法律責任上身,及時發表聲明,雖然不一定能挽救公司,但或許有助「理應不涉事」的大老闆割席。

聲明一出,瑞幸股價馬上大瀉八成、然後被停牌,並攬炒各方。投資者金錢上的損失自不用說,曾替瑞幸出研究報告護航的兩間投行,亦恐怕成為「訪談對象」。曾協助瑞幸上市的安永懸崖勒馬,暫時幸免於難,但會否掀出上市時的其他問題,仍待下回分解。瑞幸大股東獨立持有的香港上市公司神州租車股價亦大跌,要以賣股作結。最新發展,是中證監引用證券法長臂管轄權(即對「非中國本土上市的企業」)進駐瑞幸調查,傳公安及工商部亦參與,將對所有高層人員核查。

本來企業造假,自古有之,所以這個世界才需要核數師,渾水這些沽空機構,才有其利潤空間。核數師本來面對國企,往往無計可施,這次安永拒絕「通融」,一來有匿名者提供了詳盡資訊,反映了獨立核數、compliance的重要性,而這正是香港人的強項(不少中資「香港公司」把一切職務交由新香港人,唯獨compliance離不開真香港人)。

另一方面也有一說,認為這與瑞幸在中國的審計報告底稿,可以被香港監管機構財務匯報局(FRC)索取有關,令安永作為國際權威核數師,有更多途徑掌握中國企業的真實狀況。瑞幸爆煲後,眾多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馬上被質疑其業績的真確,而日後中國公司要做假賬,有了香港這個「漏洞」,國際社會就能夠嚴格監督,這是美國為甚麼越來越重視香港的原因之一。當然,此說也有限制,因為程序上需要FRC提出,中國財務部配合,中方也可以拒絕合作,而似乎未能強制所有中國公司都要向FRC提供底稿;但香港財務匯報局正申請成為獨立審計監管機構國際論壇(IFIAR)成員,北京是否「真誠配合」關鍵重大,究竟還要不要香港的國際地位,北京可要三思。因此「香港牌」,在中美下一輪貿易戰,更會有舉足輕重的角色。

下一輪貿易戰:國企離開美國,「回到」香港

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對最同情香港人的美國參議員Marco Rubio除了提出《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也曾提出多種抑制中國的構想,例如限制美國退休基金投資中國企業。這類建議本來未成氣候,但2020年武漢肺炎一疫,加上瑞幸造假醜聞,卻已令有關建議變成美國朝野具體討論內容;特朗普也終於打開口牌,會對在美國上市的中概念企業出招,阿里巴巴股價隨之下跌。無論華府是否坐言起行,中概股的估值已經大受影響。

本來阿里巴巴、騰訊之類的中國民企,在哪裏上市,北京並不操心,也不太擔心缺乏外匯,因而不斷鼓勵企業「走出去」,以為只要抓緊中石油一類實體資源,經濟就穩如泰山。想不到在今天,國際期油價格居然變成負數,騰訊、阿里巴巴等巨企,對中國經濟越來越重要;偏偏這些巨企全部「境外」上市,卻遇上中美貿易戰,只要美國一認真起來,實在有太多軟肋在手。例如以疑似造假、保護投資者和美國人民血汗錢為由,像前述立法限制美國退休基金投資這些「問題資產」;又或以國家安全為由,像對待華為那樣,將這些中資公司列為不受歡迎企業。中國見勢色不對,已經有心分手,但在實際操作上,要把全部中概企業從美國退市、逐個用美元私有化買回來,然後在上海、深圳再上市,其難度應和登陸火星相近。

於是,香港又成為中國經濟的救星。去年抗爭高峰期間,阿里巴巴卻在香港第二上市,目的就是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建立「美股港股互換制」,必要時,可以把在美國掛牌的股票全部抽到香港市場,作為避險中心。這個方法,既不用花費大量美元,買回股權私有化,更可在第二上市時,籌得更多港元(也就是美元),變成中國的外匯儲備。只要大部份中概公司都在香港上司,有了交易後門,美國再也不能置中國企業於死地,中美貿易談判的籌碼,就此消彼長。目前中美兩國都已想到這一着,如何各自針對香港出招,只是一念之間,而這樣的博弈,恐怕才是香港命運關鍵所在。

對北京而言,最能善用香港的方法,自然是保住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作為一個沒有外匯管制、港元和美元掛鉤、資金可以隨時進出、集資十分方便的提款機,並指示所有中概公司ASAP「回到」香港上市。但另一方面,北京又擔心香港成為所謂「外國勢力」干涉的突破口,這也令北京加強全面操控,把香港由「境外」變「境內」,提供了額外誘因。

對美國而言,通過香港,能有效制約中概念公司,但假如香港淪為只對北京有用的避風港,在貿易戰的零和遊戲中,這卻是直接損害美國利益,美國終結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的誘因,同時也在上升中。

總之,重複了很多次,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對北京、華府都太重要,而且比起由中共立國至今的任何一個年代,都更重要。因此在未來數年,甚麼超越我們常理測度的事情,都有可能出現。有危就有機,只有行將就木的人,才會靠老方法為香港「再出發」。至於真香港人,面對天翻地覆的國際形勢、第四次工業革命,定能迎接這場挑戰,彰顯香港和香港人的全球價值。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