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劉割席唔去食】貼街招 撒溪錢 富豪飯堂引狼入室
  • 2020-05-06    

 

在武漢肺炎的影響下,福臨門已格外冷清,要大搞八折外賣,上月一晚難得一兩檯客,卻被衝入來的四個黑衫人士指嚇,「你做咩呀?埋單,一會兒才埋吧。」黑衫人沒有理會門口負責量度溫度的職員,衝入店內,把追債的單張灑滿一地。這是自上月初門口被貼街招外,福臨門再被人搗亂,弄得「富豪飯堂」變為三教九流的地方。

上週市場再傳出,福臨門尖沙咀鋪位計劃以1.8億元出售,令這個持貨三十年的祖業,隨時落入外人手上。

從前滿載經典傳奇的富豪飯堂,除了後人內鬥引致經營不善,再引狼入室,當中張敬軒契爺、「牆紙大王」陳鼎禮更及投資銀行家入主,一直在財務上出謀獻策,更借福臨門名字,大搞罐頭鮑、月餅、年糕,令福臨門再虧損數千萬元,雪上加霜。「殼后」金利豐朱太(朱李月華),亦被擺上檯。

自願上釣的福臨門第三代太子爺徐德強(Duncan),飽讀詩書本來是叻仔一名,但過去多年,試圖借兇險的金融市場,讓福臨門翻身,卻遇上金融古惑,令福臨門招牌被玩殘,如今只能啞子吃黃連。

貼在福臨門門口的街招,主角並非太子爺徐德強,而是人稱Ben Lau的劉益東,這名Ben Lau本來是富通金融的經紀,幾年前開始入主福臨門後,他更希望透過福臨門這個招牌食大茶飯,故印有福臨門的卡片,「佢仲用福臨門個名,做埋罐頭鮑之類的乾貨,900蚊一罐,揼富豪貴客心口,我舊年都買左幾十罐架,不過唔好食,就唔會買第二次。」有認識Ben Lau的福臨門熟客透露。

不過,野心勃勃的金融人,本業當然不是為搞飲食。「有人直想借福臨門個名,炒起8089(華人策略控股)。」據知,市場上有兩幫人士,聽到華人策略的「故事」,便大手買入股票等炒作,可是「故事」未唱完,有人先在市場上偷步沽售股票,違反「市場秩序」。Ben Lau除了被貼街招,更在銅鑼灣時代廣場,以仙女散花形式,大灑他的照片,他亦被人兩度執行「家法」。不過,知情人士指:「呢個Ben Lau只係『代客泊車』,背後仲有金主。」

上月,四名黑衫人士走入福臨門搗亂。
除被貼街招,債仔更以仙女散花形式,大灑Ben Lau的照片。
Ben Lau本來是富通金融的經紀,幾年前開始入主福臨門後,他更希望透過福臨門這個招牌食大茶飯。

搞乾貨虧損數千萬

「故事」的起源,要數到十多年前,五哥兒子徐德強本來在尖沙咀iSQUARE搞福臨門另一品牌國福樓,但位置由於「吊腳」,故客人不算多,Ben Lau主動穿針引線,安排國福樓搬到灣仔皇悅酒店地庫,但條件是要把國福樓「唧」入華人飲食(8272),而福臨門不需要出一分一毫,每個月穩賺管理費,故徐德強一直深信Ben Lau。直到2010年,福臨門第二代五哥徐沛鈞與七哥徐維均不和,五哥兒子徐德強急需現金「𡁻」起七哥股份,Ben Lau亦有份獻計,最終華人飲食(8272)透過認購金額2億元的可換股債券,並提供不少於8,000萬元及不多於1.35億元貸款,於是福臨門由徐氏父子與華人飲食各佔一半股權。

「華人飲食拎住呢五成股份,諗住拎出去市場融資,但最終撻Q。」後來華人飲食改向朱太借錢,於是朱太控制了華人飲食,當時外間都以為福臨門有朱太撐,令其招牌變得更Sexy,其實朱太純粹借錢,隨時可攞返本金要求還債。其間,太子爺亦一直要再撲水,「後來陳鼎禮同Duncan講,你要錢,我借畀你。」有「牆紙大王」稱號的陳鼎禮旗下財務公司,於一四年借了二千萬予徐德強,希望齊齊做起福臨門,有錢齊齊賺。

陳鼎禮摻一腳後入福臨門,更與Ben Lau借福臨門招牌,大搞乾貨生意,包括自行決定在紅磡租下一個四萬多呎的廠房製作鮑魚、年糕、月餅等,不過大部份成本就由福臨門承擔,賺到的錢就齊齊分,最終虧蝕數千萬元,執笠收檔。早就有福臨門的熟客大哥警告Duncan不要與不相熟的這幫人為伍,但Duncan覺得自己有幾年金融背景,應付得來,不會上當,故最終沒有聽取意見。
國福樓本來位置吊腳,Ben Lau主動穿針引線,安排國福樓搬到灣仔。

「鋤D會」傍友

事實上,早年做「扒仔」出身的陳鼎禮,帶客去東南亞賭錢,每1,000萬元抽佣高達300萬元,的確十分好搵。早年更搭上娛樂圈,曾帶已故歌星陳百強的母親到利舞臺打牌,與電視台高層何麗全、陳淑芬等人相熟。另一方面,他在中間人介紹下,埋到已故新世界(17)前主席鄭裕彤身。彤叔帶頭聚集一班富豪成立「鋤D會」,中港富豪齊齊「鋤大D」、「鬥地主」及麻將耍樂,劉鑾雄、英皇集團老闆楊受成,「重慶李嘉誠」張松橋等是鋤D會核心成員,恒大主席許家印也曾自爆每星期跟鄭裕彤及鄭家純打牌,獲對方賞識。陳鼎禮則是彤叔的「傍友」兼「櫈腳」,每當彤叔玩累了要休息,就幫手打兩圈,期間也要斟茶遞水,話頭醒尾。

彤叔在生時,也醒不少新世界旗下項目的牆紙生意予陳鼎禮做,撈得風山水起。花朵亦由「光頭陳」到人稱「牆紙大王」。當年新礦資源上市,彤叔吹雞撐場,朱太、大劉、陳鼎禮等齊齊現身IPO,與富豪同台。2009年陳鼎禮攜同契仔張敬軒,高調出席彤叔長孫鄭志剛與余雅穎在中環聖約翰座堂舉行的婚禮,而陳鼎禮於2010年與張敬軒舉行正式上契儀式,在灣仔君悅酒店筵開45席,彤叔、楊受成、大劉、甘比、蔡志明、樂易玲及陳志雲等富豪及娛樂界猛人出席見證。自始,富豪「傍友」水鬼升城隍,除了「牆紙大王」,更被傳媒冠以張敬軒契爺的稱號。他更聲稱打本千萬讓契仔開錄音室,十分闊綽。
富豪「傍友」變身「牆紙大王」的陳鼎禮。

持股架構複雜

因著這些背景,徐德強亦安心泊上陳鼎禮,幾年間搞作多多,除開設福臨門開設「尚品」專櫃,更到澳門開分店。然而,陳鼎禮與華人策略的關係十分迂迴。翻查港交所文件,華人策略於2013年,以其附屬公司以23萬元,購入朱太控制的華人飲食2,000萬份認股權證,並先後曾在華人飲食持股9.5%及7.9%。陳鼎禮沒有在這兩間上市公司「拋頭露臉」,相反他持有的上市公司香港建屋貸款(145),2014年由Ben Lau任職的富通金融負責發可換股債券,華人策略變認購後香港建屋貸款成了大股東,第二大股東是中信資源(1205)。另一方面,陳鼎禮做大股東的中國融保金融,該公司的獨立非執董林兆昌,同時做過華人飲食、華人策略及香港建屋貸款董事,關係千絲萬縷。

Ben Lau亦牽涉入多隻股票,如中國環境資源(1130),而今次主角華人策略,他亦曾是股東,前稱中國鐵路貨運有限公司,曾經在2006至07年間大炒,股價由4仙爆升350倍,也吸引大基金及大陸炒家掃貨,主要業務是物業證券投資,亦有太平洋天寧島的賭場項目。炒完一轉後,到這次「福臨門概念」翻炒,股價亦兩度炒起,13至15年間一度由1元左右升至15元,18年再翻炒一次。不過,「故事」未完,街外人繼續掃貨之時,卻有人先在市場沽貨套現,華人策略股價亦插水。
陳鼎禮為張敬軒契爺,曾經打本給他開錄音室,最後因財關係缺裂。

遭大劉唾棄

另一方面,七哥開檔後,不少食客過檔七哥開設的家全七福,連昔日免費做真人騷廣告,出入福臨門的大客大劉亦唾棄。福臨門熟客再透露,「食物質素只係其中一個原因,大劉根本都唔係好鍾意光頭陳,知道對方摻一腳入福臨門,就唔想再去。不過以前彤叔係度就都畀面佢。」2016年彤叔離世後,大劉已愈來愈少去光顧,連他的胞妹及胞弟,也跟大隊轉場去「家全七福」。福臨門少了大劉這個大客,估計一年因此損失400萬元。 大劉的離開,福臨門再無傳媒守候,無甚人氣,他眼見福臨門棄用多個主廚,索性包卷五位廚師做私家廚,自製「五福臨門」。

福臨門元氣大傷,陳鼎禮如今來個回馬槍,向福臨門追債,以受害者姿態現身。事實上,他與張敬軒當年情況一樣是反目收場,因財失義。兩人關係好時,陳鼎禮與張敬軒簽下15年經理人合約,又揼水5,000萬元給張敬軒在廣州辦造酒店式的錄音室﹐不過張敬軒要求高,錄音室樣樣設備所費不菲,不斷超支,而陳鼎禮不想繼續「科水」,二人最終因錢銀轇轕關係決裂。陳鼎禮太太當時向傳媒反咬張敬軒:「佢(張敬軒)冇尊重過我!」本刊星期一到陳鼎禮於禮頓中心的財務公司找他,他的保安找來保安請走記者,之後再打電話給他,一聽到壹週刊便掛斷電話。記者再次上其辦公室,職員指陳鼎禮收到記者電話,但不接受訪問。
昔日的富豪飯堂,已不成氣候,連大劉都已沒有幫襯。

五哥患病 嫌私家太貴

徐德強當初不惜借錢買起七哥股份,獨攬「福臨門」招牌,如今卻令到招牌被玩殘,可謂一場空。現時他不但把私人持有舊山頂道好利閣單位,連向八間財仔借按揭,更將港福四層門市地舖按予銀行,去年又用九福兩層地鋪二按借錢,現在正向市場以1點8億放售。而五哥的健康,亦令人擔心。據一名認識五哥的福臨門熟客說,五哥患上肺病,本來多年一直住港安醫院,但長期住院,每日開支過萬元,難以負擔,故被迫出院返家療養。「唉,我哋聽到都好心酸。」加上,幾許風雨之後,福臨門員工士氣低落,客人暫時改去美利酒店的國福樓。

徐德強13年剛借外援,獲得福臨門招牌時曾經這樣向本刊說過,「我知道個平衡點喺邊。就算我哋同人合作,都唔係俾人入嚟指指點點,佢哋要知同緊咩公司合作,福臨門唔係做薄利多銷,you know what you are getting into。」言猶在耳,相信他也別有一番滋味。本刊曾找徐德強回應,但截稿前他一直未有回覆。
當初為爭贏「福臨門」招牌,不惜借錢買起七哥股份獨攬招牌,如今卻令到招牌被玩殘,可謂一場空。
第三代太子爺徐德強(右一),本來是叻仔一名,希望以財技望令福臨門翻身,如今招牌卻被被玩殘。

撰文:財經組

攝影:攝影組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