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出望外】污糟部隊(王喜)
  • 2020-05-05    

 

三萬成員通過繁複又嚴謹,驗齊手腳協調、有冇鬥雞眼、小腸氣外洩、彎腰企直有冇暈等等,卻偏偏不設驗腦項目的驗身檢測合格後,就check in環境秀麗、鳥語花香、冷氣廠房、室內游池、實彈靶場、高級寢室;媲美南太平洋島國瓦魯阿圖的渡假村酒店水準的黃竹坑警察訓練學苑,噢,沒錯,是苑不是院;院,機關也,孕育管治人才之地配稱作院。而苑,貼切實況嘛。每一位學員,不管是force entry即經招募組招募入職的低端成員,或持有相對比低端成員略高學歷的direct entry幫辦仔/女,腦部都沒有被檢驗測試過,其健康、衛生、運行、容量或清潔程度有幾多納米?七百萬香港人及來自世界各國的訪港旅客,都無從稽考。這三萬成員是否擁有一顆健康、正常、乾淨的腦袋來使用香港法例賦予給他們的權力和各式具大殺傷力的槍械、彈藥和武器,確實是個需要憂慮的疑問。這憂慮是否過敏?又或「別有用心」?以下,就是香港警察越知法,越犯法的「心理不潔之路」,請讀者認真考慮要不要繼續在下導讀,因為,多少有啲污糟邋遢。

學警首先學站崗,又稱「棟波士」「post guard」。一個人,在固定位置,以一個小時起跳,獨自守衛或幾個小時之多。《道德經》指:為善不外揚,獨處不作惡。在此清靜、孤單、寂寞的「棟波士」時間裡,這警察,不分男女,真的會雙腳踏地,腳尖成十點搭二,叠手放腰帶扣上成服務員迎賓之勢,雙目囧囧監視方圓十公尺,不偏不倚企到直一直?哈哈!1986年,當時新成立的秀茂坪警署,如常在車輛出入口置設更亭,由報案室值日的警員,負責檢查管制出入車輛及訪客。其中有一名剛剛passing out的警員,不論早更、中更、夜更,只要是他接手棟大閘,他就會躲進這大閘更亭裡,手淫。並留下非常鮮明及容易檢測的證物在現場。另外,有一名警員每個月,最少總有一次與「可疑人發生追逐」,糾纏間,帽徽丟失,事後向巴力申請補發,因而令他擁有充足的數量,向同袍倒賣帽徽。還有一招,能有效掩飾偷懶打了四圈之後,填補在記事冊上的空白,就是各自互相「盤力」同袍的身分證號碼,並偽造在偷懶時段內,在某街道,截停盤問一位與同袍同名同姓的男子,搜身後無任何可疑發現,繼續在咇份內作「反罪惡行動」。

三萬成員藉「獨處必作惡」自我修為訓練,獲得源源不絕的成功感,自我形象,越吹越脹!任你警方、政府乃至香港法例訂下的規矩有幾嚴、有幾密?我等經過廿六週嚴格訓練出來的「叻仔叻女」,一樣可以在各位上級、官員、法官的鼻頭下犯法,而沒有人能阻止我等逍遙法外。我等越升級,獨處時作的惡就越多越大,因為,依賴我而有可能分配到已婚宿舍的屬下為數不少;而依賴我而確保不會失去現有已婚宿舍的屬下,為數更多!

「知法之罅隙,犯法之無憂。」,三萬也。

王喜簡介:

前生救過人生命,今世命中得華蓋,火場再救兩同袍,從此科幻稱英雄,卸甲還槍進金樓,隱姓埋名笑迎人。問風水:南山北水九運火、問遺失:生離總比死別好、問自身:妄想悶聲發大財、問天時:願榮光歸於香港。高效能自閉及重度強迫症患者一名,恐懼人群卻賣藝維生,表面無畏,內心怯懦。滿身矛盾,可愛又可惡的五十男。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