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與偏見】世界是蠻荒野嶺(黎智英)
  • 2020-05-04    

 

有些人認為疫情退卻後最好的結果,是美歐日等國家知道與中國經濟貿易密切,唇齒相依,要求中國以後放寬某些資訊透明度,便business as usual。中國實在太大,不可忽視它市場和經濟實力對世界的貢獻,互相妥協找出協商方法,一輪爭拗後,中美關係又照常運作。經濟利益蓋過政治正確。這是best scenario,但願政治是完全理性的利益考量。不,人不是天使,若是天使,政府就無需存在了。不過,政府也沒用,民主政府最後反映的是民意,疫症令民眾反中,反中的情緒若熾熱,政治取向也必然隨着民意走向激進。人不是天使,人在情緒高漲時,會做出最壞選擇。

作最壞打算看,疫情平息後情況會是怎樣?最壞的情況不會疫後就出現,中美總得花上一年半載在這事情上糾纏,到筋疲力盡了,到底不是利益差異,有客觀分析還好商量,道德價值鴻溝卻是同一世界看出不同的景象;習帝「欲與天公試比高」,財富和權力無限,人的潛能和物質便無限,最後必須革命實現社會主義理想。自由世界之所以自由,信念卻是相反:人要自由,他的animal spirits創作力和冒險精神才能發揮,社會才能進步。但人的知識、能力、聰明及資源都有限,必須分工合作,更有效地利用資源,及以互相競爭補充我們知識能力和聰明的限制,透過這些經驗的累積,我們創造了市場和法律等機制。西方文明是建基於機制的優越性,美歐等人民和政府基本上是在這些機制環境,喝住它的奶汁成長,都是機制猶如呼吸空氣般的機制動物。相信和依賴機制的自由世界政府和人民,對住財大氣粗,有錢大晒不講規則和誠信的中共,最後的衝突才是最壞的打算。

相信洗腦改變人性的中共,只想改變別人卻沒有想過,洗洗自己個腦,認識到在國外貿易與交流,適應自由世界的規則和倫理,是多容易做得到而多有利的條件。這些促進自由和經濟效益的西方文明機制,中國可以不付分文便享有,簡直是免費午餐。但是,中共一定不會去適應而是去推翻這些西方機制,因為政治不是理性,而是邪惡的,尤其是建基於階級鬥爭仇恨心態的政權。中國夠強大它就不用改變適應西方文明,而世界惟有西方文明機制,是最公平,效益最高而幾乎所有人都在採用的,也不可能改,看來中國與美歐等國家的道德倫理衝突,會是場漫長而昂貴的鬥爭。

疫後另一發展,是自由世界尤其是美國,趁疫災造成慘重損失的政治壓力下,推動新的世界秩序,重組與中國的經濟和政治關係。若自由世界市場少不了中國這巨無霸一分子,自由世界必須訂定新法例,限制中國不遵守規則的行為,以求繼續唇齒的貿易關係,而不會被咬斷了舌頭。

另一最壞打算是,中國企業因疫症關閉幾個月,財政不健全的企業都倒下。這些企業會不少,因「明天會更好」的經濟不斷增長心態下,資金用到盡的企業這次便捱不住了。政府的挽救經濟資金對這些企業會來得太遲,可能也無濟於事,都到了有政治力量的國營企業去了。這些國營企業就去吃掉那些快要倒下的私營企業,一個轉身私營變了國營旗下的附屬公司。習帝在抗疫英雄的春藥效應促谷下,會乘機進一步推進「國進民退」。在整個世界在醞釀反中的新秩序當下,中國需要的是靈活應對,讓足智多謀,敢於冒風險的中國人,用他們處身環境的資訊和知識嘗試適應,私人企業因而會是最靈活、最快和有效的方法。但是政治的權宜,認為機不可失,會令習帝做出「國進民退」最壞的選擇。

若習帝在這時候進一步推行「國進民退」,在這經濟萎縮,不僅畢業生找不到工作,有工作的也失業了,失業率高企的時候,「民退」收縮了創造大部分職位的私營機構,導致不難想像後果;失業人數不斷增加,社會問題不斷惡化,民憤猶如隨時爆炸的政治動亂炸彈。而且,以後,中國面對的是更難纏的外國人,需要更靈活,更自由的柔軟身段,而不是更顯示更堅持「中國夢」,讓夢裏的世人仰慕千秋萬世的「紅太陽」。

做皇帝要神威,很難有謙卑知難而退。他認為困難是沒做好,黨性不足,黨的領導沒錯的,也不可能錯,錯了隱瞞或抵賴就是了。習帝沒想過,困難不是做得好不好的問題,而是方向錯了。這世界不是做個夢,就可以帶着十幾億人走到理想世界裏去的,你夢中的世界真實世界裏卻是地獄怎麼辦?習帝,你現在帶我們回去的是老毛的舊路,是死路一條,是死過幾千萬人的血路,有甚麼春秋大夢,令你覺得值得重蹈覆轍?

歷史真的會摔倒在皇帝的新衣下?小孩子都騙不到的皇帝新衣可以「騙」到歷史?歷史無先知,可能習帝皇朝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會雄霸天下,可能中國回到過去世界中心的輝煌地位。但是,有些歷史無需先知,是有明顯不過的歷史經驗依據和因果效應的,例如政治權力越集中,經濟自由空間越細小,經濟效益越低,empirical evidence有過去的中國和蘇聯,今日的北韓和古巴,都是新鮮熱辣歷歷在目的歷史證驗,還要帶中國回頭去冒這個險?這不是中國最壞打算又是甚麼呢!

另一最壞打算是,中國疫後受國際輿論和政治問責的壓力下,習帝尊威受損,義和團情意結發作,一怒之下走回明朝鄭和時代的孤立。當時,明成祖命鄭和船隊七下西洋,規模之大涉及二百多艘海船、近三萬船員,探索早於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前八十年,總航程達七萬多海里,相當於環繞地球三次有多。中國科技冠絕全球一時,歐洲百多年後才跟上其造大船的科技。明成祖聽罷鄭和對世界各處報告,認為外面世界是蠻荒野嶺,跟他們沒甚麼好學,接觸沒好處,決定閉關,不但不准大船外訪,也不准再造能外訪的大船。封閉孤立了,從此中國錯過了文藝復興,錯過了西方文明科學、市場和社會制度的進步,落後得一窮二白。中國是否會重蹈覆轍,閉關自守,錯過以後世界文明進步。這發展不是沒可能。

這次百年大瘟疫後,若然中國人到外國旅行「被忌諱」,當成是「被歧視」,新發財的「面子」民族情緒高漲,不難造成更激烈更仇外的愛國主義。就像那些五毛,越表現仇恨外國人越表示自己愛國,習帝反正在推動愛國主義,更進一步就是閉關自守了,不是無可能的,想像你是個小學生舞着這個大頭佛,不可想像的事情都可發生。中共閉關自守,香港成為中國唯一向外溝通和交流的通道,香港暫時得救,不用淪陷於「一國一制」的城市也說不定,這次4.18大抓捕便是枉作小人了。

(佐丹奴舊同事Helen、Garley和Mercy,感謝你們來信鼓勵。黎智英)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