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為何西方並非必勝?(陶傑)
  • 2020-05-03    

 

美國為首,澳洲居次,全球試水溫,準備向中國巨額索償。

開出來的賬單,天文數字萬萬億,中國當然不會繳付,但總統特朗普說有許多辦法,這是對中國眼前的政治經濟威脅。

至於長遠,則全球化面臨改組,西方尋求「脫鈎」則是對中國另一威脅。

這長短遠近兩圈威脅,大陸如何應付?相信並無方案。即使有,亦必引起莫大混亂。

中國外匯儲備三萬億,並非在地底掘個大洞存起來的美金,而是無論外資進來兌換、還是賺取外匯之後全屬己有,在中國以外的投資。地球才那麼一點點,不可能搬到月球去埋藏,外匯皆化成現金或資產,存在包括瑞士在內的西方文明國家,若干則化為「一帶一路」的貸款,借給第三世界。

剩下來路一點點,就只能投資儲存在香港,包括「中聯辦」在香港購買的七百多個物業。美國一旦索償,會否凍結美國的中方全部資產?這一點可能性不大,除非美國正式向中國宣戰,亦即進入太平洋戰爭狀態。

美國畢竟有此籌碼在手,中國會顧忌,不會在台海和南海輕啟戰端,何況還有數以十萬計的官紅二代。

另一個方式,是大舉增加關稅。這一招是效力最小的,卻最容易做,因為又回到老問題:增加關稅只是美國在中國的生產線增加成本,刺激美國國內通賬。要做到這一條最容易,此一手段限於中美貿易戰範圍。現在已是新的階段,作用不大,因為即使特朗普競選,集會所需的口號、T恤、橫額,全部需要在中國製造,要叫生產線全部搬回,無法做到百分之百。但對於美中對抗升級,加關稅的殺傷力卻是最小。

第三招就是將中國「伊朗化」或「北韓化」,主倡全面禁運,這一點執行非常困難。只美國禁運沒有用 ,要加歐盟與澳洲,這就會遭到以德國為首的歐盟強烈抵制。德國和法國都有大量貨物向中國出口,中國官場的平治汽車德國單一提供,且不說其他高科技產品。但美國可以用武漢生化實驗室的惡例壓逼歐盟:你們以前向中國輸出技術,缺乏監管,被中國加工改造,接收了歐洲的技術,將歐洲一腳踢開,這才引起如此浩劫。在這方面法國的病毒實驗室和科學家,倒先以不打自招。因此,美國以此開啟西方對中國全面的禁運不是沒有理由。

但這樣一來,不只是迫令生產線退出,還要逼德國和法國不准向中國出口平治汽車和法國紅酒。如此會將歐盟造成多大的經濟衝擊?美國又如何補貼?歐洲的失業率又會因此增加若干?中國到底不是伊朗與北韓,在現實上不可行。

但若不採取此一雷霆手段,難以短期內做到金面與中國脫鈎。「脫鈎」(Decoupling)是甚麼意思?如何定義?在上海開設的迪士尼要不要即刻拆招牌自行推出?荷李活電影是否不准再有中國市場?歐洲各名牌是否都由中國各大城市撤退?特朗普會不會大頭,今年的競選口號T恤一件也不要在中國製造?對中國的旅遊簽証發放又有何限制?對中國政府脫鈎又是否等同對所有大陸中國人脫鈎?以後在美華人,包括留學生,大舉做走私幫生意,好像六十年代香港的空姐。當然脫鈎之後有脫鈎後的地下市場,會是另一批人崛起致富的機會。

然而這一切需要非常強大而統一意志,此一意志在今日的歐美之間絕不存在。歐洲可以跟在美國後面起哄,要求中國負責,但要歐洲脫鈎中國,歐洲十年內找不到如此龐大而密集單一的市場可以取代。美國與歐洲之間不但沒有準備統一建立戰爭戰線集團的頭緒,連集體向中國脫鈎的統一意志也沒有。

最大的關鍵是特朗普的個人問題。若不是特朗普,美國行事不會果斷乾淨俐落;也正因為特朗普怪異專橫的性格,加一張天天得罪人的嘴巴,卻令歐美無法凝聚團結。可謂成也特朗普,敗也在此君。

一旦中國在台海或南海生事,美國會先獨力應對。萬一戰爭迅速升降,則北約非要加入不可。此一遠景似乎全無任何沙盤堆演的跡象,這才是明日世界真正之憂。

中國看出了歐美之間巨大的鴻溝,在自我經濟混亂之中,恐懼之餘尚有一份自信,因為整個西方,一盤散沙,歐洲和美國之間,商界和政府之間,左翼精英和其他選民資格,有許多可以由中國見縫插針、挑撥分化的空間。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