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踢爆〡抗疫基金被私吞】酒樓持牌者非經營者 政府懶理縱容持牌人吞36萬
  • 2020-05-01    

 

因武漢肺炎逆情來襲,各行各業飽受重擊,政府先後推出兩輪「防疫抗疫基金」(下稱:抗疫基金)補助商戶,減輕結業、失業問題。在飲食業中,食店若想申請資助,基金規限了必須由食店持牌人提出申請;若通過申請,批出的資助支票收款人亦同為持牌人。因業界素有持牌人與經營者(老闆)非同一人的積習,今次在萬惡金錢下,持牌人私吞資助的情況,讓不少老闆也重新審視持牌人角色,並考慮盡快把食牌轉回自己名下。

本刊接獲有關情況的酒樓求助個案,分別為喜盈樓趙老闆及泰山集團中菜館余老闆,二人的酒樓食牌均被其舊同事張美龍先生持有,一直相安無事,爭端卻生在首輪抗疫基金發出資助後。

酒樓開支負擔重 背負數十個家庭

趙老闆持有兩間酒樓,他以喜盈樓為例,疫情後生意暴跌7成,從前每月200-300萬的營業額已跌至近月的120-130萬。即使營業額不堪入目,出身廚房的趙老闆對公司和伙記有深厚感情,深感身負重任:「我不想有任何一個人失業,60位員工只能輪替上班,或放無薪假。」每月50萬人工,員工薪水絕對是酒樓一筆大開支,即使扭盡六壬開源節流,也是不足夠:「只能用積蓄或借錢,怎樣也要撐住酒樓,你知道這裏有多少個家庭嗎?」

泰山集團中菜館表示,即使去年反送中運動時,自言生意亦未受影響,卻也敵不過一場無法預料的疫情:「從前180-190萬生意,現在跌至70萬。」他把酒樓開支細項列出:舖租20萬、伙記人工30多萬、大大小小的場內維修費用,越數越心酸:「看到6萬元的電費單,我的心真的……」酒樓日常運作需要資金運轉,貨數也拖到最後才找數,更指連月來,每月也與合夥人分別掏出10萬。他坦言:「以前這個時間場有約有30個伙記,現在只剩上12-13個。你看,場內有10多檯客,但只有一個樓面。」

持牌人狠吞抗疫基金救命錢

趙老闆與余老闆為昔日舊同事,原來持有二人名下酒樓食牌的張美龍,亦是舊同事。「當時知道抗疫基金能分到20萬,真的覺得是一個希望!」就在余老闆把資助支票存進持牌人張美龍私人戶口中,這個希望便正式落空,因為張已徹底消失,無助之下便求助趙老闆:「因為我真的很急需這筆錢。」最後趙老闆的談判略有成果,趙老闆成功收回14萬:「他一定要我付他6萬元行政費。」

張美龍持有趙老闆兩間酒樓食牌及酒牌,分別獲批20萬資助,合共40萬。「張美龍說要抽水,幫我持牌了這麼久,所以前便拿走30萬。」趙老闆忿忿不平的說:「他並不是白持牌,當初口頭承諾,我會給他現金出糧,每個月1萬元。」而余老闆只有食牌在張美龍名下,及只有一間酒樓,但每個月也要存$1000到張的馬會投注戶口,作回報他幫忙持牌的茶錢。

陸偉雄律師指,若持牌人未有跟從指引,從資助中取出80%支薪給員工:「政府可以向他收回資助,如果不交還,這是盜竊罪。」他提醒,經營者固然能報案令持牌人失去資助,但並不代表經營者能得到資助:「政府的條件事給持牌人,營運者並非持牌人,理應沒有資助。」

抗疫基金大漏洞

「既然收款人為持牌人,出現了這麼大的漏洞。」余老闆及趙老闆均認為,即使申請人必須為持牌人,「若果資助支票的收款人寫公司戶口,一定能幫忙業界抗疫,而且對於公司保障也更大。」本刊亦就是次「持牌人事件」及「收款人戶口漏洞」去信食環署,唯署方並未有正面回應,只有再次說明首輪及二輪抗疫基金,及重申申請人必須為食牌持牌人。

持牌人與經營者的權利與義務

牌照牌問冼先生解決,持牌人在食店為非常重要的角色,能轉讓牌照、取消牌照、翻查持有牌照在食環及相關部門的文件等權利,而經營者均沒有上述權利。

行內酒樓多以頂手續營,而持牌人就如廚具傢具成為轉讓套餐的賣點之一。冼先生解釋,若在舊持牌人同意的情況下,根據食環署的服務承諾,整個過程只需10-15個工作天。但如果舊持牌人不願配合轉名,新持牌人可憑已打釐印的新租約,向食環署申請取消舊有牌照。取消牌照需時約3-4星期,而重新申請俗稱大牌,能販賣飯類食品及以明火煮食的食品牌照,一般需時約1年。


採訪:梁恩祈

攝影:王晴

剪接:鄧詠瑤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