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亞手足的天空】香港土生土長 巴裔港人煲港劇派口罩︰我毛多一些但血一樣紅
  • 2020-05-07    

 

甫進重慶大廈,彷如走進另一時空。略帶昏暗的燈光下,是一排排密密匝匝的雜貨小店和南亞人三五成群的身影,空氣中總是飄散著淡淡的咖喱香氣。看似陌生的景象,若然駐足細聽,或會聽見南亞人一口流利廣東話夾雜「家鄉話」的交流。這就是重慶大廈的獨特風景。

然而,走上二樓,一間毫不起眼的手機小店,不難發現第二代巴基斯坦裔港人店主KK(Khalid Khan)總在店內忙著準備派口罩的工作。由2014年雨傘運動起,他便跟港人一起抗暴。除了在去年10月在重慶大廈向參與遊行的市民派水和打氣外,在今次疫潮,也屢次向南亞新移民家庭及本地人派口罩。

這一切的行動,只因一個簡單信念︰「我係香港人。」

三代植根香港

現年34歲的KK來自基層家庭,自小在香港成長。他常笑道︰「我鄉下喺佐敦。」皆因這是他的出生地,小時候一家在廟街破舊的唐樓居住,一轉眼已數十載。而在六兄弟姊妹中,他是家中長子;爸爸十多歲時已來港「搵食」,在東亞銀行任保安多達30多年,目前70多歲,仍在港生活。

縱然KK看起來跟其他外國人無異,濃厚的劍眉下有著一雙深邃的眸子,以及一身啡黑的膚色,談吐上卻是一個不節不扣的香港人,說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原來,小時候他經常「煲港劇」,由周星馳電影、港產片《古惑仔》的浩南哥,到懷舊劇集《真情》的「叉燒炳」,他全都熟得很。粵語卡通片《叮噹》、《龍珠》和《美少女戰士》亦是他童年美好回憶。

不過,啡黑的外表令他自小遭受不少本地人歧視,曾因此變得頑皮,與本地人打架,甚至吸毒。「其實我哋細個嗰陣時,經常都會話一聽到『阿差』會想打架,或者想打佢。但長大咗,我哋咪試下行開或講返道理。」

到了20歲時,媽媽為了令KK定性,她決定替KK「搵老婆」,對象是KK青梅竹馬的女友人;二人拍拖一年,便結婚生子,目前育有三個兒子,均被KK送往本地學校讀書,好讓他們學好中文,融入華人社區。

重慶大廈生活

除了爸爸這個身份,KK還是一位手機店老闆和回教徒。他自中學畢業後,便從事手機貿易生意,至今已有13年經驗,目前在重慶大廈開設小店。不過,受疫情影響,生意一落千丈,生意額不足五成。

其實除了他,大廈內還有不少商戶同樣面對「傷痛」,包括店舖旁的清真餐廳,昔日座無虛席,門不停賓;如今空無一人,蕭條冷清。

疫情還帶來一個大轉變,就是回教徒「拜神」地點的轉移。根據習俗,回教徙每天須向真主叩拜5次,一般「男在廟拜,女在家拜」。但由於政府頒布禁聚令,關閉清真寺14日,不少回教徒將拜神儀式移師至重慶大廈進行,KK也是其一參與者。

他透露,以往每逢周五,清真寺均有數以千名回教徙集體禮拜,場面盛大。但他同意是次關閉清真寺,可防止病毒擴散。

向街坊派口罩

疫情下,還有一改變的是,他會趁著空檔,聯同一班相識的舊球員走進社區,向低收入少數族裔家庭及本地街坊,派發口罩及消毒液等物資。例如在上月初(5日),他們成群結隊,以「四人一隊」方式,在東涌以「洗樓」形式向近100戶有需要南亞家庭派發物資。到了晚上,將剩餘物資派給本地街坊。

「We are Hongkongers(我們是香港人)。我不想分少數族裔或是甚麼,你有需要的,大家都是人,你是香港人,就是我們的人。所以我不介意為何我們不一早派給本地人,是我們資訊不足、不知道。其實我們一見到長者有需要,我們沒有分幫助誰,我們第一時間都會幫忙。」

「為何我要派水、派口罩,第一︰我不想下一代,誰也好,不只是我的兒子,我不想下一代年輕人有隔膜。早前我聽見新聞——南亞裔人打劫,南亞裔人又搶東西,南亞裔人斬人,我覺得好心痛。不要再說這些,香港人有很多不同膚色。你是香港人,我也是香港出生,我不是香港人,我是甚麼人?我們只是毛髮較多,只是顏色黑一點,但血跟所有人一樣是紅色。」

「我很驕傲說,我們是香港人。」KK以堅定的眼神說道。

採訪:何逸蓓

攝影:林志謙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