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地盤捱低薪】隊友被捕流亡澳洲 30歲供樓男無悔由零開始︰至少奮力改變
  • 2020-04-29    

 

三十而立,人生正要邁向安定。革命對他們而言,進有顧慮,退卻不甘。去年的反送中抗爭,卻看見不少三十代的身影,例如消防員方志雄,甘願抵上鐵飯碗及和美家庭,走到前線抵抗極權。還有很多無籍籍名的手足因這場抗爭而犧牲,就如他,正在供樓,理應是時候再謀個家室,過上平凡而小確幸的生活,最後卻要拋棄所有流亡澳洲,他是David。

反送中隨武漢肺炎走入平靜期,港共即乘機政治清算,大抓捕抗爭者。二月初,David眼見隊友陸續被捕,時刻提心吊膽自己成下一目標,惟家有兩老尚要照顧,躊躇過後,他將物業留給雙親,自己帶走數萬元現金流亡。

澳洲的空氣清新得多,亦自由得多,惟未必能為手足提供棲身之所。David本來從事排版設計,卻要因應當地行業需求,報讀商科由零開始。畢業後要找僱主擔保工作簽證,如一切順利,住滿三年就可申請為永久居民。然而,近年內地人湧到澳洲開公司、買酒莊,並以僱主身份擔保同鄉,致當地中國移民泛濫,澳洲政府即收緊有關政策。

居留權難求,為求僱主擔保,有人甚至願意無金錢酬勞下打工。黑工成常態,手足在當地謀生甚艱難,David曾聽聞有人在車房工作,時薪僅9澳元,然而法定最低時薪是20澳元。猶幸David遇到黃絲僱主,現時在蘑菇場任職,體貼老闆閒時亦會請David吃住家飯。今年初武漢肺炎仍未襲澳,某日David工作後如常圍爐蹭飯,發現家中多出個人,原來是來自武漢、老闆的岳父,長輩聲稱來探親旅遊,小的不敢作聲,默默扒飯。

一場武肺,將全球攪入亂局,不止香港亂,全世界亦無處安寧,一班手足該何去何從?David坦言,不論往後會否回流返港,香港始終是那個最嚮往的家,因那裏有手足,和已老邁的雙親,「希望短期內這邊安頓好,就讓他們過來探望,別再讓他們掛心。」

採訪:陳因

攝影:攝影組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