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堆填區獨白】投機炒作將扳倒暴政(楊懷康)
  • 2020-04-29    

 


特朗普果是做過買賣。五月份期貨油價沉落水底至前所未見之負37.63美元一桶。記者以此詰難,指其穩定油價之努力冇料到。特朗普迅雷不及掩耳反擊:此乃金融市場現象,不反映實貨市場狀況。事實亦然:負油價一縱即逝,六月份期貨油價且迅即大幅反彈至正數。負數油價非但是個金融市場現象,且不難是個由中國銀行引爆的特殊現象。雖事發石油市場,不吸取箇中教訓,類似負數價格隨時發生在玉米、棉花、木材、豬腩肉……以至所有期貨買賣。

評論界初時一致指負油價顯示儲油設施,無論是油庫、運油輪以至地底岩洞統統溢滿,倉存費高昂有以致之。打個譬喻,原油既是賤過地底泥,負油價則猶如出錢請人倒垃圾。然而油價瞬間回復正數,足見尚有倉存空間接貨;哪怕石油供過於求,無須像牛奶那樣傾瀉落田作肥料。負油價如何特殊?

一言以蔽之,現貨與期貨有別。現貨買賣,一手交貨、一手收銀,貨銀兩訖,互不拖欠。期貨則是作紙上買賣,賺蝕錢銀對數;直至所涉的買賣合約到期猶未平倉結賬,方須作實物交收。即以弄出負數的五月份石油期貨而言,合約在在4月21日到期,總共有7.7萬張合約未平倉;每張合約牽涉1千桶石油,即是賣家須交出7千7百萬桶石油,買家則須找地方儲存這個數量的石油。噸位最大的VLCC級運油輪能運載2百萬桶石油,實物交收這批「紙石油」須出動達40艘這個噸位的巨無霸。《華爾街日報》稱全世界大約有180艘VLCC級巨無霸,但差不多已全部出租。即使有得租,每天的租金起碼高達10萬美元。租船處置這批原油每天使費將達400萬美元。

為免實物交收的麻煩——賣家須按合約指定的品質規格在指定時間和地點交貨,買家則須到時到候安排車輛、船隻以至輸油管接貨——「紙石油」買賣雙方一般會在到期之前埋單計數;睇錯市的,賠錢;夠眼光的,收錢。可是到了4月20日期貨市場紐約時間收市了依然有7.7萬張「紙石油」合約未平倉,以致買家被迫接貨;接不了則唯有貼錢給賣家把貨留下來,形成油價陷入負數水平此奇特現象。

中國銀行承認未平倉的「紙石油」多是其「原油寶」客戶所持有。當中既有看好後市的,也有看淡的;但整體而言,看好的買家居以致須貼錢離場。這些客戶大都來自廣東、福建、江蘇、浙江等沿海地區,為數達3萬之眾,涉及的資金數以百億元人民幣。這一切是否屬實,有待澄清。可以斷言,沒有「原油寶」此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的金融產品則有可能避過負油價之劫。

原油期貨市場在美國芝加哥、以美元計價。大陸人刻下不能到國外以美元買賣期貨。「原油寶」之設是提供渠道既讓大陸人染指美國的「紙石油」,且能以人民幣計價。故此中行顯非代客買賣的經紀,所謂「原油寶」不難是個虛擬產品由中行做莊,將美國石油期貨像倫敦金般在大陸以人民幣開盤買賣。過去在大陸及台灣皆有以香港搞珠結果為本的虛擬六合彩。內地報導指中行向「原油寶」客戶抽佣12%,食水較澳門賭場的1%揦脷多矣。

大陸人既是不得染指美國期貨,而監管機關亦不許中行充當經紀,故此那7.7萬張未平倉合約大有可能為中行所持有。「原油寶」並非中行始創,工行、建行等早已推出類似產品。到期未平倉須作實物交收,常識而已,並非甚麽高深學問。中行應平倉而沒有平,許是不甘壯士斷臂,以賭仔僥倖之心揸貨到最後一刻博反彈而已。

姑勿論真相如何,牽涉的「原油寶」客戶眾多、負油價對他們帶來的損失巨大,事情早晚會有個水落石出。不辯的事實是,「原油寶」般的金融產品只是個表徵,病灶是大陸管制存款利率、外匯、海外投資以致閒資欠出路,授中行以至別的金融機構以暴利之機。石油本已供求失衡,加上沙地阿拉伯跟俄羅斯翻枱,再遇上武漢病毒導致油價暴瀉,殺中行個措手不及,非法違紀的「原油寶」方致曝光。然而不開放金融市場,讓閒資在本地及海外覓出路,則必然滋生旁門左道的投機活動,在衝擊金融體制之餘,形成社會動盪。

通貨膨脹拖垮國民政府,「原油寶」般的投機炒作遲早扳倒暴政。

----------------------------

【補白】洗錢

武漢病毒肆虐,從大陸、南韓到巴基斯坦的中央銀行紛紛回收紙鈔,加以檢疫消毒,以切斷病毒傳播鏈。

昔者,賭場乃洗錢之主要渠道,誰料得到央行須挑起此重擔。武漢病毒無孔不入而影響深遠,足見一斑。
全球央行齊齊洗錢,武漢病毒影響之深遠,足見一斑。(圖片來源:Freepik.com)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