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有片|踢爆後匿入公廁】助理警務處長陶輝疑非法佔清水灣牌照屋 採訪後警察擄走記者
  • 2020-04-29    

 

《壹週刊》偵查發現,證實助理警務處長陶輝(Rupert Dover)居住清水灣碧水新村一號屋屬臨時牌照屋,陶輝更涉嫌非法租用牌照屋。

根據地政總署回覆及當區區議員表示,碧水新村屬於寮屋區,而一號屋則為牌照屋。按法例登記人不能更換、也不能轉租及轉售,只能由直系親屬繼承牌照。而陶輝及其妻子並不是1號屋登記人的直系親屬,涉嫌非法居住於牌照屋。另外,按法例規定,牌照屋於未經批准前,不可進行改建工程,然而對比新舊相片,1號屋的天台有明顯改建痕跡。

對質時陶輝遁入公廁

本刊就此事前往碧水新村向陶輝對質,沒有戴口罩的他一開始不願回答問題,更遊走於村內帶記者遊花園,經過約5分鐘的你追我趕,陶輝竟遁入村內公廁暫避,,記者唯有於廁所門外等候。片刻之後,陶輝戴上口罩,出來向記者聲稱,其妻子的家庭與牌照登記人有關 (In connection with my wife family),其後拒絕回應,並走入村中。
陶輝面對記者提問時,一度走入公廁迴避。

證實陶輝居於碧水新村

早於去年,已有消息人士透露陶輝居住於清水灣碧水新村,然而一直未能證實。日前本刊記者到場視察,發現屬於陶輝名下的私家車進入碧水新村,並停泊於村內的政府土地停車場,亦拍攝到陶輝下車走進村內;而屬於陶輝妻子名下的私家車亦同樣停泊於村內,足證陶輝居住於碧水新村1號屋。

地政承認為牌照屋

翻查地政署地段索引圖,村內大部份住屋均屬「短期租賃/政府土地牌照/臨時政府撥地」範圍,本刊就碧水新村的問題多次向地政總署查詢,歷時數日仍未獲回覆。於等待回覆期間,本刊向當區區議員余浚寧查詢,他表示百分之百確定碧水新村是寮屋區,1號屋是牌照屋:「回顧歷史,碧水新村一早被政府規劃成寮屋區。我曾經致電寮屋管制部門的職員,查詢一些有關僭建的問題,向他查證碧水新村是否寮屋區,職員都說是的。1號屋是牌照屋,亦是寮屋管制部門的職員說的。」

本刊就此再次聯絡地政總署,終獲西貢地政處的行政助理回覆,他於電話中承認碧水新村1號屋為牌照屋,至於其他問題,「明天(4月27日)會有書面回覆你」,然而,截稿之前,本刊仍未收到任何回覆。

絕密電郵揭陶輝不是屋主

根據法例,寮屋或牌照屋的登記人不能更換、也不能轉租及轉售,亦只能由直系親屬繼承牌照。然而,本刊偵查後,發現陶輝及其妻子並不是一號屋的原登記人及其直系親屬。

根據一名熟知村內情況的消息人士透露,一﹑二﹑三號屋的原登記人姓劉,按英文譯音應該叫劉維光:「這位劉先生都是以前的人了,差不多是上一世紀的人,應該都不在這個世上了。」陶輝固然不會是劉維光的直系親屬,陶輝妻子姓張,不大可能與劉維光是直系親屬,陶輝夫婦涉嫌非法租用牌照屋。

另外,本刊獲得一封於2019年,由地政總署寄給三號屋屋主的電郵,收件人為劉女士(Ms. Lau),據消息人士聲稱,該名劉女士為劉維光的女兒,足證至少於2019年,一, 二, 三號屋屋主絕不是陶輝及其妻子。即使陶輝於對質時聲稱,其妻子的家庭與牌照登記人有關,由於其妻不是劉維光直系親屬,仍屬違法。
2019年,由地政總署寄給三號屋屋主的電郵,收件人為劉女士(Ms. Lau),一, 二, 三號屋屋主為同一人,證明一號屋絕不是陶輝及其妻子擁有。

涉非法改建天台花園

陶輝不只涉嫌非法租用牌照屋,更多次進行改建工程。然而,當區區議員余浚寧表示,按照法例,所有於寮屋及牌照屋進行的建築工程,必須事先獲得有關部門批准。本刊以2011年的Google Map街景圖片和現時相片作對比,發現一號屋的天台﹑花園位置有明顯改建,及改建圍欄。

余浚寧表示:「這些改建是不允許的,以我所知,寮屋一開始已有原本的規劃及圖則,如果強行改建,寮屋管制部門其實是有權取消牌照。」而且,本刊從消息人士口中得知,其實地政總署早於2015年已對一號屋發出警告信,指其天台、花園及外牆違規加建及霸佔官地,惟五年來署方一直縱容,未有執法。
助理警務處長陶輝居住在清水灣的牌照屋,眺望無敵大海景。
Google Map顯示2011年涉事牌照屋的舊貌。

座駕長泊官地

日前本刊記者到場視察,發現屬於陶輝名下的一部私家車駛入碧水新村,他下車後更與村民打招呼。陶輝名下更有一部電單車,太太亦擁有一部私家車,陶輝夫婦三部車輛停泊於村內的政府土地上。更指有人霸佔村內車位:「一個停車場,大家公用的,他就一個家庭(兩個人),要霸三個車位。怎樣也應該要排隊吧,村裡住了這麼多人,一定不夠車位。」
陶輝位住清水灣碧水新村的牌照屋,天台﹑花園及外牆被質疑違規改建。

多個政府部門疑受壓不跟進

陶輝牌屋改建工程除了涉嫌違法,更對其他碧水新村的居民做成嚴重滋擾。另外,據熟悉村內情況的消息人士透露,陶輝由2014年開始不斷裝修:「(現時)一、二號屋是打通相連的,三號屋就隔開一點,亦出現了很多問題,例如噪音,好多居民投訴,有很多閒雜人等入了村。」「最近聽居民說,他會挖地加裝三相電,村內從未試過進行這項工程,會令到村子有多麻煩 暫時是未知之數。」加裝三相電,隨時會令村內電力不勝負荷而短路。

該消息人士表示,多名村民曾去信及親身到地政總署、廉政公署求助,亦曾報警,「到最後都沒有結果,沒有跟進。地政總署負責跟進這件事的人都換了三個,都是沒有效果。報了警,(警員)進去和一號屋的住戶溝通後,出來了就息事寧人。」

及後至反修例運動期間,陶輝之名開始為人所知,「自從上年反修例事件之後,知道了(一號屋)的住客是誰,好多(村民)、村長都再沒有跟進這個住客了,亦明白為何多年申訴都沒有效果。」

當區區議員余浚寧亦透露,有多名村民向他求助,亦曾向不同政府部門申訴,卻一直未有成果:「其實好多村民覺得,多次接觸寮屋管制部門的同事,都只是說我們已經調查中,調查了很多年,都是沒有回覆。報警更加沒有意思,住戶就是警方的人。」他感嘆:「我自己覺得,應該是政府都不想插手警方,或者作出影響到他們的行為。」

截稿之前,本刊仍未收到地政總署的回覆。另外,本刊正就陶輝被指非法租用牌屋及有沒有申請住屋津貼一事,向警方查詢。

另外,本刊兩名記者於4月28日下午4時半,在清水灣採訪並拍攝涉及助理警務處長陶輝(Rupert Dover)相關的調查新聞,當完成採訪工作離開時,遭警方在公眾地方無理拘捕。

現時,該屋部份花園圍欄已被拆除,中央位置亦已清空,並架設「政府土地」告示牌,但仍有少量家具放置於近屋位置。
4月28日,本刊兩名記者完成採訪後,在巴士站候車期間,無故被警察拘捕,其中一名記者更被鎖上手扣。

陶輝妻被指經營民宿

據《蘋果日報》報道,陶輝夫婦除了居住碧水新村一號屋外,二人原來仍佔有旁邊一間61A的牌照屋。報道指,張雅詩於6年前於Facebook招租,包租整間民宿叫價每晚850元,租房每晚650元。民政事務總署回覆媒體查詢時指出,根據牌照處紀錄,相關處所未有領取旅館牌照。牌照處會作出跟進,如有足夠證據證明相關處所涉及無牌經營旅館,便會採取檢控行動。]







採訪︰失箸

攝影︰攝影組

剪接:玉林

陶輝妻子在IG發佈的圖片顯示,其室內裝修奢華。
陶輝妻子在IG發佈的圖片顯示,其室內裝修奢華。
助理警務處長陶輝(左三)
陶輝妻子不時在IG放閃,發佈陶輝的生活照。
陶輝與妻子親密照。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