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瘟疫我更忙・停課不停教】日做16小時 Zoom到喉痛憂慮 失眠Miss:老師都係人
  • 2020-04-28    

 

學校復課無期,老師都轉為在家工作,變相全天候開工,不少教師壓力亮起紅燈,有中學教師指出,老師和學生都出現抑鬱狀態,問題不容忽視,「很多人以為停課,老師變相放假,又或者以為在家用Zoom上課,足不出戶好方便,但事實相反,我每日工作十多小時,輔導家長之餘,仲要做好媽媽的抗疫家務,太疲累和憂慮,老師都係人,我們不是鐵打。」

SY是中五教師,十多年教學經驗,本是駕輕就熟,但今年初武漢肺炎爆發,不但打亂了她規律的生活,也更把她帶到一個看似沒有生路的深淵。

「生理時鐘完全改變,以前早上六時上班,早上七時回到學校,傍晚六時放工,十分有規律,現在要早上九時十時才開始工作。」

「無法計劃工作時間,我單是花在學生上,早上十時開始,工作至凌晨一時兩時,但還沒有做完,不斷提他們做功課,求他們做功課,希望跟上進度,其實工作沒完沒了。」

她的學生準備考DSE,為了照顧每個學生的上課時間,編排Zoom課堂要花更多心思,但學生在家上課難以管理,不應機、追功課,以及等候教局指示是否舉行DSE考試等等,太多未知數都令她進入無止境的憂慮,出現長期失眠問題,每天只睡3至4小時。

「停課第二星期開始,就有失眠問題。很大壓力,很擔憂停課,再停課下去,學生的功課追不上,很多學生的狀況,已讀不回,他們有上網,但不回覆我,很擔心他們,精神壓力很大。」

不應機的原因很多,有些學生去了返工,有些去旅行,有些則正在睡覺,但隔著熒幕,SY無法執行課堂上的權威,只能在心裡乾急,愈急,愈憂慮,愈不能入睡。

「其實學生心也很想上課,他們說已經發霉,很想回學校上課,見見同學,我最擔心學生抑鬱,老師也開始有抑鬱,學生怎會沒有抑鬱?」

她用Zoom上課,為了抓緊學生注意力,要演戲那樣,七情上面大聲授課,結果弄致聲線沙啞,喉嚨痛。

「很害怕,雖然醫生說我不是中招,但還是感到害怕,我們有時也需要回學校開會,很擔心會傳染開去。」

經濟停擺,很多家長的生計都受到打擊,因此她亦需輔導家長,雖然只是電話輔導,但每個家長傾談數十分鐘,收線時往往已是夜深。

「模擬考試要修訂,看如何幫到學生,還有遊學團,遊學團出事,全部要取消,很多行政工作令老師百上加斤。」

教育局一句「在家工作」,通通工作和後果,教師都要扛上肩,沒有技術支援,也沒有時間緩衝。

「Zoom meeting,數天內老師要學懂這軟件,另外,也要將所有的教學日程教材,轉做網上教材,再拍成短片,然後交給學生。但去到視像教學,其實是另一個世界,教材、教學方式會有不同,是不是每名老師都有一部平板電腦就可以視像教學呢,不是,買了新平板電腦,也需要上載很多軟件,有些年紀較長的老師,不太熟悉視像教學,要他們在短時間內轉換教學方式,那絶對不是表面看來,按幾個掣這麼簡單的事,我真的見過一些老師因壓力太大哭了出來。」

「對於年輕老師,他掌握科技的能力較強,但對課程內容不夠純熟,哪些深入淺出,課堂上會較易掌握,但視像教學是隔了一重溝通,而基層學生上不到網,又是另一個問題。」

SY的丈夫也是教師,能互相包容和扶持,但教學工作亂哂籠,家庭主婦的抗疫日常又是非常吃重,她的勞累已超過負荷。

「最辛苦是清潔屋企,現在兩天抹一次屋,因為減少外出,一天要煮三頓飯,兒子回家,要幫他清洗所有衣物,又要Zoom學生,又要追功課,真的很勞累,很辛苦。」

她是老師,但人生路上的學問是無止境,這次疫境,將她推到險境,也讓她看到新境界。

停課兩個月,給她額外的收穫,就是她村屋的一角小空地,成了一個花圃。

停課這段日子,SY說真的很累,唯一僅餘休息時間,就是到村屋的小空地吸收新鮮空氣,她不想出街吃飯,就將那些炒菜的蔥,剩餘部份剪下來,種到泥土中,「想不到,竟長出幼苗,農曆年的年花也一樣,活下來。之後我又我剪了路邊的小花,移植到自己的花園,漸漸竟成了現在這個模樣。」

「做Zoom的時候,我想,做甚麼可以培育學生呢?不如拍下這些植物的相片,老師很用心栽種植物,同我也用心栽種你們。」

她把這些額外收穫,在視像教學中跟學生分享,竟把一些學生重新connect起來。

「這些都是疫境下的額外收穫,我想我是比較幸福的,當然,還有一個因素,因為我住村屋。」

採訪:蕭瑩盈

攝影:楊建邦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