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與偏見】專橫暴政打壓 我們氣魄不滅(黎智英)
  • 2020-04-27    

 

趁武漢肺炎瘟疫氾濫肆虐全球死得人多,各國政府尤其美國搞到焦頭爛額,無暇兼顧外政的當下,中共出擊撕掉《基本法》,摧殘香港一國兩制特別行政區地位。沒有釋法權利的港澳辦和中聯辦高調曲線釋法,稱兩辦並非《基本法》22條所指的一般意義上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公然向港府奪權,把中聯辦的駱惠寧置林鄭頭上,當上特區政府的太上皇。陶傑說得好,香港唔好懵盛盛,好似當年上海佬咁,以為做生意或一介平民不理政治,中共打到嚟無事。今次中共是真的打到嚟,打響了香港特別行政區終結的開始,將剝奪香港人的法治和自由,沒有了自由的你怎會仍是同樣一個人,怎會是無事?不,我們是大禍臨頭!

但是,大禍臨頭又怎樣,香港人是不會怕的,既然已站立起來抗爭必然會堅持到底。你看,雖然政圈盛傳若再開內務委員會會議(4月24日)選主席不果,北京必設法DQ郭榮鏗。那天最終仍未能選出主席。郭榮鏗卻不懼恐嚇說,香港是有規矩的地方,呼籲勿靠嚇DQ呢個嗰個。他早前更說,DQ?即管放馬過嚟!靠嚇再嚇不到香港人,我們既然已站起來,已沒有了對暴政的恐懼。

是的,今次中共不是靠嚇是來真的。來真的又怎樣,我們仍然會迎難而上。為了保護我們的法治和自己,我們已無退路,因為沒有了法治,香港作為貿易和財經中心必定玩完,生計何來?沒有了自由,活着不外是走肉行屍,活着還有甚麼意思?當年上海佬懵盛盛,以為無事唔使走,終於墮入魔掌中。今日我們明知有事,中共打到嚟必然大清算大清洗,清算不聽話的人,清洗英國殖民地遺留下來保護港人自由的法治和機制,把香港人變成任由習帝擺佈的奴才,因此我們會繼續起來抗爭到底,希望趁習帝內外危機四伏,和慘遭武漢肺炎瘟疫人命摧殘和經濟淪陷後,各國尤其美國向中國責難及局部制裁,迫使中共不敢太明目張膽,暫時克制對香港的迫害,而且,香港疫情後更可能變成中國唯一較方便對外交流的通道,讓香港逃過一劫也說不定。

不過,中共不再在幕後發功,走到前面直接干預香港事務明顯不過。當時中共派駱惠寧落中聯辦和夏寶龍坐鎮港澳辦,兩位都是超班大官,我們已知習帝是決心要收服香港,這個在「一國兩制」保障下的反叛城市。正如葉國華說,習近平做事作風是徹底而乾淨利落的,因此今次中共不惜利用曲線釋法《基本法》22條,公然抵觸《基本法》摧毀香港特別行政區地位,為的是要直接插手鎮壓香港人要維護法治和保住自由的意願,乾淨利落收服香港人抗爭的妄想。陶傑說中共打到嚟是千真萬確的。

2月28號以非法集會罪名逮捕我、李卓人和楊森,和4.18以同樣罪名搜捕15名知名的和理非泛民人士,包括81歲的香港民主之父李柱銘。連年邁地位崇高的李柱銘都公然逮捕,明顯不過是想高調威嚇香港人,讓香港人以後再不敢出來示威遊行。願意站出來示威遊行的和理非是大多數的香港人,這大多數香港人的抗爭意志是中共最害怕的力量。利用大搜捕知名和理非泛民人士,威嚇大多數香港人的抗爭意志,收服香港這個反叛城市的工作便大告功成。中共最怕也最難克服的是香港龐大的人民力量,這些溫和但大多數的市民,是我們整個逆權運動最強大的力量,若被嚇怕不敢再出來示威遊行,剩下屬於小撮的勇武派便容易處理了。和理非的大部份香港人抗爭意志被嚇窒了,小撮的勇武派便失去了市民眾志成城的維護和支持,衝擊暴力的士氣和勇氣被削弱,中共便輕易制服這幫人,我們整個運動儘管不是完結,也畫上休止符了。

其實中共這時候不惜撕爛塊臉,除了就疫情趁火打劫,還有她最害怕的是九月的立法會選舉。若這次選舉給泛民贏得過半數議席,她知道會失去了對香港任由擺佈能力,到時要用離經叛道的手法DQ議員,逾越《基本法》條款強行控制香港政府和法治,在世人眾目睽睽下,加上香港人不服氣不屈服的亡命抗拒下就更難做到了。因此無論中共來勢多洶洶,威嚇多可怕和設下多嚴苛的路障,我們都不能害怕,必須團結一致贏了九月立法會選舉再算。

當下讓我們堅持下去的是我們對法治的珍惜和對自由的熱愛。我們對中共的專橫暴政沒有幻想,我們可以堅持下去的,正如陳沛敏說,是我們明知不可為而為的氣魄。香港人,我們唯一要害怕的就是恐懼。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