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也說庚子年(陶傑)
  • 2020-04-26    

 

武肺全球化,激起各國向中國索償。美國多州帶頭,歐洲蠢蠢欲動,爭相中國開出銀碼,高喊賠錢。

這就勾起了中國人的庚子情結,覺得「西方列強」又準備軍隊來侵略,義和拳情結遺傳,如地震火山帶一樣,至少在網絡,到了爆發的周期。

庚子鼠年會否歷史重演?還有其他因素。首先是中國政府在習大大領導下,有沒有能力先挽救國內的經濟滑坡。

一百二十年前的庚子之亂之前,清國各地幾乎年年都有旱災。若發生旱災,官府若可及時開糧倉救濟民眾,則不會有民變。若皇朝出現財政困難,旱災加劇,饑餓四起糧倉即使打開也無法救濟,則內生民變,加上外國勢力,則皇朝會慘遭推翻。

今日的中國由於進入全球化體系,經濟結構不同,會避過清末的處境。國家先購買了大量不良債權,還可以印人民幣。

唯當年拳匪之亂,是因為大量外國產品輸入,令中國加劇城鄉的貧富懸殊。

今日大陸加入世貿,令大量外國生產線輸入中國,也吸收了大量中國人進入外資企業,他們的薪資有所提高,還有地方的管理階層,聘用了大學畢業生,大陸各一線城市有所謂「歲月靜好」的小資產階級。其消費能力由養寵物到為貓狗美容,到送子女去英國讀寄宿學校,可謂搶先進入富裕境界,唯數以億萬計的民工卻無此夢想。

今日中國與拳匪時代的經濟結構類似,唯社會環境不同。

清末因為中央政府勢弱,各地早有黑社會:如河北的「紅燈照」、「小刀會」,長江流域一帶的「哥老會」,此等低端人口組成的劣質社團,教育水準低下,迷信妖術但又有組織。

今日中共鐵腕粉碎了大陸的法輪功。義和拳亂、推翻滿清的風險因素少了一項。

但義和拳的仇外情緒,二十一世紀的中國人全盤繼承,這一點則可由中共利用發揮。煽動仇美、仇日,甚至反韓,即使沒有武漢肺炎,也熱身過幾場。這一次則無端端引起華南一帶中國人暴_打黑人,認定非洲黑人身上帶有病毒,不必檢疫,由公安硬性區隔,一點也不給「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世衛頭頭譚德塞的面子,顯見仇外者將民族主義牌一旦打出,難以全部控制。

此外,一百二十年前的庚子年,清國分為主戰與主和兩大派。李鴻章雖奉慈禧之名與八國緊急談和,無視西太后的開戰命令,因為李鴻章到底有點見識,知道此舉瘋狂。李鴻章企圖和解,八大西方文明國家堅決要求中國懲處濫殺傳教士和中國基督徒的義和拳恐怖份子。迫於西太后的主戰壓力,李鴻章一度拉攏幾個知識官僚推行「東南自保」準備「另立中央」。當時有一名理性的首相,制衡了愚昧的西太后。今日中國的權力結構定位一尊,國務院總理顯然不再是所謂的李中堂,若新拳匪亂超出網絡世界,有可能引發的美中大戰,危機尤甚於西太后時代的清末。

但西方國家,民間已經先下手為強,見到中國人,已經有愛國的西方白人出手制裁。這一點,證明「義和團」並非遠東專利,各自制衡,也相當合理。

庚子賠款勒令清國賠四億五千萬兩,加利息則翻一倍。清國當然無此巨額銀兩,改為開放通商,以未來經濟利益折現。

如此一來,反而令中國人第一次全面接觸西洋現代化,外資大量進入,上海、寧波、漢口,紛紛有機會接觸西洋文明,令中國工業萌芽,下一代留學西洋之風大盛。

這一切不能不感謝所謂八國聯軍以及毅然對之宣戰的西太后。義和拳之亂成為中國歷史轉捩點,開創了中國的新時代,清國必須支付巨額賠款,推出一連串新政,例如將滿洲帝國自康雍乾三朝後擁有的蒙古土地,給予漢人開墾。

內蒙土地開放開墾之後,大量漢人帶著資金北上,與蒙古人發生衝突。此等新興漢人地主,則又學曾國藩,建立自己的保鏢武襲部隊。後來的東北王張作霖,即如此起家。

張作霖勢力座大,則成為軍閥,佔據南滿,但他有眼光,與日本合作開放實業,推崇知識,建立東北大學。這一切都是軍閥張作霖的貢獻。但在中國歷史教科書之中,此一真相,好像肺炎病毒一樣被掩蓋,史觀充滿謊言,是非顛倒,中國的下一代,洗腦成今日這個樣子,這又豈是一個上海醫生張文宏呼籲下一代戒食粥改吃西式的牛奶三文治早餐可以改基因於萬一?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