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SE風雨中開考】口罩面罩雙重保險 疫情下的考生完場第一件事:要番屋企沖涼
  • 2020-04-24    

 

等了又等,盼了又盼,延期近一個月的中學文憑試(DSE)終於開考。應屆的文憑試考生在疫情下繼續考試,身先士卒的是選修視覺藝術科,共3000多名的考生,他們分別在近40個考場應考。

毛毛細雨下,考生冒著寒風陸續到達考場閘門外等候。除了試場內的工作人員,最早到達大埔救恩書院的就是考生周同學,她因為擔心塞車會遲到,開考前兩小時已到達考場門外。內心的忐忑不安,讓她在早上5時左右已起床做準備,比平時要上學的日子還要早。

這份不安,更多的是源於考期不定的因素。文憑試本在3月27日開考,教育局在開考前6日才宣布延期一個月。一週又一週過去,疫情未受控,她擔心準備良久的文憑試被取消,「考不到試點算?」是她最常問的問題。很久沒有上課,雖然她一直有操練試卷,但考試的感覺仍然很陌生。緊張、擔心,在她腦海中不斷浮現,幸好首科應考的視覺藝術科,是她比較有把握的科目。不過在疫情下,到赴考場有一定的感染風險,除了配戴口罩,她會盡量與其他人保持距離,減少直接接觸。

7時許,一群又一群的考生陸續到達,他們背著大大的背包,拿著一大個環保袋,袋裡裝滿了畫畫所需的用具。當然少不了的是防疫用品。考生葉同學刻意買了許多的消毒用品,希望求個安心,打算用酒精搓手液和消毒濕紙巾自行清潔桌面及座椅。疫情持續,寧願多點功夫都要做足防疫措施做,自行消毒亦更為安心。考評局規定考生要戴口罩才可進考場,早前亦向考生考試日數派發口罩,但葉同學沒有用。「拿上手好像絲襪般薄,都不知如何用。」她更自備了2個備用口罩替換,以防本來的口罩被沾污。

視覺藝術科的考試比較特別,需要用上兩張枱。為此,她準備了一塊木板,一邊方便應考時畫畫,不會因為兩張枱合併的罅隙而出錯,亦可以隔多一層,不用直接接觸桌面,覺得比較安心。不過,隱形患者無處不在,她同樣很害怕,但明白難以追蹤,唯有自己做多一點防疫工作。

大埔救恩書院在早上7時半左右開閘,考生需先在閘口出示已填好的健康申報表才可入內。入考場前,工作人員會收取健康申報表,考生需經過學校準備的紅外線測溫器量體溫,用酒精搓手液清潔雙手。現場所見,未有學生因體溫過高,要先休息再重新探熱,全部考生均順利過關,成功入考場。考評局早前表示,如學生需重新探熱,最終會以耳探式探熱器的讀數作準,如考生發燒,將不能進入考場。

在出入境因疫情受制之時,很少看見的行李箱,卻出現在考場。杜同學與友人一人拉著一個行李箱,又紅又黃的十分搶眼。細問之下,原來是富創意的應考策略之一。因為考視藝科時要用上很多的畫具,「攤在地下,空位好像多一點,容易點拿用具。」

大埔救恩書院的考場有三十名考生,雖然做足防疫措施,但仍未能杜絕隱形患者的出現。「每一次咳都擔心自己是武漢肺炎。」雖然只是鼻敏感所致的咳嗽,但杜同學亦很擔心自己是隱形患者之,中了招都不知,怕傳染給其他人。以防萬一,她會考試後立即回家洗澡。

考場於7時50分左右開放讓學生進內,工作人員均戴上口罩,部分更戴了面罩,每張枱上放置了由校方提供的酒精搓手液。校方表示,已按教育局指引為考生準備消毒用品,不缺物資。進行考試的禮堂,可見考生的座位距離比以往的明顯寬闊。

考試於8時半準時順利開考。然而,這只是第一的選修課。下星期一開考的通識必修科,考生人數以萬計,相信會比第一天的情況有更多的未知數。

夠鐘,停筆。歷時4小時的視藝科考試終於完結,同學逐一將畫具收妥,一一離開考場。從孔教學院何郭佩珍中學步出的第一位考生是陳同學,她嘆了一口氣,形容自己表現一般,雖然題目不算太難,但對自己沒有太大信心。

黃同學覺得自己表現不錯,但對於試場內的防疫措施稍有微言。她認為雖然座位之間分隔很遠,但考試期間難免會脫下口罩喝水,建議當局可在每個考生的座位前,加上透明的分隔板,阻隔飛沫等,感覺較安全。

撰文:黃穎珩

拍攝:林金展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