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打街閒人】力推訂閱,亦要改革(渾水)
  • 2020-04-25    

 

親《蘋果》派系的作家和黃絲KOL一起為《蘋果》哀鳴,力推訂閱制,我是《蘋果》一員當然義不容辭。甚麼「無人是孤島」、「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喪鐘為誰敲響」、「社會責任」之類的動人說辭,我可以生成器式無限寫。是的,香港在沉淪,但這樣三不五時的道德勒索,還可以做幾多次?訂閱是第一步,但改革已是刻不容緩。大藍圖一千字是說不完,我只寫幾點改革綱領:打國際線、減內容成本和推動多元付費建立社群。

上星期我在《蘋果日報》專欄說要打國際線,朋友馮睎乾WhatsApp說我寫得好,我們談了很久,他也不停催我寫多一點。肥佬黎和民主派人士被捕又被捕,這光環是共產黨送給肥佬黎的。黃之鋒、「新學聯」和李柱銘主打政治國際線,好奇一問,為甚麼沒有媒體國際線?抗爭期大家才發現,就算連國際關係專家都沒有堅實國際線,文宣做不起來。《SCMP》近日出信說要減薪停職,其中一個無人留意的重點是他們有「450m monthly pageviews and video views」鬼佬要睇香港的英文媒體,必選《SCMP》,但它親中。

我們要問,為甚麼黃絲大台無國際媒體線,要讓話語權送給親中媒體?現在為推訂閱,肥佬已用到「社會責任」的情感道德說詞,肯付費支付的人是想要國際線,如果改成眾籌打國際,大家也樂意支持。現在是新冷戰格局,中美之間隔住了香港和台灣,肥佬黎兩邊都有業務,加上親美,怎會做不到國際線。藍圖可以好複雜,最簡單的就是抄,《SCMP》做乜,《蘋果》就是黃絲版本做一次,請幾個翻譯人員、懂英文的也不難。香港多少大學生失業啊?西方世界不論百姓、政客、智庫或學術機構都要一個媒體窗口,想想上一個冷戰費正清搞歷史、基辛格搞政治撈了幾多油水。新冷戰格局下,這些就是商機了。

《壹》要認清現實,現在推訂閱的underlying是「守護核心價值」,而不是「內容吸引好看」。付費訂閱的人也是因為價值認同才掏銀包,而不是因為《蘋果》內容做得多好。我做過一個果籽專題,5個人跟場,加我和另一訪問嘉賓,耗6小時拍攝,計上前期預備和後製,片長肯定不過10分鐘,成本何其高?

現在內容氾濫,有盈利當然不妨掏自己錢搞Netflix質素的製作,問題是冇錢嘛。跟其他內容戶合作轉載或curation,亦可以賺到點擊,尤其是要多點國際內容交流。價值放得高,也不必愁題材,從來冇鬼唔死得人,好像沙中綫醜聞、滙豐業主會、安心偷食等,當社會知《壹》仔唔怕強權,內鬼自然會報料篤灰。這些內容是送上門,不必花太多成本自家製作。港聞政治是價值需要,也合符訂閱戶的期許,財經是高價值內容,但副刊卻是可以大減。有一個肥佬黎都知的殘酷現實,《立場新聞》的影響力跟《蘋果》相若,但《蘋果》成本是一百倍高於《立場》,在商言商,《蘋果》是有很大的空間減省成本。

經濟學有一個概念叫價格分歧,大致概念是要有不同定價方式才能賺取消費者盈餘。如果用社會責任做出發點,有些消費力高一點的讀者是願意多付一點。正如中世紀贖罪券都有價格分歧,有分「全赦」、「半赦」,儀式成本相若,但價錢不一。現在《蘋果》一個價,《壹》一個價,為甚麼不能有product differentiation?訂閱、眾籌、會員制的概念相似。我求其舉個例,這大半壹週刊出了特別刊,抗爭相冊,那是賣斷市的,為甚麼不能變成訂閱的一部份,衍生另一類產品?訂閱可以分tier-1、tier-2……我不介意畀多幾百蚊收到抗爭畫冊,更不介意肺炎後多付幾百蚊,現場睇陶傑、細良late show對談。台灣有一個跟我同年的年輕朋友,他的節目叫「博恩夜夜秀」,搞政治late show,模式非常成功。訂閱制會進化或建立社群,所以產品和模式要多元。

至於付費不user-friendly、UI/UX差、不開放ad sense或facebook廣告收入和山頭主義內耗之類等,已經懶得點評,字數有限,所以我也不多說。

訂閱連結: https://s.nextmag.hk/pktLjEB2I5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