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堆填區獨白】石油:戰略物資賤過地底泥(楊懷康)
  • 2020-04-22    

 

太陽之下有新事。特朗普方剛御駕親征,跟沙地阿拉伯與俄羅斯周旋,達成協議從五月起減產一成,以托高油價。協議猶未生效,五月份的期貨油價竟跌穿零至負37.63美元一桶——買家唔使出錢,且有得落袋。無他,武漢病毒推冧世界經濟,石油需求乾渴;儲油設施,無論是大型運油輪、倉庫以至美國儲存戰略石油的岩洞皆超負荷。牛奶供應過剩,可以倒落田作肥料;石油卻不能倒落大海,是以須付倉租找人捱義氣方能甩手。戰略物資竟賤過地底泥,此又人間何世?

雖則如此,十一月份的期貨油價可依然站穩30美元一桶的水平,足見市場預期負油價乃一時供求失衡所致,待到渡過武漢病毒之劫,經濟復蘇將穩住油價。果如此,特朗普居中達成的減產協議亦非如評論界所指,完全無用的廢紙。協議成事,關鍵人物有三,除了特朗普尚有沙地阿拉伯的儲君和俄羅斯的普京。此三者何等樣人也,安會作無謂之舉。

特朗普的老父經營地產,他自小出入地盤,甚麼污糟邋遢蠱惑招數沒有見過。搖筆桿、靠把口揾食的人知道協議無托價之效,老奸巨猾如特朗普者竟懵然不知?不可能的。同樣,沙地王儲心狠手辣,皇親國戚、叔伯兄弟,甚至親生手足,要拉就拉、要鎖就鎖,他會相信一紙虛文能牽制二、三十個各懷鬼胎的產油國?也不可能的。至於普京嘛,別的不說,只是那副寒氣逼人的眼神已教你知道他不會拘泥於任何協議條文。以三者之德性竟然合作炮製個世所公認沒有用的協議,此又豈不怪哉?

特朗普尤其應該清楚協議有多大實效。為了促成協議,他押了美國上去,承諾跟加拿大、巴西捆綁在一起,每日減產370萬桶。他當又知道跟沙地阿美(Aramco)有別,美國和加拿大的石油公司全為私人企業而非國企;除了誘之以利,政府沒有本事叫他們增產或減產。美國有9千多家石油公司。山寨式的,不難只有有一、兩口油井;規模大的,則是像埃克森般的跨國巨無霸。哪怕特朗普有本領叫他們統統減產,如何分派減產限額方叫所有石油公司都能服氣?公司眾多,如何確保一一遵從要求減產?自己國家的石油公司尚且使唔郁,特朗普哪裡來的信心協議的數十個國家都能履行承諾?

眾所周知,即使武漢病毒未推冧世界經濟,不少產油國已面對不同程度的財政困難;當中尤以伊朗、委內瑞拉和尼日利亞的境況最爲惡劣。現今再受武漢病毒摧殘,雪上加霜,偷雞增產以多賺外匯的壓力之大,得未曾有。可以斷言,這些國家信守承諾減產的機會幾乎等於零。疫症當前,選舉工程如火如荼,特朗普排除萬難促成形同廢紙的協議,他莫非沒有別的事情麼?

茲事體大,哪敢怠慢?公佈協議之時,特朗普毫不諱言保住油價即是保住成千上萬與石油有關工人的飯碗。他正角逐連任。保就業較別的時候更為吃緊。拜頁岩油革命之賜,美國重奪最大產油國寶座,進而壯大其戰略、外交以至經濟的霸權優勢。然而這個優勢的基礎薄弱:從事這門新興生意的油公司大都以矽谷初創公司為榜樣,規模小而借重債;有欠財力,現金流如同其命根。油價若然一沉不起,現金流不繼,這些公司停產倒閉固然打擊就業,乏力還債且不難引發骨牌效應,甚至有觸發金融危機之虞。石油業既爲霸權之所繫,出手制止油價尋底,特朗普的考慮又豈止於十一月大選蟬聯而已。沙地阿拉伯和俄羅斯跟美國的利益迥異,何以願意聯手成全特朗普?

錢。一切都是為了錢。沙地阿拉伯的原油層接近地面,生產成本低得無人能及;專家估計,大約為3美元一桶——較沙地的食水廉宜多矣!然而財政開支大,不推高油價至40美元一桶沙地無以達致收支平衡。王位繼承踏入關鍵時刻,儲君正藉調整經濟以建立强勢領導,而在在需財。俄羅斯的原油生產成本遠較沙地為高,對出口石油賺取外匯的依賴絕不比沙地小;估計油價須達到80美元一桶財政方能平衡。油價破零,跟兩國意願背離,如何是好?

捨進一步減產,別無他途。沙地阿拉伯、俄羅斯、美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財政上較有條件進一步減產的首推沙地阿拉伯。許是如此,儲君方行其苦肉計,先發制人,以增產、削價相逼,讓所有產油國認真對待非大手減產不可的現實。事到如今,貼錢方能將石油甩手,不減產還成嗎?

============================

【補白】「連坐法」製造攬炒

在印度,司機以響按為樂,卻製造公害;首都新德里噪音污染尤其嚴重。專家使出「連坐法」以清淨耳根:交通燈前噪音分貝愈高,紅燈亮着的時間愈長,以收阻嚇之效云云。

「連坐法」雖能化公害為所有司機皆須承受的私害,然而無辜者亦不倖免,即是製造攬炒,此非形同鼓勵將個人快樂建築在他人痛苦之上的施害者更加肆無忌憚?

印度試圖以調節紅燈亮着的時間長短遏制噪音污染。(路透社圖片)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