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紅色資本重新開始】痛心賤價私有化 長情股東大戰利豐
  • 2020-04-21    

 

滙控(5)首度取消派息後傷盡不少長情股民心,亦有網民改歌詞「明明滙豐轉眼變成利豐」譏笑滙豐之餘帶出另一隻「墮落天使」——利豐。

利豐曾被譽為「採購業」的神話,在九十年代科網股出現之前叱咤香港股壇,曾經登上藍籌外,更成為哈佛商學院的研究案例。不過事隔多年,堂堂一代大藍籌,近年股價一沉不起,由最高25.98元跌至最低至0.435元。在這風高浪急的時候,更提出以1.25元私有化,每股溢價1.5倍,表面上好吸引,但相對高峰期時卻大跌9成5。利豐市值2000億變不足100億。

事實上利豐營利模式在網購盛行的世代,早己神仙難救。不過,當中的物流業務,佔核心經營溢利逾四成,比本業還高,去年淡馬錫更以23.4億元入股其物流業務2成1股權,以此估算,單是物流業務估值就逾百億元,多過利豐市值。今次利豐賤價私有化,夥拍紅色背景GLP,成本72億元更由對方「買單」,市場憧憬物流業務,將會重新上市。

不過,大股馮氏想同第三者「重新開始」並不容易。本刊走訪多個持有利豐多年的小股東,決定死不放手,有人投資140萬淨返25萬,斷言最多「攬炒」:「預筆錢輸晒。」這種痛恨,都要基於當日對這隻股票的愛。

長情股民一場春夢

家住南區一中產屋苑的、李小姐一家於06年以約7.1元,買入20萬股利豐,投資成本總共約142萬元。對於私有化李小姐就一定反對,「而家好似任人魚肉一樣。」李小姐未退休前,和家人一起經營生意,有一定現金流,在六七十年代已有投資股票,曾經買過8號仔(電訊盈科),令她蝕入肉,後來轉買利豐,就是看中它高息之外,認為管理層亦信得過:「以前派息唔錯所以很吸引。本身真係幾好㗎,啲管理層都好。但係可能因為外圍好多嘢變。佢變咗做夕陽行業,想轉型都轉唔到型。我只係憑良心希望可以提高個價。」

其實利豐於2011年曾上到24元高峰後一直下滑,多年來有多次的逃生機會,經歷過盈警、被踢出藍籌等,股價蒸發9成,李小姐也不走,原來每次都是給它一次反彈的機會,最後卻發現錯愛了,「我諗住佢會反彈,估唔到管理層會咁做。」

不過利豐過去多年派息高,以李家持貨14年計,手持20萬股,已袋股息逾128萬。此外,在2014年馮氏旗下利標品牌(787)上市亦向利豐股東發送股份,李小姐當年共獲得20萬股,以利標品牌昨日收市價0.197元計,市值約3.94萬元。再計及利豐成功私有化,李小姐一家本來持股市值只有約21萬8千元,變袋25萬元。這麼多年,總計袋約157萬元,雖然未算損手離場,但卻輸了14年的光陰,亦輸了眼光,她說當發了一場春夢:「做錯左好多野先有醒覺,但係我要負責任,我就當一場春夢。我成日講曾經有咁嘅錢依家冇咗,我只係咁岩好彩仲有兩餐食,叫自己唔好咁執着。」

如果重新讓她選多次,她會及早抽身,「如果早啲走就唔使輸錢。我哋又冇諗係咁擺喺度,所以而家買股票係唔可以長揸,因為而家個世界變得好緊要。呢個係我要為呢個負責任,係一種遺憾。耐唔耐我都會覺得個心唔舒服,都要接納呢個遺憾。」

小股東預筆錢「輸晒」

另一位持有4.6萬股的黃先生表示自己一定會投反對票,又說最近提出私有化的公司如會德豐出手亦較闊綽,反問何解大股東馮氏有能力卻不願以較高價錢收購。雖然預料私有化失敗後,股價或不會再升上1.25元,但也不甘心屈服:「預筆錢輸晒。(股票)放係度又唔會執笠既,佢生意仲係度嘛,反而依家呢個疫情可能佢生意仲好,因為個個都話唔要中國貨。」

另一位股民陳小姐在記者問她對利豐看法時才得悉行豐計劃私有化。她表示自己喜歡利豐的理念,故在多年前以十多元價位購入兩萬股。看好利豐的她沒打算沽出,故一直沒有留意利豐動向。當她知道利豐作價1.25元私有化後,馬上斷言會投下反對票:「果個馮國經我都覺得佢係幾好架,會帶領我地。諗住擺係度就算,諗住始終佢會更好。只不過諗住係暫時性咁樣(股價低迷),就無諗過會咁樣(私有化),即係有啲失望囉。」但假如私有化失敗,股價分分鐘低處未算低,但她已經豁出去,「跟左咁多年都咁蝕,無理由依家平到不得了賤價咁送比佢!」

利豐私有化前車可鑑

利豐寓意「利潤豐盛」,曾經風光多年。1906年馮國經祖父、曾留學美國的馮柏燎與同鄉李道明合資在廣州開設利豐行,兩人是第一代華資買辦。後來李道明退出利豐,利豐由馮氏第二代接手,並於1973年上市。不過上市後由於利豐家族成員各據山頭,經營困難。於是馮國經於1988年以每股8.5元,較當時的資產淨值溢價65%私有化,最終以大比數通過。重組後利豐於1992年重新上市,當時中國對外開放,利豐行動強勢,收購當時英資洋行英之傑,成為龍頭買辦貿易公司,2010年市值突破2000億元。

九十年代互聯網尚未普及之時,採購貿易是一門非常吃香的生意。當時的國外品牌均需要通過「中間人」的採購模式才能打入國際市場,進軍大陸市場。當時利豐及思捷(0330)等採購巨頭業務蒸蒸日上。利豐業務的消費產品遍及成衣鞋類及飾物、玩具與遊戲、家具餐具等等,規模龐大,儼然一個消費品王國,被基金奉為神股,在2000年8月被納入恒指成份股。過去靠併購帶動增長,東併西購多個品牌,當中最矚目的是2000年以22億元收購盛智文的採購公司Colby,2007年以接近20億元收購國際時裝品牌Tommy Hilfiger 的全球採購業務,以及2009年以約31億元收購擁有CK和迪士尼等品牌特許經營權的美國服裝銷售商WearMeGroup。

利豐的「供應鏈」及管理模式早年曾備受讚譽,馮國經和馮國綸同為哈佛商學院校友,馮國經更曾在美國哈佛商學院任教,予人一種老實能幹的感覺。馮國經於2012辭去主席職位,由胞弟馮國綸接任,力谷兒子馮裕鈞上位做第四代接班人。

但新班子上場後,公司亦隨即走樣。而事實上在全球化下已成明日黃花,利豐「中間人」角色漸漸失色。加上網購大勢所趨下,不少電商業務突圍而出,例如亞馬遜、阿里巴巴及淘寶等,大大縮減中間人的成本。利豐本業「萎縮」,高層當然多次嘗試救駕,自2008年起不斷推出「三年計劃」轉型,不過多年來計劃都未能達標。

不過利豐近年成績表依舊強差人意,營業額續年縮減。據利豐2019年年報,集團核業務供應鏈解決方案業務只佔40%,批發業務佔19%,而物流業務卻佔最多有41%。其實利豐物流業受惠電子商務物流的增長,一直是業績的亮點。在2019年年報中可見,即使利豐因客戶持續去庫存、破產及店舖倒閉等情況,營業額下跌10.1%至114億美元,但物流業務營業額仍可上升3.5%,抵消了部分營業額跌幅。因此,利豐早已有意將物流業務這隻金蛋分拆上市,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入股利豐物流(LF Logistics)21.7%,套現3億美元(約23.4億港元),變相價值最高的利豐物流只剩下78.3%權益。

利豐被染紅 馮氏袋百億

今次私有化計劃下,利豐馮氏並非單獨行事。預計私有化所需的逾72.2億元,將由「GLP集團(普洛斯中國控股有限公司)」出資。私有化後的馮氏股東可持有六成附表決權股份,而剩下四成附表決權股份由GLP持有。

表面上GLP為新加坡實體,是物流、房地產、基建設施、融資及相關技術方面的營運商及投資者,但不可忽略GLP背後有五個股東全屬中資紅色背景:厚樸基金、高瓴資本、普洛斯梅志明旗下SMG、中銀及萬科,五者約各持有約兩成股權。

馮氏不單不費分毫私有化,今次GLP用72億元換來6成7股份(當中46.12%無投票權以及21.55%有投票權),假如往後用相同估值收購馮氏32.33持股,馮氏更可收取35億,比現時手頭只值14億元股份,變得水漲船高。事隔數年後,利豐亦可再度包裝上市。

股民取態成關鍵

不過,這個如意算盤是否打得響,小股東的取態也十分關鍵。馮氏家族現持有利豐32.33%股權,主要基本股東之一Silchester International Investors LLP現時持有逾8.57億股利豐股份,佔利豐已發行股份約10.08%,剩下57.59%為散戶。達成私有化需要股東以投票方式表決,要求股份價值不少於75%的股東或代表出席,而表決反對票數不可超過 10%。雖然Silchester曾表示:「在適合時考慮私有化方案好處」,惟身體很成實的基金近日多次減持,似乎對利豐是否能成功私有化抱有懷疑態度。跟股票談感情,渴望它有改變,不如學基金灑脫地面對。

撰文:葉嘉兒

拍攝:林志謙、蔡福生、石鎬鳴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