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與偏見】武肺蝴蝶效應(黎智英)
  • 2020-04-20    

 

這是「Road to Damascus」的變化。武漢肺炎不僅是個瘟疫,影響之大始料不及。它赤裸暴露一個事實:一個以集中權力禁制言論自由的專政架構,是否能應付武肺病毒這個看不見但擴散極快的敵人。以一個封閉資訊作為管治機制的政權,或許能應付到美帝,但肯定應付不了武肺病毒這敵人。唯一迎戰方法是恢復人民自救能力,人民能自救是對這神不知鬼不覺的病毒最有效的抗體。人民能自救,這國家便得救了。

香港是個好榜樣。政府處理疫情,搞到要醫護人員罷工抗議才封關(但沒有全面封),不知所謂,全靠經歷過SARS的醫護人員的經驗和醒覺,以及香港人的自救能力,我們總算做得不錯,正是因為我們有言論自由,因而具備自救能力。

若中國有言論自由,當武漢醫生最初發現不尋常的病毒,便可以警惕當局和巿民,市民各自做好預防,資訊透明,當局也不可能不採取行動,病毒便容易控制得多了,不會造成今日個世界咁大鑊。中共控制資訊,剝奪了人民知情權,圖以蒙着人民的眼睛的羊群式領導,為人民做計劃、做決定,人民不用有主張,毋須自救。這一次瘟疫的教訓是,這種專制是行不通的。

武漢肺炎瘟疫過後,世人回首滿目瘡痍,死者親友的淒傷,失業的人徬徨焦憂,有些人抑鬱甚至自殺了。我們都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老人家的經驗沉澱下來的智慧,予家庭溫暖和穩定,現在都被這瘟疫幾乎一鋪清。這次疫症死者老人家居多,多少家庭失去了精神的依靠?

當你走在行人道上,看到都是結業關了門的店舖,你可以想像整個經濟不同行業,都有同一程度「關了門的店舖」,這經濟損失會是多大!不用說各國政府拿出來救經濟和就業的幾萬億美元了,這次經濟停頓造成解僱了有經驗的工人,一些較弱勢的公司捱不住倒閉了,都會導致生產斷層的現象。經濟再起步,必須再聘請工人,再調整工序(因有同行倒閉了),這需要的時間和成本也不少。

武漢肺炎瘟疫後經濟復蘇,除了重啟生產線需時,一般人經過浩劫般的經濟損失,心理打擊下由奢入儉,暫時謹慎消費理所當然,因此復蘇初期經濟萎縮,失業人士需一段日子後才能找回工作,企業生產需時調整,等待經濟回復正常才能重返正軌。這些劫後重生的整頓和調節,都是昂貴的時間和金錢成本。

試想想,這次瘟疫後,各國減少在中國生產,把生產分散到不同國家,或回流本土生產(因科技進步,機械人科技有效地協助人操作生產過程,改善貨品質素和提高效率。在美國更有最便宜能源費用,回國生產,無論美國或歐洲日本等國家,都會是必然的趨勢),重組全球貨品和資源供應鏈。這全球供應鏈重組令工廠遷移,重新聘請和訓練人才,以及重組社會網絡關係,牽涉費用不菲。這次瘟疫全部經濟損失,比起08年大蕭條還要嚴重許多。

經濟損失是一回事,更大的陰影是,以後跟中國人的貨物來往,是否會不知不覺中,傳來看不到嗅不着的病毒mini原子彈?這無影無蹤的小型原子彈,潛入人群聚集地,隨時爆炸死得人多,這才最令人擔憂。此後中國人在世界各地旅遊,中國貨在世界各地交流,受到更多的規條和限制,幾乎事在必行。這些規條附加的交易成本,將增加中國人的旅遊費用和困難,並減低了中國貨的競爭力,中國人和貨物將成為被「歧視」的目標。

這次瘟疫始料不及的,竟然是推動了全球化生產網絡的新秩序。以上說的瘟疫後經濟斷層,生產工序調整和全球商品及資源供應鏈重組是其中一二。沒想到疫情發展短短幾個月,回頭世界秩序已是百年身。這瘟疫讓世人認識到,中國並不遙遠,它的威脅只在咫尺之間。我們都忽略了,病毒是無影無蹤的敵人,這敵人無論在哪裏出現,傳染速度之快,幾乎全世界的人都同時受到威脅。若發生在中國的病毒可馬上威脅到全世界,世人是否有權要求中國採用有效預防病毒的方法?若言論自由使每一個人有自我防禦能力,是最有效預防病毒擴散的方法,世人關注中國的言論自由便理所當然了。這不再是內政外政禮節問題,病毒沒有內外之分,外國政府和中國政府有同樣解決問題的權力和責任。中國人的言論自由,將會成為國際關注的議題,世界民間的輿論和政治的指控將響徹雲霄,中國政府的所作所為將無所遁形。

國際傳媒、政治團體、民間言論要求中國賦予人民言論自由的獅子吼,將在中國迴響不絕,壯膽了中國人民提出同樣的要求。我們都說,克服到最先十五分鐘的恐懼,中國人民就可霍然站出來反對。不想馬上垮台,中共只好向人民妥協,同時亦向垮台走出第一步。沒有了資訊封鎖、隱瞞欺詐的機制,中共政權是守不住的。上次美蘇冷戰結束,沒有開過一槍,蘇聯就此倒下了,跟那時候教宗保祿二世一直在宣揚:「不要害怕」是有莫大關係的。人民不害怕,中共便倒台。

外國傳來的獅子吼正是告訴中國人民:「不要害怕!」。這些從文明世界傳來的壯膽共鳴,是中國人民醒覺時刻!是中共喪鐘響起!

不,不,人民不是要反政府,只是要求有知情權,以求保護自身安全。在病毒泛濫時代,言論自由讓人民保留自救的能力,是人民基本權利。言論自由的呼喚,中國人民和文明世界同時響應,聲音衝破雲霄,力量移山拔海,將會給中共帶來從未有過的改革衝擊。有時候改變毋須多過蝴蝶輕輕拍翼,時代要變始終會變,烏天暗地的瘟疫災情下,改變,是讓某些地方破裂,透出一點點光,照亮改革走下去的路途。

這次武漢肺炎瘟疫,是在中共政權高牆上劃破一道裂痕,暴露了中共制度的缺陷,突顯了中國人民言論自由的禁制對世人的威脅,成了世人自身安全的關注。中國人民的言論自由不再是中國內政,而是全世界會受影響的人,包括幾乎所有人,都有權要求得到的安全保障。世界各國政府、人民聯合起來,與中國人民合力推動言論,資訊自由,恢復人民自我防禦和自救能力的呼喚,將會啟動世界新秩序。這新的世界秩序,隨而改變中國成為更開放和自由的國家。武漢肺炎瘟疫像一隻蝴蝶輕拍翅膀,導致中國天翻地覆的改革,始料不及也!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