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狗棄養潮】狗界「姚明」兩遭遺棄 亂世幸遇佳人 巨犬主人:我叫佢疫情小公子
  • 2020-04-19    

 

疫境沒完沒了,民不聊生,體型龐大的家犬因食用開支不菲,成為家庭「裁員」的犧牲品。專門安置遺棄巨型犬的Bowie指出,自農曆新年疫症爆發至今,共收到約二十多宗有關棄養家犬的求助,近月經她安置的大型狗明顯增加,而且包括藏獒、聖斑納、大丹等巨型犬。

養有七隻貴婦狗的Bowie,在疫情嚴峻下,仍堅持每日帶狗狗外出放電,每次出門和回家,她都會為狗狗進行消毒。

「以前一大班人放狗,十多隻狗一起玩,很熱鬧,現在為了衛生和安全,狗主通常都各自放狗。」她說,自有貓狗確診後,有些街坊以為貓狗會把病毒傳播開去,見到放狗人士會一副避之則吉。

「有歧視情況,但我覺得也不是壞事,省得我的狗被接觸,有風險。」

不少市民對狗隻染病原因一知半解,以為狗是播毒媒介,Bowie的求助個案中,有不少是狗主受家中老人家的壓力,要她棄養狗兒。

蔡小姐正是其中一名苦主,「媽媽要我棄養囝囝,但怎可以這樣做,因為病毒就放棄家人,我做不到。」手背是肉,手心也是肉,幸好她堅持到底,極力解釋後,媽媽沒有再提棄養。

比起疫症恐慌性拋棄,財困更難拆招。

Bowie另一名求助人是高加索主人,他本身有經濟問題,近月經濟停擺,其收入雪上加霜,需要大屋搬細屋,由於所養的高加索犬食量很大,主人不堪負擔養狗開支,遂決定棄養,並要求Bowie幫忙為愛犬物色新主人。

Bowie很快物色到新主人,但該高加索犬原來患有髋關節病,出現劇痛,加上太掛念舊主人,半夜如狼嚎般哭叫,無法適應新環境,最後要由舊主人接回家。

Bowie覺得主人其實也很疼愛狗狗,不捨得送走牠,於是跟他好好傾談,「其實狗很簡單,一千元的糧牠吃得開心,一百元的糧牠一樣吃得開心,牠在乎的只是主人是否愛牠,是否在身邊。」

最後該主人打消棄養決定,「租了一間鐵皮屋,跟狗狗一起住。」

Bowie慶幸結局最終人狗團圓,因為巨型犬在此時勢下,要找到暫託和新主人是難上加難。

「即使沒有特別病痛,巨型犬每月花費平均二千五百元,一年開支約三萬六千元,假設十年壽命, 花費就大約三十萬元。」

她用以前養的一隻藏獒「英雄」為例,體重一百八十磅的藏獒,食量驚人,需吃鮮肉,食用加上少量補品,每月養狗開支約三千元。

醫藥費也相當驚人,是一筆大開支,「牠的手部有創傷,每次照X光片連藥費,埋單要一萬多元,因為不能根治,每月要花二至三千元打骨針,由兩歲開始,骨針直打到牠十歲終老。」

「還有心血呢,每日親手烹調食物,給牠煮肉,煮蔬菜,為免嚇到街坊,我需在深夜時份放狗,犧牲了睡眠時間。」

她解釋,即使太平盛世,大狗也不易在一時三刻找到新主人,所以大狗會被安置到暫託人處居住,找到合適主人才送到新居所。

不少遺棄狗隻曾經受過虐待,心理受過創傷,不容易相信人,不易融入新家庭,Bowie 會安排大型狗接受訓練,以免牠們被退回、造成二次創傷。

「義工最不想見到狗狗被退回,因為會對狗造成很大打擊,可能會出現自殘行為,但現實是,無論義工怎樣小心,有些狗是特別坎坷,總是遇人不淑,命途多舛。」

在元朗這個棄犬暫託處,Bowie正跟訓練員呀鴻了解狼狗Renee的心理康復進展。

「牠最近怎樣?」

「初來的兩星期有點抑鬱,不理睬人,就只趴在地上,現在好多了,會玩會笑。」

Renee的身世十分可憐,牠曾經三度被棄養,第一次,牠被棄養和綁在士多外的欄杆,有市民看不過眼,將牠交給Bowie,Bowie為牠物色到主人,但不幸到了新家不久,即染上了心絲蟲症,由於主人的居所比較擠逼,不宜作休養處所,Renee被送到主人的父親「爺爺」處,在新界村屋養病。

Renee和爺爺一見如故,感情非常好,爺爺經常為愛犬烹製牛腩等美食,Renee亦寸步不離爺爺,每晚都守在他的房外,保護主人。

可惜好景不常,爺爺年紀老邁,有次病發倒在屋裡,昏迷前按動平安鐘,消房員和救護員趕到,但Renee以為他們要傷害爺爺,不斷狂吠,不讓他們接近,爺爺兒子趕至,將Renee繫上狗繩,並綁在柱上,但牠擔心爺爺安危,竟用拼命掙脫綁繩,亡命地奔跑,狂追救護車,到被救護車擺脫,還一直悲鳴。

爺爺出院後,與Renee過了一段短暫的快樂日子後病逝。自此Renee茶飯不是思,不斷消瘦,禍不單行,爺爺兒子經濟出現問題,Renee又被棄養,經過兩度遺棄,加上痛失主人,一直表現抑鬱,直至訓練員呀鴻悉心照顧,最近才稍見開朗。

呀鴻自Renee耳殻上的編號,追查到牠竟是舊公司繁殖的狼狗,由他自接生餵奶、訓練。「沒想過輾轉間,牠又回到我身邊,如果沒有人收養牠,我願意領養牠。」

Bowie說,全城避疫,經濟陷入停頓,狗義工也處於艱苦戰鬥的狀態,「棄養狗隻都有入冇出,人人都在家中避疫,很難安排領養人與狗見面。」義工亦減少外出,Bowie探望完Renee,又要趕去為大丹Roofy送「出嫁」禮物。

Roofy是一隻年約一歲的雄性大丹,體重有六十三公斤,近一百四十磅,後腿站立的時候,身高近一米八,牠有姚明的身高,可惜沒有姚明的運氣。牠也曾經被兩度遺棄,第一個主人是年青人,新鮮過後,發覺Roofy愈來愈大隻,於是將牠遺棄,第二個主人更壞,竟把牠養在天台,經常用燒烤叉打牠,打到燒烤叉折斷才收手,後來義工把Roofy救出,交由Bowie物色新主人,這一次,Bowie挑了一對思想成熟,經濟穩定的夫婦Joe和Amy收養Roofy。

Amy任職物理治療師,與當牙醫的丈夫都是巨型犬迷,她說大丹是丈夫的Dream dog,但跟Roofy見面後,發覺牠非常活躍好動,性格上,跟之前所養的沉穩藏獒是兩個極端,Amy坦言,曾經有過猶豫。

「牠是破壞力很強的狗,毀爛過電視機,還有很多東西,但牠真的很傻氣和可愛,所以我們回去好好考慮了一段時間。」在執拾物件的時候,Amy看到以前養的藏獒的相片,想起養牠們的時候,也克服過很多照顧問題。

「但牠們給我們很多的愛,這些回報都是無價,而且領養是很有意義的事,我們相信,給Roofy充份的愛和適當的訓練,行為問題會漸漸改善過來。」最後Amy和丈夫領養Roofy,在Roofy受訓期間,Amy更買了五個儲物櫃,將客廳的雜物收入櫃內,減低相處上磨擦,生活更融洽。

疫症橫行的亂世,更突顯到人的善惡,有人為求自保,拋棄家中狗兒,Amy卻認為這個時間遇上Roofy是上天的恩賜,珍惜每一個相遇,每一個相聚時刻,「我叫牠疫情小公子,剛巧這個時候出現,也剛巧讓我們看到牠,如果不是出現疫症,我怎會有這麼多時間在家,怎會有這麼多時間教導牠,一切都是緣份,注定我們要更疼愛牠。」

採訪:蕭瑩盈

攝影:Chloe、蕭瑩盈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