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私有化尋寶系列三】周大福(1929)股價潛水8年多 憧憬私有化無望
  • 2020-04-22    

 

疫情下,珠寶股周大福(1929)今年首三個月港澳及內地同店銷售分別跌六成半和五成,股價由今年年初跌約兩成。由11年年底上市至今,周大福八年多以來一直潛水,股價縮水六成。每次低位也有散戶博撈底,甚至以大股東新世界鄭氏家族是私有化活動常客作推測,以為周大福有機會私有化。不過,即使形勢如何,周大福都幾乎不可能私有化,散戶小心睇路。

大股東新世界鄭氏家族持有周大福89.3%股權,10.7%公眾持股量的市值僅約60億元。現金充裕的周大福,在去年9月底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達51億多元,另包括珠寶及黃金等原材料和製成品等存貨的價值是425億多元。另一方面,集團資產淨額約270億元,每股資產淨額約2.7元,較2015年的每股資產淨額4.1元明顯收窄,某程度能解釋股價積弱的原因。

如果私有化的其中一個誘因是股價未能反映公司價值的話,市場對周大福仍然「慷概」。以每股5.5元計,周大福的市盈率約13倍,市帳率約2倍。同業六福(590)和周生生(116)的市盈率約是7倍至8倍,市帳率少於1倍。雖然有本港龍頭珠寶股的冠冕,但周大福相對仍然是貴。

受武漢肺炎疫情拖累,周大福今年首季港澳同店銷售按年急插65%。

當年周大福以高市盈率招股,每股招股價15元,集資約158億元。事實上,11年周大福上市是為「了結心願」,當時被市場形容在上市一事親力親為的鄭家純曾指出:「我一直以來嘅心願,係周大福可以一代傳一代,永世咁傳落去。只有將佢上市,先至可以達成呢個願景。」他續說,上市後會有獨立董事及監管機構監察,令周大福的運作更清晰。因此,市場解讀周大福上市非為集資,而是已故鄭裕彤的心願,透過上市進一步加強企業管治。

別說在彤叔意旨下,周大福不可能改變引入市場監管的方針而輕談私有化,就是按鄭家以往私有化新世界中國和新世界百貨(825,私有化失敗)的作風,長情小股東仍未必受落。14年,新世界發展(017)首次提出私有化新世界中國,每股出價6.8元,被市場嫌出手過低,最終花了兩年和加價(每股7.8元)後才完成。再者,為了私有化新中,新世界發展更在14年3供1集集資約140億元,新世界發展股價一度大插逾14%。

到17年,新世界發展又提出以每股2元私有化新世界百貨,較該公司資產淨值折讓達41%。新世界於2007年7月分拆新世界百貨上市,招股價5.8元,但事隔十年,私有化作價僅2元,較招股價低65%。市場期望新世界發展會調升私有化作價,但管理層強調不加價,並三度延長要約期限﹐最終只取得相當於無利害關係股份約83.92%接納要約,低於私有化要求的最少90%要約股份門檻,私有化計劃失敗。市場亦質疑管理層的執行力。
鄭家純曾指,將周大福上市是了結心願。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