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好匯豐好】專訪葉維義:要對得住下一代 望中央再畀50年不變
  • 2020-04-17    

 

大笨象滙豐(005)不派息,傷透股民心,有股壇「長勝將軍」之稱、惠理基金名譽主席葉維義,也坦言作為股東感到失望,無奈笑道:「聽到消息我好愕然,我估都估唔到會係咁!」

葉維義與很多香港富豪一樣,都是滙豐的忠實擁躉。○九年,葉維義亦有參與匯控世紀供股,當時睇好匯控股價會升上八十至九十元。今日,他同樣不看得太淡。他認為從價值投資法來說,匯豐股價40元以下,可謂是「buying opportunities」(買入時機)。

作為股壇老手兼前高官,葉維義不只著眼於面前風浪,更放眼看2047年後的香港。

滙豐揸得過 只要唔好諗住「賺大錢」


高位買入滙豐的散戶,眼看滙豐股價跌至40元以下,心急如焚,葉維義則這麼看,「不應該因為自己買貴了,今日就不持有,你要看今日的價格值不值得買入,或者應不應該賣出,我覺得今日這個價不值得賣出。」葉維義指如今銀行規管多多,令銀行成本上漲,生意難做,同時競爭對手又增多了,有別於30年前,環球的銀行業已風光不再。

不過,葉維義始終認為,只要不要想著「賺大錢」,單從保值及收息上,滙豐未嘗是一個不錯的投資。「匯豐仍然有派息能力,今次不派息,只是因為英倫銀行施壓力,過後匯豐很可能會回復以前派息政策,甚至派特別股息也冇問題。」他表示匯豐董事局應該考慮遷冊回港,因為英國已脫歐,再無法食正歐洲市場,反而亞洲前景相對較好。

愛滑水滑雪睇漫畫 棄繼承新昌


葉維義先後成立惠理基金,以及成功狙擊中巴回饋股東的「亞皆老街管理」,是不折不扣的金融人,但其實他的家族本來從事建築。葉維義祖父葉庚年生於上海,1930年代日本侵襲上海,於是他走難來港,其後創辦建築公司新昌。這間有80年歷史的老字號,有份興建海洋公園、啟德客運大樓、環球大廈、世貿中心等地標,第二代的葉謀遵是已故香港期貨交易所前主席。葉維義鍾情於基金投資事業,創辦惠理基金,無意接老父的棒,葉謀遵便於2007年將已上市的新昌賣盤。

葉維義是非一般富豪,不但沒繼承家族老本行,習慣及嗜好也非常人能及。他年屆61歲,仍經常出海滑水,以及出國滑雪;多年來堅持不吃午餐,但愛飲可樂。踏入他的辦公室內,看到的除了是地上擺放一箱箱紅酒,書架上放滿的漫畫及小說也十分顯眼。他稱從小看金庸及溫瑞安的武俠小說,以及漫畫《龍虎門》、馬榮成《風雲》長大,「睇《神之水滴》,因為講酒,我有興趣。」葉維義對他的珍藏如數家珍,童心未泯。他的太太是社交名媛梁美蘭,兩夫妻非常恩愛,但性格截然不同,葉維義比較低調,猶豫過是否接受壹仔訪問,「被你地拗贏咗!」

低調的葉維義,卻在2009年踏足官場。當時他獲任特首曾蔭權邀請,做行政會議成員,梁振英是行政會議召集人。直至2012年梁振英上任特首,葉維義再無留任。他表明自己並非有甚麼政治抱負,只因當年金融海嘯打擊香港經濟,「因為Donald覺得我可能幫到手,或者比到啲意見,我覺得自己都有啲時間,佢又咁有誠意,我就去試吓幫唔幫到。」

沒期望沙士式V形反彈


17年前沙士過後經濟V形反彈,葉維義對今次「疫市」沒這麼樂觀,「我覺得心態上是諗住要捱下。」當時沙士影響最大的是香港,但是今次武肺席捲全球,各國也要由經濟低谷開始發動,「我看現在很多政府如美國,就算是放寬也是逐步放寬,而非一口氣放寬,唔係好似話開燈開關掣一開就放寬,如果佢放寬都係慢的話,邏輯上就算經濟恢復也不會一口氣恢復,都係慢慢返來,所以我覺得W-shaped可能性都好大。」

未來會否通脹,則視乎印了多少銀紙,另一重點是銀紙運用的速度 。「人用錢的心態不是一個很平穩的心態,悲觀的時候就咩錢都唔使,樂觀的時候就當錢是天跌落來的,就使得好濫的。若信心回來的時候 money velocity (貨幣流通速度)會來得好快,這樣inflation就會高。」

深信香港是一盤好生意


回望去年反送中運動,曾經是朝野中人的他也歎道,「逃犯條例」撤得太慢,他再補充道:「好多時批評人都係馬後炮,批評人容易,要做其實就難很多。」在美國長大的葉維義表示相信民主價值,民主制度可篩走不合適的領袖,「民主制度要付上高昂的insurance premiums(保險費)。」不過,他不認為民主是政治的解藥,「Politics is the art of possible(政治是可能性的藝術)」,香港人最應該爭取的,是與中央達成溝通,爭取2047年後再多50年不變,「我想這是我們最對得起下一代的。」

他直言對阿爺來說,香港的金融市場仍極具價值,「因為香港有國際性credibility,我想中央也很重視這份credibility。」他引用畢菲特一句話,如果一定要揀,投資good business with bad management(管理差的好生意) ,或是bad business with good management(管理好的差生意),他說畢菲特寧願選擇投資前者,「生意唔好,就算你有怎叻的管理層,但因為競爭很大,生意難度很高,只要有少許疏忽,傷害已經很大。」

他深信香港就是一盤「Good business with bad management 」,因為從天時地利人和三點來看,香港佔上風。他坦言香港真正的競爭的對手,說來說去也是上海及北京,「但是北京天時冬天凍到七彩,夏天熱到七彩,平時又有沙塵暴。上海地理上也不是特別吸引。香港有山有水,行山、出海,幾方便!」在他心目中,香港早已三盤兩勝,「我哋依家人和可能慘啲,但是天氣是地理二、三百年後,仍會勝過上海同北京,所以我點都睇好香港嘅前景!」



撰文:邱嘉幸

拍攝:廖健昌、梁正平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