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聶德權高志森母校】門常開 觀塘瑪利諾書院
  • 2020-04-17    

 

說起瑪利諾,很多人自然會想起九龍塘的瑪利諾女校。同由美國瑪利諾神父教會創辦的觀塘瑪利諾書院,校風低調、自由,是觀塘區的名校,亦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的母校。

由1971年辦學至今近半世紀,觀塘瑪利諾書院又稱「觀瑪」,為美國瑪利諾神父教會在港創立的第三所中學,現由香港天主教教區管理。觀瑪創校之時已招收逾200名的中一生,以新學校來說可算是相當不錯的成績。創校同年,該校動工興趣校舍,學生要先借用當時位於藍田的聖言中學為課室。後來新校舍受翠屏道山泥傾瀉的事故影響,需延期啟用,一度借用油塘聖安當女書院的校舍。

70年代的校園環境。(圖片來源:觀塘瑪利諾書院校友會Facebook)
1975年起,大部份的校刊班相都會在兩棵印度橡樹前拍攝。(圖片來源:觀塘瑪利諾書院校友會Facebook)

創首支棒球隊 籌碼當波打

如果要數出幾項的球類運動,普遍會聯想到足球、手球、羽毛球、籃球等熱門運動。大部分學校亦會就這些運動成立校隊,參加校際比賽。觀塘瑪利諾書院卻決意走出獨一無二的道路,成立了學校首支的棒球隊。在短短數年的棒球學界歷史中,觀瑪棒球隊曾至少兩度奪得全港總冠軍,是學界的勁旅之一。

十多年前香港尚不流行棒球運動,當時在該校任教藝術科的謝金文老師,被學校安排兼教體育科,決定膽粗粗將冷門的棒球運動帶入主流學校,由零開始在校內發展該運動。在資源和練習場地短缺的情況下,他以勞工手套代替棒球手套,以康樂棋棍代替棒球棍,以乒乓球、籌碼代替棒球,讓學生進行簡而精的訓練。他甚至認為乒乓球的體積較少,更能訓練學生的眼界。觀瑪校園內的球場空間相對狹窄,同學難以練習全力揮擊(Full Swing)等需要寬敞空間的動作,學校見學生熱衷於棒球運動,亦特意添置發球機及打擊籠,讓學生在有限的空間內盡情練習擊球。

該校的棒球隊亦曾改變成績差、經常缺課的學生,成為熱愛棒球的球員,以運動鼓勵學生向上努力,該學生最後成功升讀港大。運動不但能改變學生,亦帶領觀瑪代表香港出賽,參與本地及海外的棒球賽事。謝金文老師現已退休,學校棒球隊最終亦因沒有負責老師而被迫解散,為該校的傳奇隊伍暫時畫上句號。

棒球隊奪得2014年校際冠軍後的合照。(受訪者提供)

真.門常開

對很多學生而言,校長是遙不可及的存在,校長室更是少有踏足的禁地。然而,對觀瑪的學生而言,校長室並不神秘。為更深入了解學生的意見,及營造親民的形象,觀瑪的學生不用預約亦可以進入校長室,隨時找校長反映意見,真真正正的做到「門常開」。

過去政府推行新政策,均會進行網上的公眾諮詢,惟「意見接受、態度照舊」。相較之下,觀瑪的公眾諮詢「貼地」得多。觀瑪校長余健華自2011年上任至今,在2015年欲推行全新的上課時間表,將全日的8節課堂重新分配:上午改成4或6堂,下午改成4或2節堂。校方於是多次諮詢學生,學生覺得此調動會令他們的午飯時間過早或過遲,校方就他們的意見進行修改,落實最終的方案。畢竟學生是校政的一大持分者,學校的每一個決定都對學生有一定程度的影響。校方採納了學生的看法,學校更易推行新政策,學生亦更易適應,百利而無一害。如此簡單的道理,香港的領導層似乎未能明白。

回望政府在反修例運動期間,為「探討現時社會不滿及尋求解決方法」舉行的「社區對話」,逾六成半發言的市民都關注警暴問題,四成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特首林鄭月娥不但沒有正面回應市民的訴求,卻在對話的一星期後,引用《緊急法》通過《禁蒙面法》,再次激起民憤。觀瑪的領導層願意拿出誠意,與學生進行有來有往的溝通,為何一區之首又做不到呢?

圖為F班的班相,相傳是當時的精英班,需經嚴格挑選入讀,人數比較少,課程亦稍有不同。(圖片來源:觀塘瑪利諾書院校友會Facebook)

普選 多權分立樣樣齊

在大多的中學,學生會是最具代表性的學生組織,亦可謂最有權力的學生組織。觀塘瑪利諾書院於1974年成立第一屆的學生代表會,為學生會定下雛型,並草擬學生會會章。2年後成立首屆的學生會幹事會,確立以全校學生一人一票的方式選出幹事會,讓各個學生都可以表達自己的。觀瑪在70年代已在校內實行普選,惟四十多年後,香港仍未落實一人一票選特首。相較之下,觀瑪似乎開放得多。

然而,學生會亦不是一會獨大。1993年的中七學生提出修改學生會會章,實行多權分立的體制,十足十香港三權分立的體制。會章訂明學生會只會負責會務,對校內活動有「行政管理權」,另有議會分別在旁監察及處理財政,讓不同的權力相互制約。

該校校舍曾受翠屏道山泥傾瀉事故影響,需延期啟用。

師兄撐警撐大灣區

學校按照校名的英文縮寫KTMC組成校訓,分別為仁(Kindness)、信(Trust)、謙(Modesty)、禮(Courtesy),後來增加忠(Loyalty)和毅(Endurance),成為今天的校訓及六個社的名稱。本來風評不俗的觀瑪,去年卻一度被網民稱為「觀塘第一狗校」,或因為該校出產了不少具爭議、失民心的師兄,包括曾涉疑偷步買樓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以及撐警的導演高志森。高志森雖然在中三因成績太差被踢出校,但現為該校的傑出校友,本該是一眾師弟的學習榜樣。可是,去年6月尾高志森出席撐警大會,11月又在社交平台就交通警向示威者開槍一事留言,指警方「早就應該開槍,國際標準。」在公在私,高志森都高調撐警。他上月底更為《文匯報》旗下的《點新聞》主持三集的一哥鄧炳強專訪,講述警隊如何「迎難而上」。

2019年上任做觀塘瑪利諾校友會主席的總督察陳榮,在元朗721事件發生後在觀瑪的校友群組內,傳出粗口連連的錄音,責罵持不同意見的校友,「你地唔係叫警察唔好執法咩?而家又叫警察去執法?雙重標準」。錄音流出後,陳榮隨即成為輿論焦點,一眾校友發起會員大會,認為其言論造成校友會的聲譽受損,被罷免其主席的職位。雖然失去了校友會主席,但陳榮在兩個月後已被晉升為警司,確實做到「迎難而上」。

高志森曾與何君堯同場出席撐警大會。
以粗口鬧校友的警司陳榮。(圖片來源:觀塘瑪利諾書院校友會Facebook)

師弟力推民主

或因為校訓的六字真言,讓觀瑪學生在具爭議的社會事件中均敢於表達己見,不忘校訓。該校學生的時事觸覺敏銳,在多個課室有學生自製有關《逃犯條例》修訂爭議的壁報。該校去年首次誕生的文憑試狀元杜焯賢,亦有親自參與七一遊行。他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不明白政府為何迴避用「撤回」的字眼,不全面回應市民訴求。去年4名觀瑪的舊生望為母校洗脫污名,以素人身份參選區議會選舉,希望真正為區內市民服務,而不是盲目通過興建5000萬元的音樂噴泉,其中李嘉達、馮家龍和洪駿軒成功勝出選舉,將市民的聲音進一步帶入議會。

願一眾觀瑪仔能不忘校訓,如校歌所謂「As now we join together, All brothers brave and free」,真正的與市民站在一起,爭取理想的民主社會。

撰文:黃穎珩

拍攝:梁正平

探索驚奇精彩的 wONdEr 故事,請LIKE 我們的Facebook Page,並設定為「搶先看」: 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media.hk/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