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勇武流亡海外|坎坷歲月】理大被捕逃澳洲打黑工 再遭假移民代理騙財
  • 2020-04-16    

 

隨著武漢肺炎來襲,街頭反送中口號聲、硝煙聲漸竭,有抗爭者選擇蟄伏,亦有人已身陷囹圄,或流亡海外。流亡者逃出中共魔爪下的香港,或算是一種欣慰,惟顛沛在外,處處碰壁,箇中滋味不足為外人道。香港人對抗極權,猶能倦鳥歸巢;流亡者申請政治庇護一日未果,仍要恐懼世上何處能容。

20歲大學生Ray,在理大一役被捕後倉促逃往澳洲。大學生變難民,人生路不熟,他先遇上無牌移民代理,將其個人資料放上網公開,再遭大陸親友剝削,聘為地盤黑工兼拖糧。縱無悔當日上街而落得如今下場,他仍願有朝一日可返回香港,那個有嚴父和惡母的家。

抗爭身份成人血饅頭

上機前數小時才鼓起勇氣告訴家人要逃亡,為母者擔憂怨懟何以要為香港犧牲個人前途,Ray無言以對,僅將母親擁入懷,兩人痛哭一頓,終要告別。

短短半日航程,成最漫長煎熬,直至飛機落地,成功入境,Ray才敢鬆一口氣。可身上僅有萬多港元,已是所有積蓄,當下安置成難題,遑論日後生涯計劃。

迷惘之際,港人Caterwood Ko伸來「援手」,稱願助申請政治庇護,並向Ray索取口供紙、證件等敏感資料,豈料這位同鄉轉手就將資料放上社交平台,向世人宣稱正協助流亡手足。Ray隨即取消委託,其後發現Caterwood 原來是無牌移民代理,另亦有流亡者按要求捐款至其基金卻未獲代辦庇護申請,以致逾期居留,「佢咁係害咗啲手足。」

做地盤黑工頂硬上

轉託代理,終成功獲得過橋簽證(臨時簽證),Ray即落力找兼職,但願能減少依賴「家長」資助。惜武漢肺炎殺到,商舖紛紛關門,他唯有投靠當地的大陸親友。詎料親情薄過紙,他被刻扣工資,甚至拖糧。

「做得地盤都預咗辛苦,我都盡力去做,但個親戚點都有嘢挑剔。」Ray向父親吐苦水,父親淡淡安慰,稱自己曾被責備更甚,懵懂兒子似明非明,惟有繼續埋頭釘板,做好這份工。

澳洲法定最低時薪為20澳元,大陸親戚卻承諾15元時薪,拖欠數星期仍未出糧;見Ray空手而來,又介紹向其友人「親情價」購買一大堆專業工具,如是一而再,Ray終拒絕,換來即場解僱,「佢即刻打電話搵人頂我個位,但其實我只係個雜工,根本用唔上啲架生。」

盼回港飲凍檸茶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Ray的心願卻是回港重投譚仔阿姐懷抱,食「土匪雞翼」飲凍檸茶。要求不多,再加多幾個麻將友大戰三百六十回合,理應不過份,對Ray而言卻已很艱難。

這個簡單的小伙子,原來自童年便埋藏心事,「其實我喺大陸出世,三四歲先落嚟香港,早幾年仲特登畀千幾蚊,將自己英文名由普通話拼音改成粵語拼音」,其後知悉偶像梁天琦原來亦在內地出生,這條植根十多年的刺才消失。

正正因為在香港呼吸過自由空氣,才令Ray不甘被視為中國人,也無法認同一岸之隔的「小粉紅」如何顛倒事非黑白。當香港迅速崩壞,他亦榮辱與共,奉上前途抵抗極權。

如今既已犧牲,「香城online game」玩完,落得流亡海外,他卻形容是「一走了之」,愧稱當初做得仍不夠多。

流亡者往感徬徨

有協助流亡者組織估計,現時約有350名反送中抗爭者流亡海外,分別往台灣、加拿大及澳洲等國尋求政治庇護,其中大多數為學生。一個在澳洲的港人組織發言人S先生表示,流亡者之間資訊並不流通,初到外國時易感徬徨,建議可向信任「家長」查詢當地社區中心以尋求支援,如在澳洲的Asylum Seeker Resource Centre,可提供免費法律支援等服務。

採訪:陳因

攝影:攝影組

剪接:鄧詠瑤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

-----------------------------

【全新電子書平台|壹本書】

《沙士風暴》全面揭露沙士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