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見】家長上載嬰孩片面試幼稚園 查Hit rate祈求老師有睇片|趙麗如
  • 2020-04-16    

 

因為疫情,今年不少幼稚園的2歲班 (PN)或低班(K1) 面試,改為要求家長上載嬰孩短片及參加網上或電話面試等。我早前寫過一篇文章談拍片。踏入四月尾,大部份父母已經上載了片段,等候第二輪面試,更有學童被取錄了。賽後檢討:有家長好友足足花了幾星期,「左捕右捕」子女最好狀態拍一條3分鐘長的片段,又請所有懂得拍攝或剪接的好友「執一執條片」。有人大灑金錢找專人攝製,甚至有家長在上載片段後,用盡辦法日夜查看「Hit rate」或叫「View」的觀看次數,試圖推敲負責收生的老師到底有沒有看過影片等。還有一些「K1」班面試,老師在電話向幼兒發問,連樣貎也看不見,幼兒於是「十問九唔應」。

在疫情下,拍片代面試、以視像或電話面試當然是沒辦法中之辦法,但我認為委實苦了孩子、難為家長,亦替老師叫慘!

1.拍片組


正如我早前寫過,家長在工作、抗疫、照顧子女的同時,還要替1歲多的幼兒拍片上載考「PN」班,已經「人都癲了」。聽他們分享拍片的要求或內容,更是萬分同情。

不同幼兒園要求不同,有些要求片長3分鐘,有些要求5至7分鐘。從事製作的人也知道,剪好1分鐘的片段要花很多功夫的,5至7分鐘更是一套微電影的要求。我聽聞一所幼稚園的「K1」, 定明片長10分鐘;我認為任何超過3分鐘的片段已經是極度不合理了!

有些幼兒園更似乎把「面對面考試」的分紙,轉移到對幼兒影片的要求。例如見「PN」班,學校一般期望幼兒說出自己的名字,於是片段期望孩子講出自己的名字。又譬如,有些片段要求展現孩子辨認物件、動物或身體器官,即家長講出「哪隻是牛?」或「耳朵在哪裡?」,然後片段看到孩子指出相應的動物公仔或器官。

有些又要求家長拍出幼兒的日常親子活動。此話一出,親子閱讀高踞榜首,還有一大堆「日常」活動包括自行吃飯、刷牙、穿鞋子顯示自理;唱歌跳舞、踢足球、踏單車、親子游泳、各種大小肌運動或到農場餵飼羊兒表現活潑好動兼生活健康;朗讀英文故事、認圖形、顏色或以簡單句子溝通來確認領先學習進度等。

以上的動作,幼兒當然要重複無數次才能令拍攝順利完成。有家長上載片段到「YouTube」完畢,仍然未放下心頭大石。一些學校要求他們把片段的設定設為「Private」,不過有家長忘記了或故意不設定,然後在網上、家長群組、朋友圈等探聽如何查看片段上載到「YouTube」後的「Hit rate」或叫「View」的觀看次數,嘗試推斷老師看了片段沒有、在什麼時候看、看了多久等。有些家長更質疑片長7分,為何觀看紀錄是短於7分鐘呢?這樣考學校真累人!

幼兒園或幼稚園的老師呢? 他們要看報名表,還要睇片。一間學校收到過千條影片是常識吧!如果有家長認為老師一定會把片段逐秒細看,應該是痴心妄想了!

2.「Zoom」視像面見組


部份用「Zoom」進行視像面見,不少家長事後反映:要2、3歲的小人兒在家中「對著鏡頭坐定定」,極高難度,特別「屋企」是他們熟悉的環境,更肆無忌憚隨處跑。家長唯有各出其謀,令孩子不哭、不大叫、不「周身郁」等等。

3.電話「Interview」組


一些幼稚園「K1」的面試改成只用電話,由老師與2歲多的小孩直接對話。想像一下,不見樣貌的一把陌生聲音突然由電話傳來,向幼兒問長問短:「您叫什麼名字呢?」、「您正在家裡做什麼?」、「知不知道為何媽媽不帶您外出或到公園去?」等等。結果,有老師表示,幼兒十居其九默不作聲,浪費大家時間。我聽後認為,回答一個素未謀面人士以上問題的小孩才是異常呢!老師空手而回,唯有又看重幼兒父母的背景。

疫情下,大家的日常也被打亂。幼兒、家長及老師為了完成面試也應該很累了!希望您的孩子也考進一所合適的學校。

作者:趙麗如,Bonnie,曾任職記者超過十年,現從事傳媒教育,育有一女及一對孖生兒子,感恩當上媽媽,努力享受育兒過程,希望做個充滿正能量的母親, 亦盡力了解在社交平台長大的新一代, 當一個趕得上子女步伐的「潮媽」。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

-----------------------------

【全新電子書平台|壹本書】

《沙士風暴》全面揭露沙士真相
插圖: Hui Madeline